跳至正文

美国资本大撤退 博杰股份9.5亿溢价收购美国哈挺机床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

前天,博杰股份宣布出资9亿人民币买下美国哈挺机床在中国区的资产,公告显示将采取换汇后的现金交易,也就是说我国博杰股份要给美国哈挺机床的控股股东换汇汇款1.27亿美元。

这笔收购引发全网关注是因为这笔交易在市场散户和机床行业知情人圈子里,呈现冰火两重天的景象。博杰股份宣布收购“哈挺中国”之后,昨天,在A股遭遇大幅下跌,试手2800点的悲观形势下,博杰股份开板涨停,躲过一劫。可见博杰股份在收购公告里声称进军“工业母机”板块,确实给散户打了鸡血,就仿佛收购哈挺中国,就是发展中国工业的“航空母舰”一样。可是在诸多数控机床行业人的评论区,他们将“洗钱”判断不加掩饰的公开喊出来。我在过去聚焦我国产业崛起,制造业升级的文章里,也提到过中国必须发展“工业母机”,这是“智能制造”、高端制造的基石。

美国哈挺机床目前是全球数控机床排名第十的企业,它在磨床与铣床领域的先进制造工艺,我们确实还要追赶许多年。可这些先进性都和“哈挺中国”没有半毛钱关系!博杰股份在公告里说的很清楚,他们收购的哈挺中国业务,就是上海工厂,嘉兴工厂以及(大连)万氏机床有限公司。数控机床行内人纷纷高喊“洗钱”的原因,是这次收购“溢价”实在是太高了。美国哈挺公司诞生于1890年,在美国纽约州的本部占地面积达到7.6万平米,在全球数控机床行业都是占据主导地位的企业。美国哈挺机床在上世纪90年代在纳斯达克上市,1996年进入我国市场,在上海成立子公司。2000年,美国哈挺收购了欧洲瑞士同样有近百年历史的三家全球知名磨床制造商,从而成为世界磨床的巨无霸龙头。美国哈挺在美国和欧洲占据了80%的中小型磨床和铣床市场,可是在咱们国内的业务在他们营收板块中一直只是边角料。哈挺上海公司在上海浦东的工厂面积占地9亩,上海公司自身宣传也强调厂区包含机床演示培训以及维修中心。厂区在浦东,又只有这个规模,恐怕展示和维修的功能大于制造。哈挺在中国区的制造板块主要就是嘉兴的一个生产厂区。至于(大连)万氏机床有限公司,听名字就很山寨,企查查显示哈挺机床成立这家企业注册资本仅仅100万。正常智商的人都知道100万注册资本的公司根本无法生产高端机床,更何况连这100万都是虚的,压根没有认缴。综合看来,哈挺机床的控股股东就是将上海一个演示维修中心,嘉兴几个厂房,大连一个空壳公司,就卖了博杰股份9个亿。有人会提出,哈挺机床毕竟是全球磨床品牌的龙头企业,品牌溢价总值钱吧?美国哈挺机床值多少钱,是有据可查的。2018年,瑞士一家私募投资公司,以2.5亿美元,就收购了美国哈挺机床。也就是说,哈挺机床包括美国和欧洲的先进制造工厂,百年传承的技艺,欧美80%的铣床磨床市场占有率,再加上中国区边角料业务,一共价值2.5亿美元。结果这次美国哈挺从中国撤退跑路,最边角料的一块业务,卖出了总价值一半以上的价格。这是仅仅用一句“溢价高”能圆过去的么?按照一些“收钱吹鼓手”的说法,哈挺机床在中国区的空壳厂房和边角料业务都不值钱,关键是“先进人才”值钱。所以博杰股份这次9亿的收购,能够留下先进人才,“溢价”就值得。关键是博杰股份自身的主营业务是半导体检测与自动化行业,和数控机床根本不沾边。美国哈挺都从我国撤退了,由一个不懂数控机床的企业跨行业接手,那些掌控现金及创制造技术的人才,不说转移到美国与欧洲的先进工厂,就算去秦川等国内专业磨床企业不香么?会留在一个被兜售给外行接盘侠的企业里么?

这次美国哈挺能够把空壳卖出核心资产的价格,我分析掌控美国哈挺的私募资本居功至伟。私募资本最擅长什么?就是给高净值客户理财呗?不管国内空壳值几个钱,总之9亿人民币现金是打给这家私募公司了。至于这家私募公司会分出多少账号,拿出多少资金帮“某些人”在境外理财,我也不便“传谣”了。过去两年,美国公司从中国跑路,哈挺机床并不是第一家,就资金规模来说,也不算顶流。我再去年八月就曾经写过文章《比亚迪史上最大收购,透出一个危险信号!》。当时比亚迪电子,就是到新加坡与美国捷普集团高溢价交易,接盘了美国捷普在成都和无锡的制造产能。上个月,国内通讯配件的龙头立讯精密高溢价买下美国全球第二大射频元器件生产企业Qorvo在山东德州的工厂。这几次国内巨头的并购案,国内媒体更多关注的是“对美国资本大撤退”的担忧。我在去年8月分析比亚迪收购案时,也提到了美国日本等外资企业从中国“撤退”的担忧。但同时,我们也应该关注国内企业在外资撤离时的“高溢价接盘”行为。外资企业过去几十年在我国的发展,并不是施舍行为,是商业行为,他们这些年为我们提供就业和税收,自身也赚取了高额利润,这是双赢的行为。不说“国际交易规则”,仅从人性和常情考虑,咱们将心比心,到外地投资建厂赚钱,预期的利润,就是每年赚的钱,同时会考虑最后“离场”时,会被迫割点肉,但是前期投资赚得足够多,这笔业务就值得。我们从没有主张中国对待外资离场就像印度那样吃干抹净,但是“主动离场一方略有损失”是国际常态。对于在我国转了几十年的外资,在主动撤退的最后一笔,还能赚取“高溢价”离场,是不是不合逻辑和价值规律?在部分外资企业离场时,舆论场有两种观点,一种是“乐观的”,国内制造高速发展取代,将外资的优势抹平,他们干不下去只能走。另一种是悲观的,外资不看好接下来的市场前景和营商环境,主动跑路不玩了。可是无论是乐观或者悲观解释,被淘汰的或者主动跑路的,都没有“高溢价”的价值。你想买一个东西,有两种卖家你是会狠狠杀价的,一个是被淘汰的落后卖家,一个是急于脱手的卖家。结果最近一年多,这样的外资撤离案例,往往都以高溢价现金交易达成。这次博杰股份的交易,准备在海南成立一个注册资本5亿的投资公司,然后再从国内银行贷款4.5亿,筹齐9.5亿资金,9亿用来换汇给私募公司,剩下5000万作为收购哈挺中国后的流动资金。也就是说这笔交易即便未来不值钱,拖垮集团,那也是国内股民和贷款银行买单,瑞士私募公司的9亿资金,是干干净净出去了,国内企业倒闭和银行坏账都与其无关。

在美国值2.5亿的公司,中国空壳就卖了1.27亿。这帮人的金手指并不高明,否则不可能交易当天,就被人看穿质疑。这帮人的金手指只是嚣张,因为哪怕被看穿,交易也没有第三方干涉的达成了,而且这样的案例,每次都被批判,可新的照样发生。这金手指,和尚摸得,张三当然也摸得!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