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后破产,可能会变成养老最该担心的事情

我们的父母这一代,50多岁就能退休,他们拿着足以应付生活的养老金,身体好的还能去各地旅游,不少人都过着美好的老年生活,享受天伦之乐。眼看着这一切的我们,可能从没担心过自己的养老问题,甚至很期待老年生活。

但现实却不如想象中美好,尤其是不婚不育的年轻人,未来将会面临巨大的麻烦。

现在,中国大家庭的模式已经几乎解体了,你很难再看到“四世同堂”这样大家都生活在一起的家庭。经济发达促进了人口流动,个人虽然自由了,但不利于养孩子。

按照当前的人口增长水平和老龄化速度,只需要十年,中国60岁以上人口就会占总人口的近40%,还有相当一部分年轻人会变成丁克一族(不生孩子的人群)。这个趋势,和90年代的日本很接近。

那社会因为老龄化,会发生哪些变化呢?

“就算我死了也没有人注意到吧”

日本NHK电视台制作了《无缘社会》和《老后破产》两部纪录片,描述了一些日本老人的凄清晚年,接受采访的普通市民却让我看得心里一凉。

为什么叫无缘社会呢?

因为日本人年纪大了之后,逐渐失去了亲人也就没有血缘了,又回不去家乡没有地缘,退休之后失去所有社会关系,失去社缘。日本目前65岁以上女性有55%的没有伴侣,80岁以上女性超过八成是孤身一人。

有一位老先生令我印象深刻,他一个人住,隔壁的老太太也一个人住,但两个人年纪都大了,怕在家病了没人管,于是他就和老太太达成了一个约定。

每天早晨老先生在门口挂一只布娃娃,然后老太太白天出门就把布娃娃取下来挂在自己的门把手上,晚上老先生买菜的时候再把娃娃拿回家。

他们只要正常传递了那只布娃娃,就知道对方还活着。

“就算我死了也没有人注意到吧”,并不是一位抑郁症患者说的话,而是很多日本人实实在在的担心。能够有一个人,每天关心你是不是还健康活着,就已经是一种安慰了。

还有一位老奶奶都80多岁了,她身体很差,行动不便,可是头脑却依旧很清晰。她非常希望能坐在窗口看一会月亮,可是只有等到社工上门服务的时候,才能满足她简单的愿望。

就这样,老奶奶每天坐在床上望着不远处的阳台,在心里默默问着,今晚的月色好吗?

她的退休金请护工很勉强,而护工不来的时候,老奶奶只能带着尿不湿,生活在小小的床上,身上还一股异味。

漫长而煎熬的老年,长寿也许不是一种祝福,而是一种折磨。囚犯尚且可以小范围活动,可以出去放风看看蓝天,老奶奶却只能孤独地在看月亮的盼头中等死。

30000日元=1819人民币

还有一位奶奶是终身未婚。她年轻时忙于护士的工作和照顾久病在床的母亲,拒绝了别人的求婚,独自一人住在40多岁时攒钱买下的公寓里。

她在冰箱和储物柜里放满足够3个月吃的食物,因为有次生病卧床,她喝了一个礼拜的白开水。她经常散步去看自己选择的合葬墓地,“像那样每个人一块墓碑的坟墓我不喜欢,太寂寞了”;“至少在天堂里,我不想这么孤独。“

早早做养老规划吧

众多研究表明,生育率一旦下降了很难逆转,一方面,房价是最好的避孕药,同时,养育孩子的成本也水涨船高;另一方面,年轻女性的生育意愿受到了各种文化影响,也确实在下降。

老龄人口增加了,并不意味着幸福的退休时光延长了,恰恰相反,老龄化社会最大的问题,就是养老金不够用。

人均寿命会随着科学进步而延长,退休人群不断增加,而青年劳动力却跟不上,这就意味着交养老保险的人少了,但是等着领钱的人却越来越多。

知名证券的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对养老保险进行研究之后,得出了如下研究结论:

这什么意思呢?

就是说,现在的养老金体系,每年收不抵支,即使动用之前存下来的钱,也不得不面临在4、5年后,养老金就见底了。到那时候,想领养老金也领不到多少,因为人还在,但钱不够了,甚至钱没了。

如果自身积蓄不多的话,可以想到我们的老年生活有多难。延迟退休是肯定的,可能要到70岁才能开始领养老金,到这个岁数,旅行团都不敢收你了;更不用说,身体差一点的老人已经丧失了部分自理能力,可是社会上都是老年人,谁来当护工?护理的人力成本和养老院的收费,一定会暴涨到卖房卖车都覆盖不了。

下面这张图是GDP和老龄化速度的对比,它背后有一个很严峻的问题,我国的人均GDP距离发达国家的水平还很远,但是老龄化趋势却已经在快速抬头了。

发达国家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时候,至少老百姓手上的钱不少,可是我们不仅要老了,钱也很缺。

所以怎么办呢?有些农村子女就逼迫老人自杀,散发着恶臭慢慢绝食,甚至把老人背到山里遗弃。

也有一些老人主动选择了自杀,这不是距离我们很远的事情,而是整个中国农村的普遍现实。

《中国青年报》曾经推出过一个专版,名叫《农村老人自杀的平静与惨烈》。

报道中说到,有不少老人,因为行动困难,拿不到药水瓶也站不上板凳悬梁,便在不及人高的窗户上,搭起一根绳,挎住头,蜷起腿活活吊死。

有一位老人要自杀,但怕子女不埋他,便自己挖了个坑,躺在里面边喝药边扒土。

还有一位才69岁的老人,坐在自己的屋子里点了一盆炭火,一边为自己烧纸钱,一边喝下半瓶农药。

他怕自己死了,孩子连纸钱都不给买,自己烧,“总还体面些”。

纸钱烧到一半,他已倒在了地上。

自己选择死亡,是他们为儿女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问题是系统性的问题,自然也不可能靠个人力量扭转,我们需要的,也许是整个社会对女性生育价值的重新认定,以及对生育进行大量补贴。也需要合理的延迟退休政策,比如退休得越晚,拿到的补贴越多,但是也允许一部分人选择早点退休。

但对于个人来说,我们能做的,只有未雨绸缪。尽可能多赚钱,多规划好家庭理财,让财富保持增长;多生孩子,教育好孩子,让自己老有可依。

另外,在台湾和国外,已经出现了闺蜜养老、朋友养老的模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大家可以依据友谊和相似的生活习惯选择住在一起。台湾省的法律甚至通过了和朋友结婚的法案(相互负法律责任,但是不需要是异性,甚至不需要是情侣)。

从这点可以看出,年轻的时候也不能太宅了呀,你的朋友,也可能是你未来要交付生命的人。马克思说,人是其社会关系的总和,也就是说,脱离了一切社会关系,人也失去了身为人的价值和快乐。老后破产,很可能是年轻的时候攒的钱老了不够用了,但也包含了你年轻的时候搭建的社会关系,老了破产了。

即使老龄化社会要来了,也希望大家不会像非常宅的日本人一样孤独,就从转发这篇给你的家人朋友开始吧。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