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攥教育部三大批文,滥用市场支配地位,靠盘剥中国学生发财的知网税(知网全称中国国家知识基础设施)

一个国家大学是否具备高超的学术水平,直接影响这个国家的希望和未来。而一个人一生中最缺钱的时候,也正是他的大学时代。为了消除这个矛盾,国家每年都投入大量的资金扶持大学教育,不断扩大的高等教育给中国的发展带来的雄厚的根基,工程师红利是华为和中国高铁能走向世界的重要前提。但是有一个企业,偏偏反其道而行之,靠盘剥中国大学生来发财,费用高昂到985大学都肉疼,这个企业就是中国知网,每年可以从中国学生头上收取10亿的知网税,毛利率高达60~70%。

知网的由来中国知网全称是中国国家知识基础设施,这个概念由世界银行在1998年提出,由清华同方于1999年进行建设,知网有国家授权和行政垄断保护,给予了非常高的行政保护门槛,导致在高校学术领域知网一家独大,利用垄断地位谋取暴利。

为什么国家会给知网这么大的行政保护,这和建设知网的时间有关,在1999年之前,知网的投入是非常巨大的,但是预估的使用人数并不多,支付能力也有限,如果不给于行政保护,知网是注定亏钱的,而且会大亏特亏。

但是从1999年开始,中国大学开始启动扩招,效果良好,所以后来扩招人数逐年扩大,到了最后大学招生人数已经到了前人难以想象的地步,从每年毕业80万人,飙升到每年毕业800万人。

所以,在躺着不动且不计算通胀的情况下,靠这波招生红利,知网的年收入就会比建设初期的预计要增大10倍以上。

而且互联网企业有一个巨大的特性,建设初期耗费巨大,后期维护的成本却非常低,知网现在每年的研发成本低的可怜,完全是躺在功劳簿上大吃大喝,这就导致知网的毛利率大的惊人。

毛利率有多大呢,2017年知网的收入高达9.7亿,毛利率高达61%,之前的毛利率最高可达到72%,这是一个让其他行业都目瞪口呆的数字。

别说教育公益事业了,垄断行业都罕有这么高毛利率的存在。

知网的收入来源提到知网,很多大学生第一个反应的就是知网查重,知网查重是大学生毕业前梦魇一样的存在。

从2009年开始,我国高校普遍规定大学生所有毕业论文均要经过知网查重,通不过查重不允许毕业。运气好的学生一遍过,运气不好的学生反反复复修改并查重三四次也是正常的。

那么知网查重收费如何呢,足够让大学生心疼好几个月,最新报价198元/篇,明码标价概不赊欠。

这是知网被称之为知网税的最大原因,中国的大学生每次去查重的时候心都在滴血,这个钱是必须缴纳的,而且对于大学生而言数额还真不低。

知网查重虽然暴利,但是这只是知网收入的一小部分,知网最大头的收入来源还是论文下载,在知网,论文下载那可是一个天价。

下载一篇论文15~25元,或者5毛钱一页,要知道哪个大学生写一篇论文不需要参考个几十篇的文献,如果是高级别论文,那需要参考的资料更多。

这是一个天文数字的消耗,学生根本支付不起,为了降低学生的压力,这个钱一般是学校出的,用包年的方式获取知网的授权,然后给内部学生免费使用。

一年需要多少钱呢?为了获取这个授权,一个学校要掏出天价的费用给知网。很多高校不堪重负,云南、湖北、山东、安徽、河北等地的高校都曾出现知网停用又启用的情况。

2016年,就连财大气粗的北京大学都受不了知网的不断涨价,在官网上贴出中国知网即将停用的通知,原因是“数据库商涨价过高”。

据报道,2010-2016,知网的报价涨幅高达132.86%,年平均涨幅为18.98%,年年都涨价,谁也受不了啊。

知网的论文作者一篇硕士论文3万字起步,一篇博士论文7万字起步,还要求具备一定的学术水准,这样的论文知网仅仅收费15~25元,好像并不贵。至于对学校的涨价,你们学校的使用人数连年增长,涨个价不也很正常。

听起来好像没啥问题,知识是智慧的精华,你汲取了知识的力量,只是付几十块钱不很正常么?但问题在于,这些钱全部被知网拿走了,论文的作者分文未取。

你比如我硕士毕业的论文,如今就被挂在知网上,我自己去下载还要花15块钱。。。而不管多少人下载阅读我的论文,都和我毫无关系。知网每年从论文集合体中收割10亿人民币,这些论文的原作者却毫不知情。

在翟天临知网事件爆发后,媒体深扒知网,我才知道知网原来公布过一个政策,每个论文的原作者,都能象征性的给予一个电子阅读卡和几十元的现金稿酬。

这个方案非常鸡贼,拿别人的论文版权给电子阅读卡,别人下载论文却要收现金,这是典型一本万利的买卖啊。

按照上述规定,一篇硕士论文可以获得300元的电子阅读卡和60元的现金,但是我这里可以现身说法,就算是这么低的稿酬,我也没收到过,我同窗好友也没收到过,如果不是这次新闻曝光,我甚至都没听说过还有这玩意。。。

我是从知名985毕业的,整个学校都没人听说过,中国到底有多少硕博毕业生收到过这东西,我看很悬。

按理说,为了学术的传播和知识的扩散,学术论文不应该收取或者只象征性的收取稿酬,全世界都是这么做的,获诺贝尔奖的论文作者也拿不到几块钱稿酬费。

所以不给论文作者版权费我完全能够理解,为了知识的扩散这些都可以容忍,但是知网利用垄断地位,一手以极低的价格获取巨量的学术论文版权,一手用极高的价格反手卖出这些东西,收益已经远远超过成本,这高额的垄断利润其实是在给知识的流通制造障碍。

知网手攥教育部三大批文,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在日进斗金的前提下,还能年复一年的坐地涨价,贵到高校都买不起了。知网把一个本不该做成生意的事情做成了暴利生意,这其实是在愚昧自己的文明。

教育产业化,不代表教育产业可以垄断化,希望知网税可以早日消失,回归教育本质。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