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极其抽象的文化输出,中国科目三舞统全球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
一款名为科目三的中国舞蹈在最近一个月内横扫世界,直接舞统全球,实现了令人目瞪口呆的文化输出效果。

全球各国的老外都在跳科目三,甚至舞蹈届的顶级艺术家都开始跳了,从底层都不认识科目三到顶层都开始跳仅仅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速度堪比人传人。

最近好多人在网上喊着什么科目三科目三,新潮的人还能看得懂啥意思,稍微年龄大一点的人都一头雾水。

这个科目三并非我们驾照考试时的科目三,最初起源于广西的某场婚礼中,是一款当地人自创的舞蹈,时间大约是2021年,因效果极好被当地人争相模仿,成为了当地庆祝新人喜结连理的标配。

因为太多人跳这个舞,坊间流传“广西人的一生中会经历三场考试,科目一唱山歌,科目二嗦米粉,科目三跳舞”。

于是这个当地人自创但没有具体名字的舞蹈就被广西人统一称之为“科目三”。

科目三最初出现在网上可以追溯到2022年4月,小火了一把,但配乐是偏小清新的情歌《很想某人》,热度不够,最终消失不见。

2023年11月,有人给科目三配上了《一笑江湖》这个音乐,双方起到了奇妙化学反应的效果,热度从零开始慢慢发酵,到最终席卷全国。

2023年11月中旬,科目三的热度传播到了海底捞,有海底捞的员工开始跳科目三,相关视频成了热搜,进而导致大量海底捞店面培训员工跳科目三,上了更大的热搜。

根据网上的公开数据,海底捞的微信指数从11月23日起飞速飙升,从前一日的2.48亿直线上升至6.25亿,然后持续保持超高热度,原因就是海底捞在跳科目三。
在保持了一周的超高热度后,海底捞跳科目三事件引发了官媒的注意,然后纷纷给予了批评。
官媒对海底捞科目三的批评最大原因就是有大量群众在网上吐槽,认为科目三又土又俗,纷纷称辣眼睛,难以接受。
热度那么大,又引发了这么多人的反感,官媒自然注意到了,然后一看这舞蹈确实又土又俗,那自然下场批评了。
那些群众吐槽的没错,官媒说的也没错,科目三的确就是又土又俗,就算今天科目三已经红遍全球了,就以我的审美观来看,这也是一个又土又俗的舞蹈,实在称不上是好看。
但在很多人批判的同时,也有不少群众在网上支持科目三,说自己很喜欢,所以总体来说官媒对科目三的批判还是很克制的,只是小小的批了一下。
总的来说,审美观稍微正常一点的人都能看出来科目三不好看,低俗谈不上,但真的太土,土味都溢出屏幕了。
事情发展到这里,科目三仅仅只是一段走红舞蹈的美丑之争,各有一批支持者在激烈辩论。
但随后的事情走向亮瞎了所有人的眼睛,不仅彻底颠覆了反对者的三观,甚至连支持者都目瞪口呆。
科目三红遍了全球,实现了人传人级别的传播速度,外国人一个接一个的开始跳科目三,从底层普通民众开始跳,短短一个月内席卷到了社会高层,成为了中国自建国以来最具有世界影响力的舞蹈作品。
我相信绝对没有任何人能想到,中国自建国以来最具世界影响力的舞蹈作品能是科目三。。。
官媒领导们日夜挂念的中国文化输出,科目三实现了,而且是满分级别的实现,做梦都没想到有中国的文化产品能在外国传播那么广。
全球所有国家都跳科目三,没有一个国家例外,而且其国内民众跳科目三的人数比例在飞速上升。
这个广度和力度,堪称是舞统全球。
这个说法一点都不夸张,来三段视频给大家看一看科目三在全球的普及程度。
底层不谈,早已大面积传播,相关视频到处都是,我们直接看社会顶层的案例。
俄罗斯舞蹈届最顶级的力量,俄罗斯皇家芭蕾舞团,在跳《天鹅湖》谢幕时,全体演员加跳科目三,原本高雅的白天鹅瞬间变土。。。
有人说这是因为中俄友好,俄国皇家芭蕾舞团在刻意讨好中国观众。
但美国顶级舞蹈家不用刻意讨好中国吧。
乔安娜·科维洛尼,世界公认的拉丁皇后,波兰裔美国人,今年已经42岁了,从童年时期就展现了非凡的舞蹈潜力,从小到大拿下了无数的国际大奖,连续8届的世界拉丁舞冠军,至于各种锦标赛的冠军更是拿了无数。
因此乔安娜不仅是美国拉丁皇后,更是世界拉丁皇后,在拉丁舞的世界里是女皇级别的实力和影响力,顶级舞蹈家。
这样的一位拉丁皇后,最近在国际赛场表演之前,公开跳科目三。。。
看到乔安娜跳科目三的那一刻,我心中五味陈杂,一方面感慨中国的文化产品已经对外输出到了如此程度,对中国巨大的影响力颇感欣慰,一方面看到这么优雅的拉丁皇后开始跳科目三我总觉得有点怪怪的,有一种穿燕尾服吃路边摊的违和感。
这是中国极其成功的对外文化输出案例,但极其抽象,难以用语言形容的那种抽象。
除了俄罗斯和美国,整个台湾都在跳科目三,就连台湾国民党前主席洪秀柱,居然也在跳科目三。
台湾已经彻底封禁了TIKTOK和大陆的一切传播软件,堵住了大陆的传播渠道,但科目三席卷全球,覆盖了美国的油管和推特,然后反卷台湾,最终还是传播到了台湾民众这里。
先把什么和统台湾和武统台湾的争议放一边,我们大陆的文化产品已经率先实现了舞统台湾。
看到国民党前主席跳科目三的那一刻,这件事就变得更抽象了,我甚至觉得这个世界都开始变的抽象。
按理来说中国冒出了这么一款对全球有巨大影响力的舞蹈,我们应该大夸特夸,全国公开表扬,号召所有单位参观学习,争取早日创造出第二个科目三。
但科目三是真的很土啊,别说上面的领导接受不了,我都接受不了啊。
实现了领导梦寐以求的对外文化输出,让全球老百姓都接触到了中国元素,别管咋样这绝对是大功一件,否是不可能否了,但夸又不能夸,于是就尬在这了。
如果非用一个词来形容这件事,那就是抽象,极其抽象。
现在我们来复盘一下这件事。
首先最开始批判科目三是很正确也很自然的一件事,绝不仅仅是科目三这个舞蹈很土,最重要的是海底捞表演的科目三确实引发了很多群众的反感,而且科目三这个舞蹈实际上就是当年社会摇的变种产物,两者的韵律是极其相似的。
无论从顺应群众声音还是打压社会摇等低俗舞蹈的角度来说,都得批。
但科目三最后火了,火的速度极其离谱,传播速度极其夸张。
这么土的舞蹈,为啥能火,还火这么快?
没人知道为什么,每一个网红现象的产生都是偶然且不可复制然后莫名其妙的,科目三也是如此,对于我个人而言,我至今都觉得科目三不好看,更别说剖析出为什么了。
所以我只能说一下个人猜测,仅仅只是猜测,不保证正确。
科目三之所以能火,我觉得是因为填补了底层群众的舞蹈空白。
虽然绝大多数舞蹈都比科目三好看,确实科目三很土,但科目三有一个极其巨大的优点就是简单易学,对着视频看几十分钟就能像模像样的扭上一扭。
就连广场舞你都得练好几天,但科目三不用,毫无舞蹈基础的人都可以跟风跳一跳。
这个世界上想跳舞蹈的群众人数非常多,但真正有能力去跳的屈指可数,绝大多数舞蹈群众只能看,没法跳,因为这些舞蹈都是需要从小苦练基本功十几年才能跳的,门槛特别高。
芭蕾舞确实比科目三好看,拉丁舞也比科目三好看,但群众跳不了啊。
但科目三不一样,是个人就能跳,连花钱请教练突击培训几天都不需要。
审美稍微正常一点的人都能明确感知到这个舞比不过芭蕾舞和拉丁,但它实在是太好学了,门槛低到约等于零。
再让我们看看那些曾经击败芭蕾舞和拉丁舞,席卷全球的舞蹈作品,比如说欧美的街舞,韩国《江南style 》的骑马舞、《Nobody》的女团舞等。
这些舞蹈和芭蕾舞拉丁舞这些舞蹈相比都又土又俗,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门槛低。
跳街舞也需要练基础,但难度比芭蕾舞低太多太多了,所以普及率就比芭蕾舞高的多。
芭蕾舞起源于欧美,但在欧美能跳芭蕾舞的人凤毛麟角,而能跳街舞的人比比皆是。
至于风靡全球的《江南style 》骑马舞和《Nobody》女团舞,是韩国极其成功的文化输出案例,十年前的中国企业只要开年会必跳这两款舞蹈。
这两款舞蹈能火成那样,最大的原因就是易学性。
为什么企业年会必跳这个舞蹈,因为其他舞蹈学不会啊。
公司出钱请舞蹈老师,新员工周末学舞蹈,每周学一次,一次两小时,一个月时间就能参加年会表演了,在舞台上像模像样的跳骑马舞和女团舞。
总共算下来也就学了8小时而已,而芭蕾舞你光练基础就得十年时间。
公司年会让新员工跳芭蕾舞那不可能,让新员工跳街舞也难如登天,但只要这个新员工能跑会跳身体健康,让舞蹈老师来上8小时的课就能上台表演,哪怕新员工舞蹈零基础都可以。
所以《江南style 》骑马舞和《Nobody》女团舞才风靡全球。
这两款舞蹈确实比科目三好看,不土,但说一声低俗是没问题的,和正经舞蹈相比也有点土,尤其是骑马舞。
但正经舞蹈火不了,它们可以,因为简单易学。
而如今中国的科目三把舞蹈的门槛拉低到了一个离谱的地步,到了连请老师来教8小时都不需要的地步,甚至比广场舞都简单易学,对着视频就能模仿。
很多人并没有觉得科目三优雅好看,只是科目三是他们唯一能自己跳的舞蹈,而他们从小到大只能看别人跳舞,一直想自己能跳一次舞。
因为填补了很多群众的这个文化空白,满足了他们的舞蹈需求,所以科目三的传播速度才会那么快,大量的群众争相模仿,最后火了。
这不是什么“土味文化”和“丑态文化”,而且全球群众的真实需求。
只要没有舞蹈作品能满足群众无门槛跳舞的需求,那就注定会有相应的作品来填补这个市场空白。
不美观这个事情可以慢慢优化,但让群众无门槛跳舞这一点显然更有吸引力。
这是我个人猜测的科目三爆火全球的原因,不一定对,仅供参考。
你要是让我欣赏,那我还是欣赏芭蕾舞,而且我觉得绝大多数人类都会认为芭蕾舞比科目三好看。
但就以科目三的这种易学性,普及几年后还真不好说,当年欧美的街舞刚诞生的时候也是被主流社会所不容,但就是因为简单易学最后顽强扎根,持续多年后能和高雅舞蹈分庭抗礼。
毕竟大众会天然赞同自己能跳的舞蹈,如果绝大多数群众能跳的唯一舞蹈是科目三,他们就不可能说科目三的坏话,这和当年欧美的街舞是一个道理,如今街舞甚至都成了世界比赛项目。
不谈逻辑分析只谈实际效果,科目三毕竟是火了,而且已经火成了这样,热度和普及度甚至远远超过了欧美街舞和韩国的骑马舞女团舞等,哪怕置之不理也会很快形成一个流派,然后会诞生出各种变种。
到时候你会发现全球各色人种都在跳科目三,以及科目三的变种舞蹈。
欧美的街舞能文化输出,韩国的《江南style 》骑马舞和《Nobody》女团舞能文化输出,我们的科目三为啥不能文化输出?
要说土和低俗,不如正经传统舞蹈,那这些爆款舞蹈也没好哪去啊。
既然别人能做,那我们当然也能做。
科目三这件事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中国搞对外文化输出其实没那么难,不用花钱推广什么孔子学院、书法和古琴等等,雪花飘飘和科目三这种文化产品可以实现零成本的文化输出,让世界人民和中国文化产生联系。
土是土了点,但你就说这是不是成功的对外文化输出吧,毕竟上级领导要的效果确实是达到了。
只是手段和结果,抽象了点而已。

文:远方青木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