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中国人的安乐死,理解,但暂时无法接受

对于很多被病痛折磨而生不如死的人来说,安乐死是一个体面的归宿,但是别说中国,在全世界范围内安乐死的争议都是非常巨大的。

目前在全世界,只有欧美的少数国家可以实行安乐死,绝大部分地区都是非法。在亚洲地区,由于都受到源自古中国传统的孝道文化,安乐死更是禁忌中的禁忌,无论中日韩皆是如此。

台湾知名体育主持人傅达仁,在2018年6月赴瑞士,在亲人的陪同下执行安乐死,临终录像最近几天被媒体爆出,引发网络巨大争议。

我们可以看到,傅先生在穿着非常体面潇洒的情况下,神智非常清醒的接过药水,这个药被特意设置的非常苦,需要多次才可以饮下,但是傅先生依然坚定的喝下了所有的药水,最后缓缓的沉睡在儿子的怀抱里。

傅达仁,是亚洲第一位安乐死的中国人,是台湾知名体育主持人,年轻时是篮球选手和教练,身材长相都高大俊美,退役后负成为体育主播,主持风格幽默,深受观众喜爱。

这是年轻时的傅达仁,我们可以看到,非常的英俊潇洒,从上面视频中傅达仁临终前的气质我们其实也可以略窥一二,即便老了,那也是个潇洒的老头。

傅达仁84岁时,被诊断出胰腺癌,手术后进行化疗,由于对众所周知的巨大副作用,傅达仁的身体开始急剧衰弱,走路需要人搀扶、不断腹泻、吃不下东西,有一次半夜醒来摔倒在床底下都没办法爬起来,生活品质急剧下降。

更严重的是,手术+化疗并没有根除癌细胞,胰腺癌迅速发展为不可治愈的晚期,治疗一年半后,傅达仁每日只能靠吗啡来止疼,用量越来越大。傅先生自知必死无疑,他不想毫无尊严的死去,于是他选择了体面潇洒的安乐死来解脱自己。

瑞士是全球唯一的一个可以给外籍人士执行安乐死的国家,申请安乐死的会员,必须年满18岁,被诊断为绝症,只剩下3到6个月的生命,并经过二次医疗和心理评估,才可以执行安乐死,整个漫长的申请流程里,只需要病人有一丝后悔的表现,安乐死会被立刻终止。傅达仁最终选择的,就是瑞士的安乐死机构。

国人对死亡有种与生俱来的厌恶,中国有句老话,叫好死不如赖活着,安乐死是医疗工作者眼中绝对的禁忌,没有人会越雷池一步。别说协助绝症病人自杀,就算劝说他们放弃治疗,也不是所有医生都会做的,绝大部分医生给的建议都是再抢救一下,医院能赚钱,病人家属也喜欢听。

但是对于某些绝症病人来说,安乐死真的是有必要的,例如癌症晚期病人,终日剧痛无比,你知道对于这样的病人,是化疗有用还是放疗有用么?我告诉你都没用,这样的病人吃的最多,也最好用的一种药就是吗啡、杜冷丁或者其他鸦片类药物,作用只有一个,那就是止疼。

对于这样的病人来说,时日已经无多,毒品的副作用已经无所谓了,只要能缓解疼痛那就是好药,要是没有这些鸦片类止疼药,很多癌症晚期病人能被活活疼死。

对于这样已经彻底没有挽回希望,纯粹靠着毒品止疼来续命的病人,安乐死,并不是一个很坏的选择。

斯坦福大学曾对1147名资深医生做过问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有88.3%的医生不希望在自己病入膏肓的时候接受CPR(心肺复苏),75%的医生在癌症时不愿意接受化疗。

很显然,这些医生非常清楚这些急救措施的代价,也知道痊愈的胜算,见到的案例太多了,他们不想让自己活的那么凄惨。但是,迫于道德和家属的压力,这些医生一样会竭尽全力的抢救病人,哪怕他们知道后果,他们作为医生,没有其他的选择。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Emanuel教授是医疗政策方面的大行家,他曾担任奥巴马医保计划的顾问,他曾经提出一个非常符合经济学思维但是异常冷血的方案。

根据HSR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美国5%的重病患者消耗了整个美国所有医疗开支的30%,而每个病人最后一个月的开销也占据了一辈子医疗花费的30%。大病重病和最后一个月的医药费成为美国医疗开支的重要组成部分。

所以Emanuel教授提出,医院和保险公司是有能力估算出一个病人治疗开销的总数的,对于绝症患者来说,如果确认生存概率渺茫,病人应该有权利选择继续治疗或者放弃治疗,如果病人放弃治疗,医保可以把医药费的一半直接支付给病人。这样病人可以用这笔钱去提升自己最后时光的生存质量或者留给家人,而医保也可以从中省一大笔钱。

这个方案非常符合经济学理性思维,利国利民,互利双赢,但是因为过于冷血,无法被道德伦理所接受,所以这个方案被否决了,连支持安乐死的美国人都无法接受这样的方案,更别提中国了。

中国,甚至整个亚洲地区,没有一个国家目前能接受安乐死,大家都知道这么做对个体和社会都是有益的,但是在感情上都无法接受。

例如琼瑶的丈夫,皇冠文化集团创办人平鑫涛,在2014年曾写信给子女,表明自己未来若是病危,不要做维持生命的治疗。

“一、当我病危的时候,请不要把我送进加护病房,我不要任何管子和医疗器具来维持我的生命,更不要死在冰冷的加护病房里。二、所以,无论是气切、电击、插管、鼻胃管、导尿管……通通不要,让我走得清清爽爽。”

平鑫涛想的很明白,自己很有钱,有钱到只要疾病第一波没打死他,凭现代医疗科技的手段都能维系他的生存体征,但是自己也会痛苦无比,只是表面上活着而已,这样的活着还不如死了,这样不死不活的生存状态不是他想要的。

2016年,平鑫涛中风,失去神智,昏迷不醒的时候,在子女的坚持上,他还是插上了鼻胃管,即便琼瑶全力反对也没用。道理也很简单,哪怕有1%的希望,孩子们都认为自己的父亲还是能救回来的。哪怕下半辈子父亲都变成植物人他们也会细心照料,万一,万一苏醒了呢?

这就是中华传统的孝文化,他阻止了安乐死在亚洲地区的实行,但是你能说这种思想有错么?当然不行,如果没有这种思想,社会的问题会更大。

因为两者是不能共存的,但是如果必须在安乐死和孝文化里面二选一的话,我一定选择孝文化。

对中国人来说,安乐死可以理解,但是我们的文化导致我们无法接受他,如果是别人家的老人,我们经过理性分析后都会建议他们实行安乐死,但是如果摊到自己家老人头上,估计没有人还会这么理智的去分析,除非是家庭经济实在扛不住,否则都会竭尽全力的去救治,哪怕烧掉几十万甚至几百万。

一名中国人的安乐死,理解,但暂时无法接受。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