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过开“假药”的医生,才是真正给患者一线生机

最近,山东卫视有一期叫《聊城:主任医师竟然开假药》的节目火了,如此吸引人眼球的内容,自然也把那位主任医师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到底怎么回事呢?

主治医生开假药



节目中,一位女士的父亲因癌症去世,她要举报主治医生开了假药。然后,她拿出了聊城食药监局出具的药品检查结果,上面写着“应按假药论处”。而这瓶药,据她说是聊城市肿瘤医院的主任医师陈宗祥推荐买的,还被白纸黑字写在了医嘱书上。


接着,节目组又找到了陈宗祥询问,他承认了卡博替尼这种药是他建议病人尝试的,而且他也知道,卡博替尼在中国是“假药”。


至此,我按照正常思路,以为节目要科普下卡博替尼到底是什么东西了,即使是小作坊生产的假药,该被乱棍打死,也要死个明白,让民众避雷吧?


但节目画风一转,变成了采访有关部门。工作人员表示从没见过这种情况,领导又表示要按流程调查。最后,举报的女士拿出了一份公安局的“不予立案通知书”,非常委屈。节目请来的律师说,生产销售假药不论多少,都应该追究刑事责任,暗指公安局处理不当。


看到这里,你是不是很生气?这期节目批判了医生开假药,有关部门不作为,并且以病患枉死,家属委屈作为背景,算是极尽所能激发观众的愤怒了。


我向来是批判假新闻的,但这次,我更要提醒大家的是,经过刻意剪辑的选择性报道,可能比假新闻还恶劣。


事实究竟是怎样的呢?


稍微调查一下卡博替尼,你会发现这种药非常特殊。


卡博替尼不是正规药,但它也不是毫无疗效的“假药”。实际上,它更类似于《我不是药神》中的抗癌药。


卡博替尼是一种广谱抗癌药,它在世界上的抗癌药中都是混世魔王级别的,因为它能够对抗的癌症种类太多了,包括肝癌、肾癌、乳腺癌、卵巢癌、前列腺癌、肠癌等等。


它在临床试验阶段就表现出了很出色的治疗效果,国内也有不少医生和癌症病人对这款药有所了解,甚至把它当作对抗癌症最后的希望。


可是卡博替尼有一个问题,它至今没有在中国上市。


这不仅意味着我们没办法从正规渠道买到它,更意味着,这款药就是法律概念上的假药。


说它是假药,一点问题都没有,就像电影里的印度仿制药也是不折不扣的假药一样。但实际上,它却是很多癌症患者延长生命的福音,是最后一根稻草。

【我不是药神】的困境



推荐癌症晚期的病人尝试卡博替尼,这位医生真的错了,他错在没有把病人当病人,而是把病人当亲人处理了。


为什么公安局的调查结果是不予立案呢?因为调查了一大圈,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医生和这款药有任何利益关联,陈医生只是推荐病患尝试一下这款药而已,至于买药的金钱交易,他从没有参与过。


陈宗祥身为医生,到底该怎么做呢?他明知道有一种药可能对患者有效,但这款药国家没有批,他就不告诉患者吗?到底是明哲保身,还是帮人帮到底呢?


这本该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这是医生凭着良心、违背规定对患者的最后一点帮助,最珍贵的一点善意却被扭曲成了开假药。


即使公安没有立案调查,陈医生也已经被舆论闹得丢了工作了。他此刻和“药神”的遭遇何其相似,在电影里,是警方和“药神”之间的冲突,一个说我要救人,一个说你违法了;而在现实中,是陈医生说我还想帮他一把,而病患的女儿说,这个黑心的医生害死了我爹。


如此恩将仇报,陈医生又要去何处说理?真像一个农夫与蛇的故事。


这个事件里,食药监局出具假药鉴定结果没有错,但凡是没有正规批准的药品,无论你是去美国买,还是找代购买,统统都算作假药,这是对老百姓的保护。毕竟,不是每个药贩子都是“药神”,没有良心卖淀粉片的人也从不少见。


公安认为陈医生情节显著轻微、不予起诉,这也没有错。陈医生行为的初衷,是为了患者的健康着想,推荐了他适用的药物,并没有危害公民健康权;卡博替尼没在中国上市,也不会损害中国药厂的利益;他唯一的错误,是扰乱了国家药品销售秩序。


但是,这点不仅是法与情的冲突,也是公民健康权与销售秩序之间的冲突。在自己的生死,和买假药会不会违规之间,怎么能强迫每个人都选择规规矩矩地去死呢?


如果这次判了陈医生的罪,这违背了个案正义,如果牺牲生命来保全秩序,也违背了经济秩序立法的本意。

其心可诛的媒体



这件事情里,错的人是病患的女儿,和无良媒体。


我真的很想问问山东卫视的良心何在,他们这一闹,陈医生丢了工作不说,今后还有哪个医生敢告诉绝症患者还有国外特效药?哪个医生还敢尽力相助?


身为媒体,到底是为老百姓说话的人,还是曲解事件炮制新闻,引人愤怒然后赚一波流量的商人?


那位病患的女儿,多次去医闹,反复索要高额赔偿,可曾想过她是在断送千千万癌症患者的生路?


还记得,在《我不是药神》里,所有拿到印度仿制药的病人都自发为“药神”保守秘密,他们被审讯都守口如瓶。


其中一位老奶奶向警察哭诉,“谁家还没有个病人,你就能保证自己一辈子不生病吗?”


“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行吗?”



病人的期望只是人性最真实的诉求,我不想死,我想活着。


而医生,一方面是出于良心,另一方面,他们工作的成就感,正是来自于偶尔跳出框架,亲手匠心独运或者亲眼见证一两起医疗奇迹啊。


清洁工最希望看到所到之处干净清爽,文字工作者最希望看到文章被传阅被赞扬,人心如此,而医生,就是最希望经手的每个病人都好好活着的人。


山东卫视的记者看到了医生的瑕疵,就恨不能让其受到重罚;有关部门拒绝出手,他们就顺手把监管部门也抹黑,这是多大的仇恨?也许只是为了炮制一出引发愤怒的节目,提高自己的业绩罢了,这和吃人血馒头有何分别?


如果陈医生不能被正名,今后,你我,或者你我的家人,一旦罹患重病,我们将不再能指望还有一位陈宗祥这样的医生,冒着风险告诉我们救命的方法。


好心推荐药的医生如今工作不保,恶意炮制新闻的记者却升职发财。如果医护人员因为这种极端案例对舆论环境寒了心,以后他们只会想到自保,受害的,一定是千千万万需要救治的普通人。


如果陈医生为他的好心买单,总有一天,大众会为错怪医生、冷漠旁观而买单。


转发这篇文章

莫让好医生寒心

~~~

~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放过开“假药”的医生,才是真正给患者一线生机》有2个想法

  1. 作为临床医生 看到这个新闻真的有杀一儆百的效应 想起前段时间还推荐一个丙肝病人去买印度吉三代仿制药 好像1800 国内正规厂家一盒12万 吃下来要七八十万 你说他选择哪个?
    结果吃了一个月给我打电话来告诉我效果很好 病毒量已经检测不到 肝功情况也明显好转 我也替他高兴!
    这次要是这个事件判了刑 就跟很多年前扶老人案一样 再也没人敢去扶 再也没有医生好心给你推荐药了 心拔凉拔凉的 无良媒体放过患者的最后一条路吧!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