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玻璃杯能卖1399,星巴克打了谁的脸?

话说明朝有一位学者叫做谈迁,是一个骨灰级的历史爱好者,他做过最伟大的一件事就是花了二十多年的时间东奔西走,皓首穷经,写下了一部四百万字的史学巨著《国榷》。悲剧的是,在书稿即将付梓之前,一个小偷溜进了他家,把他的书稿当成银票给一波带走了。

谈迁因此心态爆炸,小飞的心态也差点崩了,因为我在两小时前敲敲打打码出来的1000多字也全部给系统吞了,对,就是吞了,连骨头渣子都没有吐给我。当然,还要怪我自己傻,写了这么多字都不知道戳一下保存。

读者朋友里有做公众号的应该很能感同身受,对于一个开启了沉浸式写作模式的作者来说,稿子被吞,就好比吃鸡决赛圈二强钢枪的时候,自己这边的网线突然给别人剪了,又好比没钱没卡的时候,去赶最后一班公交车,临扫码的时候手机突然嗝屁了;还好比把头发梳成大人模样去见网恋时深深爱慕的那个TA,结果见到真容瞬间石化......

如果有朝一日,小飞拿到了诺尔贝数学奖,首先要感谢的,肯定是那台没有宕机的电脑。观众席下的星巴克嘿嘿一笑,弟弟,像哥这样能把玻璃杯卖成黄金杯的,得感谢多少台没有宕机的电脑呀?

星巴克今年的营销红透了半边天,199一个的杯子被黄牛们直线炒到了1399元,现在还在蹭蹭直长。

甚至还有人为了它大打出手......

看到国人如此沉沦,批判学派的专家们痛心疾首,怒斥国人愚昧,说这是上了星巴克饥饿营销的当。

美国人把我们当没有思考能力的绵羊,随便派个把托儿演两场全武行,喊三五黄牛哄抬一下价格,再请几个营销号发发通稿就把中国人给忽悠得智商欠费了。

不得不承认,饥饿营销是有的,编排痕迹也很明显,但是在我看来,没有星巴克的品牌声望和这个产品本身自带的爆款熟悉,星巴克哪怕在宣发上再投入十倍的人力和资金,也不可能达到今天这样的效果。

星巴克在杯子上下功夫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但过去不管是推出了什么产品,一直都是不温不火,直到今天,才算是创造了一个家喻户晓的爆款。

星巴克往年推出的限量款杯子

在很多人眼里,猫爪好像也就那样,不仅实用性很差,而且设计上也激起不了自己的购买欲望,他们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无知群众”对此趋之若鹜。

首先说,仅仅因为杯子溢价过高,就说顾客们交了智商税是很不公道的,实际上这部分溢价的主要贡献者其实是品牌价值和产品创意。

因为这个杯子的价值本身就不在于实用,而在于纪念和收藏。就好比同样的鞋,打上AJ的标志和打上杂牌的标志认可度肯定会有天壤之别。

这个杯子的技术很简单,星巴克能做,三线城市的小玻璃加工厂也能做,但为什么是星巴克卖得最火?中国大地上,杯子比星巴克做得好,招牌比星巴克响亮的公司不在少数,为什么星巴克就成了今天的营销之王?

因为小工厂没有星巴克的品牌,大公司没有星巴克的创意。

而这部分缺乏创意的大公司,在我们国家一般被称为“中华老字号”。千万不要以为我饶了这么一大圈是过来崇洋媚外、踩中捧西的,我只是想指出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

老字号之所以会落后于西方,不是他们品牌效应底下,也不是他们受到了资本的打压,而是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重视过年轻人的市场。

举两个简单的例子,我们小时候听相声经常会听到的全聚德的烤鸭和狗不理的包子,这两个该是餐饮界老字号里面的头号大佬了吧?可是近年来呢,即便已经被录入了“非遗名单”,有悠久的底蕴,有国资委撑腰,有大人物为之背书,却依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落。

全聚德2018年的业绩快报显示,公司全年净利润下滑了34.81%,创造了上市以来最大的跌幅。而北京地区的狗不理更是在10年之内关闭了11家分店,仅剩的3家门店也都是各自经营,互不关联。

在此之前,网络上对于这两家店就已经恶评如潮了。比如全聚德烤鸭味道跟路边摊相差无几,却卖好几百块一只,而且还要额外收取几十元的服务费。又比如狗不理的包子是市场均价的五六倍,看他们做包子还要额外加钱。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这两个在马三立的相声里神话一般的老字号,现在如果不是有国家输血,说不定早就被残酷的市场竞争给淘汰掉了。老字号们想要传承下去,光靠国家躲在非遗名单里肯定是不够的,还是要向做猫爪杯的星巴克好好学一学呀!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