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越以精英为核心的国家,诞生的精英就越少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
臭名昭著的精英论又开始沉渣泛起了。
有一股论调说,社会发展是靠精英推动的,大部分财富都是由精英创造的,这个世界不需要那么多人,大部分人都是无用的。
个别人这么说也就算了,令我震惊的是,这种言论在相当多具备一定财富和地位的人群里非常有市场,就算是部分中产也认可这一观点。
类似的言论包括但不限于: 

不要抱怨某些人群的工资为什么那么低,而是要问问他们为什么不能做高等工作。

干多少活,拿多少钱,天经地义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美团骑手挣扎在生存线上,那是他们活该。 
总之类似的言论充满了对穷人的嘲讽和鄙视,和精英论的思想本质是完全一致的,都认为穷人是可有可无的,给他们活干,让他们有口饭吃是一种恩赐。
因为中国的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敢公开这么说的人不多,但内心深处认可,只是嘴上不说的人,倒还真不少。
在各种小富阶层组成微信群里,类似的言论和支持者数量之多,让我目瞪口呆。
知乎还有个大热的帖子,叫“穷人需要为自身的贫困负多大责任”,里面有部分言论和思想,让人震惊。 
先说一个和精英论截然相反的论点,人类社会是由人民群众推动的,而不是精英。
精英强还是人民群众强,这不用辩,打一场灭国之战就知道了。
这个世界是很残酷的,你这个国家花费大量的财富去照顾普通人,而普通人真的是无用之人,白白浪费了大量财富。而那个国家把财富全部集中在精英手里,快速推动国家的进步。
很快,你的国家就被灭了。
制度的优劣不是辩出来的,从古至今都是打出来的。
真正有资格谈论精英论的,既不是社会主义国家,也不是资本主义国家,而是封建主义国家和奴隶制国家。
这些古代国家才是真正推崇精英的国家,精英执掌一切,视穷人如猪羊。
魏晋时期,石崇令美人给客人劝酒,只要客人不喝,美人就会被立刻拉走斩首。
战国时期,荆轲夸赞弹琴的美女手好看,燕太子丹就立刻把这双手砍断了送给荆轲。
更久远的奴隶时代,连祭祀祖先都要活生生的砍死一批穷人,和猪牛羊摆在一起当祭品。
要说贯彻穷人无用论,这些时代的精英那可比现代社会的精英有资格多了,他们不仅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是真真正正的把穷人视作无用的废物。
然后这些国家和朝代,都被灭了。
到了现代,资本主义国家推崇精英么?
确实比中国这种社会主义国家多推崇了那么一点点,但对于穷人的尊重和保护,比古代国家要强的没谱了。
哪怕是美国首富和国家总统都不敢公开对穷人有任何歧视,美国精英的财富,实际上也有相当部分是让渡给穷人的。
如果人类文明和历史真的是由精英创造和推动的,那么奴隶制国家应该是干脆利落的消灭资本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毕竟奴隶制国家是最尊重精英的,精英在奴隶制国家的权力是最大的。
但实际结果却是反过来,奴隶制国家被干脆利落的消灭了。
没有任何人愿意让渡自己手中的权力和财富,人民群众手里的权力,完完全全是自己打出来的。
你真的有那么强,才配得到尊重,不然就只能当奴隶。
但我们见到的一个事实是占少数人口的精英能力和创造力明显强于普通人,普通人怎么都竞争不过他们。提升社会效率,创造社会财富和工作岗位的,也确实是这些精英。
那到底是精英推动了社会的进步,还是普通人?
这种事实迷惑了很多人,也曾导致了精英史观的诞生。
精英论和民众无用论并不是一个新观点,最早提出这一观点的是十八世纪的英国民粹主义者托马斯•卡莱尔为代表的思想家们。
他们认为劳动群众是多余的,整个历史都是由精英们的个人意志创造的,这一观点被称之为精英史观。
既然劳动群众是多余的,那自然不用太多考虑他们的感受,凑合让他们活着就行,就是一群行走的人形机器。
这种精英史观的出现和普及,导致欧洲的社会矛盾急剧扩大,并最终引发了苏联的诞生。
然后,精英史观被苏联证伪。
如果人民群众真的是无用的,那么这些无用之人即便不满,也不可能造成什么风波,轻易就被镇压了。
我举个例子,你欺负蚂蚁,奴役牛羊,它们不满意有用吗?哪怕起来造反还不是被你给轻易镇压了。
所以牛羊不配谈权力,只配当奴隶,你是牛羊永恒的奴隶主。
现代社会之所以给人民群众那么多的权力,那是因为人民群众的力量是真的超过了精英。
什么军队的力量,创造财富的能力就不谈了。
说一个被认为完全属于精英的领域,通过发明创造推动整个人类文明层次的提升。
其实推动人类文明层次提升和时代进步的,基本都是普通人。
导致英国进入工业革命的逆天发明,改良型蒸汽机,其发明者詹姆斯·瓦特,是普通人。
导致英国生产力和财富出现跳跃式爆发的珍妮纺纱机,其发明者詹姆斯·哈格里夫斯,是普通人。
在整个工业革命期间,绝大部分专利,都是由普通人发明并申请的。
单打独斗搞科研的风气,一直到进入二战后由于科研成本远远超过了个人的承受能力,才被迫逐渐停止。
詹姆斯·瓦特,出生于1736年英国格拉斯哥城附近的格里诺克镇,因为父亲生意不景气,瓦特从小就辍学了。
18岁那年,瓦特被父亲送进格拉斯哥城当学徒工,想学一门手艺来糊口,因为没做满7年学徒工就跑了,瓦特上了当地行业协会的黑名单,被禁止独立开店营业。
后来几经辗转,瓦特到外地成了一名修理工。
1763年,瓦特负责修理一台由苏格兰铁匠纽卡门发明制造的蒸汽机。
在修理的过程中瓦特发现这部蒸汽机有很多缺点,于是打算自己改进。
历经十几年的艰辛瓦特终于研发出了新型的蒸汽机,效率比铁匠卡门发明的蒸汽机提高了5倍。
从此英国进入了工业革命时代,大跨步的超越了中国。
詹姆斯·哈格里夫斯,一名纺织工和木工,多年的纺织经验和木匠经验为他成功发明珍妮纺纱机打下了基础。
1764年,詹姆斯回家,开门后不小心一脚踢翻了他妻子正在使用的纺纱机,当他赶快弯腰扶正纺纱机的时候却发现,倒下的纺纱机还在转动,只不过横着的纱锭变成了直立的。
他突然想到,如果把几个纱锭都竖着排列,用一个纺轮带动,那岂不是可以同时纺出几倍的棉纱。
越想越兴奋的詹姆斯当场就拿出了自己的木匠工具开始改造,第二天就造出了一个纺轮带动8个纱锭的新纺纱机,劳动效率凭空提高了8倍。
詹姆斯用自己女儿珍妮的名字,把这种新纺织机命名为珍妮纺纱机。
1784年时珍妮纺纱机已经进化到了同时拥有80个纱锭,劳动效率提高了80倍。
直接改变世界财富格局的珍妮纺纱机,就是这么被搞出来的。
瓦特和詹姆斯是不是社会精英?
发明蒸汽机和珍妮纺纱机之前,他们肯定不是精英,不管是从财富还是社会地位去考虑,他们都不是精英。
当然在做出了如此逆天的发明后,他们财富暴涨,社会地位空前提高,成为了典型的社会精英。
那么改变历史的蒸汽机和珍妮纺纱机,到底是人民群众发明的,还是社会精英发明的?
被称之为大发明家的托马斯·爱迪生是普通人出身,在火车上卖报糊口,因为过于劳累没时间回家,爱迪生在火车上自己做实验,不小心引发了车辆失火,被大怒的列车长直接打聋了一只耳朵并丢下火车。
随后爱迪生前前后后换过十几个工作,颠沛流离,但始终坚持捣鼓自己的小实验室。
最后他成功了,从一个穷屌丝,变成了社会精英。
爱因斯坦的出身比前几位穷光蛋好一点,但也最多算个中产家庭,其父母压根谈不上是大富大贵的精英,不过爱因斯坦却改变了整个人类的物理。
为什么整个工业革命期间几乎所有的发明都是由穷人和中产阶层创造出来的,由贵族研发的成果少的可怜?
不是因为贵族不强,而是因为人民群众的数量太多,绝大多数发明又需要长期在一线和脏兮兮的机器待在一起才有可能创造出来,所以是工人阶层推动了工业革命的进步。
每一个推动人类进步的工人,都会立刻翻身成为精英,但人类永远不知道下一个精英会是哪个工人的孩子。
精英的生产力明显高于同时代的普通人,并不是因为他们是精英而导致生产力强,而是因为他们生产力强所以成为了精英。
同一个时代里,精英远远强于普通人,确实是精英带着普通人飞,普通人看起来确实是可有可无的。
那些基础性的活谁都会干,你不干越南人干。
但首先大部分精英都诞生在穷人家庭,而且精英还有另一个尴尬之处,那就是他们只是这个时代的精英。
换一个时代,他也许就不是精英了。
比方说马云是互联网时代的精英,在整个互联网时代他如鱼得水。但如果没有互联网,马云也就是个优秀的英语教师而已。
比方说王健林是线下商业地产时代的精英,在地产时代他如鱼得水,但王健林一辈子都没玩转互联网,万达多次试图向互联网转型都惨败,亏了很多钱,也就靠着超级地产大牛市才始终保持巨额的财富。
八九十年代靠先下海崛起的那批富人就不提了,早就影都没了。
换一个时代就会淘汰一大批老的精英,同时诞生一批新的精英。
但是你永远不知道谁会是下一个时代的精英。
今天那些身家数亿的超级大网红,放在十年前,你敢认为他们会有这个身家?
但他们就是适合这个时代,论唱歌跳舞搞怪,马云王健林一起上都打不过他们,完全被碾压。
而以上这些所有的精英,都是细胳膊细腿,连个100斤的哑铃都举不起来,放到三国时期的战乱年代那全都是无用之人。
你是精英?
我一刀砍下来就知道你是不是精英了。
这就是精英诞生的不可预测性。
精英只是当前时代的精英,换个时代你就不是精英了。
所以精英是最讨厌社会进步的一个群体。
再好的时代都没有当前这个时代好,因为在当前这个时代自己肯定是精英,能力最强,可以纵横天地。
但换个时代就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当精英了,也许只能回家当个富家翁,也许连富家翁都当不了。
但凡有一丝可能,当前社会的精英们都不愿改变目前的任何现状。
所以精英们倾向于时代封锁,而不是时代进步,这是他们的根本利益所决定的。
中国历史上的每一任皇族都极其排斥任何形式的社会革新,厌恶任何形式的技术革命,拖着中国在2000年里不断的原地打转,就是这个原因。
因为他们是所处时代的最大受益人,自然不希望对自己的时代进行任何改变。
既然推动时代进步的是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也是人民群众。
那为什么人类历经数千年才从奴隶社会进化到了现代社会?
因为精英就是精英,在同一个时代里,精英的能力都完全碾压本时代的人民群众。
无论明的暗的,正的反的,精英都可以吊打穷人,甚至一打十都轻轻松松。
如果你能反过来吊打精英,那你的身份就会立刻从穷人变成精英,屠龙者变成龙。
因为打得过的不叫穷人,所以穷人永远打不过精英。
但穷人有一个特点,就是规模大,数量远远超过精英,是几十倍上百倍的差距。
一个不行就十个,十个不行就二十个,二十个不行就三十个,精英总有扛不住的那一刻。
所以人民群众的力量就在于组织性,组织程度越高,人民群众的力量越大,精英越收敛。
从古至今人民群众的待遇提高史,说穿了就是组织联络能力的进化史。
交通越发达,联络起来越容易,人民群众的力量就越大,和同时代精英博弈而来的权力待遇就越高。
现代社会主义思潮的觉醒,就是工人阶层在工厂大规模聚集之后诞生的。
互联网和和智能手机的普及,让稳健的资本主义国家直接陷入了管理混乱,而对中国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也是类似原因。
任何能提升人民群众联络和组织便利性的技术革新,都会进一步的提升人民群众的力量,迫使精英阶层让渡更多的利益。
不受美国精英阶层待见的底层红脖子能串联起来闹事,最终把特朗普选上台,把美国精英们恶心的够呛,折磨的焦头烂额,最终国家混乱,你以为这是偶然的?
不,这是手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必然。
除非美国精英愿意向红脖子让利,否则这事没完。
赶走全部红脖子,甚至消灭所有红脖子行不行?
先别说能否做得到,即便能做到,美国精英敢这么干,那也是自掘坟墓。
就算假设人工机器人已经完全普及,所有的苦力活都可以由机器人来干,人类只负责科研创新,美国精英消灭红脖子那也是自掘坟墓。 
因为这个时代的财富,是由这个时代的精英创造的。
但下个时代的精英,蕴含在这个时代人民群众之中。
精英的孩子不一定是精英,精英的孙子几乎一定不可能是精英。
空有祖辈遗留的财富,没有足够的武力和科技去守护,精英的孙子就是一群抱着金砖的傻子,只有被其他国家精英屠杀的份。
精英的孙子由谁去守护?
由下个时代的精英去守护,因为力量永远掌握在精英手里。
那谁会是下个时代的精英?
95%以上的下个时代精英,都诞生于这个时代的中产家庭和穷困家庭,也就是人民群众。
如果美国精英敢消灭本国所有的底层红脖子,然后把苦力活交给外国苦工或者机器人来干,那么本时代美国的国力受损并不多,甚至内部纠纷还会少了很多。
但下个时代的美国会急速衰弱,最终沦为末流国家,所有的财富都被人击垮吞并。
因为新一代的精英只剩零头了,国家失去了力量。
在这种纯右的理论之外,中国还做过偏左的尝试。
在那个大锅饭时代,干多干少一个样,干和不干一个样,完全的平均财富,经济精英被彻底消灭。
因为保留了政治精英,消灭了经济精英,所以这叫偏左,而不是纯左。
尝试的结果是中国保留了自己的组织力和动员力,但经济却失去了活性和力量。
因此我们紧急纠错,改革开放,回到了正轨。
纯粹的穷人论,完全消灭本时代的精英是不可取的,这会导致你本时代没有财富。
纯粹的精英论,完全消灭本时代的穷人,那也是不可取的,这会导致你下个时代没有财富。
精英和人民群众互相对立又互相融合,非常的奇妙。
本时代,精英的个体力量远远强于人民群众,创造财富并引领社会进步,但人民群众如果联合起来,力量却会反超精英。
而下个时代,本时代的精英却会纷纷落幕,失去了那种呼风唤雨、纵横天下的力量,变成了一个有点钱但没有力量的人民群众。
如果精英们可以肆无忌惮的侵害普通人的利益和财富,那么在下个时代,这种有钱但没力量的过气富豪及其后代,就是新时代精英们最佳的鱼肉对象。
在这双重制约下,本时代精英们同意让渡一部分权力和财富,保护那些看似没什么用,力量远远弱于他们的人民群众,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后代也是精英的概率很低,极大概率只拥有普通人的个人能力。
这是双赢的结局,否则就是双输。
谁这么做,谁就是现代国家,综合国力吊打那些纯粹以精英为主的古代国家。
越以精英为核心的国家,诞生的精英就越少。
越看不起普通群众的国家,诞生的普通群众就越多。
违背常识,但这就是事实。
中美都是现代国家,比起古代国家精英的权力都小的多,人民群众的待遇也都好的多。
但依然是有区别的。
中国相对更偏向人民群众一点,美国相对更偏向于精英一点。
谁对谁错?
从古至今的历史,就是一部精英权力不断缩小的历史,数千年来这一趋势从未停止过。
所以在超大的时间趋势尺度上,一定是中国更正确。
科技越发达,精英的权力就越小,科技进步是精英的敌人,但科技进步却都是精英造成的。
为什么精英会干这种自掘坟墓的事情?
因为精英不是一个人,是一个群体。
老精英不断的坠落,新精英不断的从人民群众中诞生出来。
贫穷的人民群众对财富有着无限的渴望,而只要能推动人类文明进步,哪怕只能推动一点点,你都可以立刻成为社会精英,获得大量的财富和社会地位。
在这种诱惑下,大量的人民群众拼命的想要成为精英,哪怕这么做会削弱精英的地位。
因此,人类文明在源源不断的进步。
人民群众想要成为精英的动力越足,国家文明进步的就越快。
如果精英由一个人或一个世袭罔替的群体组成,那么这个群体会极力的反对任何形式的科技进步,最典型的例子我刚才已经举过了,就是古代皇权。
为什么改革开放恢复了经济精英的地位后,中国就出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速度,成就让世界震惊。
因为中国可能恰好把握到了如今人类科技水平所对应的那个中间的度,精英和人民群众中间博弈出来的最佳权力平衡点。
中国承认精英的地位和财富,但不承认精英的特权,但凡精英们有一点利用手中力量侵害人民群众利益的征兆,就重拳出击。 
如果最擅长线下商业地产的人掌握了权力,他会支持互联网时代么?显然不会。
如果最擅长电脑端互联网的人掌握了权力,他会支持手机移动互联网时代么?显然也不会。
如果这些经济精英掌握了国家权力,那后果如何大家是可以猜到的。
美国的国家权力掌握在经济精英的手中,而中国的国家权力,掌握在最擅长组织人民群众的人手中。 
因为最擅长于组织群众,力量核心来源于群众的人执掌了国家权力,中国才不会反对任何新时代,因为下个时代的精英一定来源于今天的人民群众,而无论哪个人民群众成为了下个时代的精英他都无所谓。
因此你才会看到,中国的改革和进化速度远远超过美国,这其实才是中国创造经济奇迹的核心原因。
美国也有自己的改革体系,依靠诸多经济精英不断的博弈来进行缓慢改革,国家也在不断的进化,但其改革自身的速度肉眼可见的落后于中国,很多地方的规章制度在中国人看来都已经到了因循守旧的地步了,美国人就是不改。
因为美国的精英权力过大。
任何人不管以前有多穷,一旦成为精英,那都会千方百计的固定目前的一切现状,如果有可能,现有的规章制度他连一个字都不想改。
美国精英过大的权力,导致他们改革自身异常的艰难,需要有足够强的外部压力才会迫使他们同意改革。
而中国的特色制度,只要给老精英们保持一定的财富地位,就足以吸引人民群众前赴后继的成为新的精英,从而轻易增大自己的国力,还不需要担心精英们固化时代,阻挠改革,这是一个巨大的制度优势。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精英?
我们需要的,是那些做出巨大贡献,刚刚从人民群众的身份突破成社会精英的人。
已经拥有社会精英身份很多年的人,只会固化时代,让国家落后,不会带来太多的好处。
之所以还保留他们的精英身份,不是为了考虑老精英的感受,而是为了不寒人民群众的心,让潜伏在人民群众里的下个时代精英还能保持旺盛的拼搏意志。
那些拥有了十几二十年精英身份,就自以为无所不能,认为人民群众无用的所谓精英们。
那可真的是夜郎自大了。

 

文:远方青木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