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美国国债利率暴跌,转折点即将到来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
2022年3月美国启动了加息周期,直接对全球的美元流向和外贸形势构成了严重影响,到今天已经快2年了。
2023年10月,美国10年期国债的利率被达到了5.02%,对美元的截流能力达到了极致,也达到了美国的承受极限。
对经济有了解的人或者经商的人对今年三季度应该印象非常深刻,因为各种经济数据突然异常了,很多人还挺恐慌的,但其实那是因为美国达到了自己国力能承受的加息极限,自身经济紊乱之后因为中美关系的密切捆绑倒灌进了我国,导致我们这边的经济数据也跟着在三季度出现了点问题。
在今年三季度,欧美的评级机构首先下调了对美国经济的评级,然后下调了对我国的经济评级,这个先后顺序是很明确的,中美经济关系的密切程度导致双方无法分割,所以美国三季度经济出问题之后我们也很难完全避开美国那边倒卷过来的冲击。
但转折点要来了,因为美国三季度经济的严峻问题,其加息周期被迫结束,虽然官方还没有宣布降息,但资本市场已经纷纷用脚投票,导致美国国债利率直线暴跌。
2023年12月,美国10年期国债的利率已经跌到了3.86%,和10月份的峰值5.02%相比足足少了1/4,这是一个极其离谱的跌速。
利率在极短时间内跌成了这个样子,主要是因为资本市场纷纷预期明年美国不会再发行高利率国债了,那么目前利率的国债当然要疯狂买入。
这一买就把国债价格买高了,导致国债的回报率下降,但哪怕回报率下降到了3.86%,资本市场还在持续买入,一直到今天这个下降趋势都没停过。
2023年12月14日,美联储宣布了最新的议息会议声明,宣布联邦基金利率维持在5.25%至5.5%之间不变。
但此时美国的资本市场在疯狂买入那些利率已经跌破4%的美国10年期国债。
这完全互相矛盾的情况已经预示了明年美国的利率走向,那就是必然要降息,而且很快。
这一轮持续2年的美国加息周期即将结束,大家也都算参与过历史事件的人了,因为历史上每一次美国加息周期启动都会引发全球经济的剧烈波动,并在国际上带来一系列的腥风血雨,而这次美国加息周期对我国的影响,截止2023年12月份为止就已经是极限,后果不会更加严重了。
如果美国长期维持高息那足以把美元全部吸光,会对我国构成比贸易战更沉重的压力,而且玩的还是美国最擅长的金融战,在这个领域美国的优势可比军事热战和制造业贸易战要大太多了,为何美国不咬咬牙继续坚持一下?
因为美国撑不下去了,美国的国本体制决定了他的经济必须长期宽松,印钞降息是必须采用的长期国策,加息和紧缩才是逆天而行,所以必然撑不了太久。
事实上美国的加息决策主要还是为了解决自身的国内严重通胀问题,绝不是用这个特地针对中国,因为这玩意对美国毒性特别大,如果不考虑其他因素,只用这个针对中国,那简直就是杀敌100自损1000,还不如打贸易战呢。
世界上所有的资本主义国家,甚至所有采用自由市场经济的国家,都注定了要持续宽松放水,注定了要持续的债务膨胀。
一个多世纪以前,马克思等共产主义者认为资本主义要完蛋了,共产主义才是发展人类文明的唯一出路。
结果一个世纪后资本主义活的好好的,苏联反而解体了,以至于当年马克思等人的理论被人阴阳怪气的嘲笑很多年。
但马克思等人当年的理论是没问题的,当年的资本主义确实怎么看都是必定要完蛋的样子。
上世纪30年代全球的资本主义爆发了经济危机,很多人简单的把经济危机理解为贫富差距,资本家把钱都赚走了导致工人没钱买产品,这个理解是很狭隘片面的。
贫富差距从来都不会导致经济危机,贫富差距极其离谱的印度和封建社会没爆发经济危机就是证据。
经济危机爆发的核心原因和唯一表象,是生产关系的崩溃。
在上世纪30年代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里,资本家因为赚不到钱被迫关闭工厂然后辞退工人,工人因为没有了收入无法购买产品,工厂主因为卖不出产品而被迫关闭更多的工厂辞退更多的工人。
最后大家发现了一件事,社会上有很多生产工具,但全部闲置。社会上也有很多劳动力,但全部闲置。工人们也很想干活,但无法使用国家已经拥有的生产工具。
然后全国一堆劳动力眼睁睁的看着一堆生产工具,然后所有人闲在家里没事干,然后所有人都快饿死了。
只要让这些劳动力都拿起生产工具,那所有人就都有饭吃了,但这么简单的事就是办不到。
这很明显是生产关系不匹配生产力,绝对的人祸而非天灾,也和科技高低没有关系。
但没法解决,因为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要运行就必须让资本家有利润,一旦资本家有利润那钱就会源源不断的向资本家手里集中,最后就注定劳动力手里没有钱来购买劳动产品,然后导致所有人守着金饭碗饿死。
当时全球所有的资本主义国家都在尝试着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如果解决不了这个问题那整个国家就会自我崩溃灭亡。
根据欧美史料的记载,当时全球解决这个问题共有四种方案。
第一种,右派,以法国英国为首,坚定信仰纯正的资本主义,坚信万能的自由市场经济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只要熬过一段市场的混乱和崩溃,国家经济就会自动修复。
第二种,极右,以德国日本为首,坚定信仰纯正的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但不认为自己的国家能熬过混乱和崩溃,于是反复对外发动战争,以对外战争来创造巨大需求启动关门的工厂,以对外掠夺的财富来输血以便恢复市场经济的运转。
第三种,左派,否定纯正资本主义,以国家的力量干涉市场经济,借债给经济输血,引导经济有序恢复。这条路无法从根源上解决问题,因为借的债总要还,但可以有效拖延经济危机的爆发时间,全球资本主义强国里只有一家选择了这个全新的理念,那就是美国。
第四种,极左,彻底否定一切资本主义,彻底否定一切市场经济,以国家力量接管所有工厂,消灭所有资本家,让工人阶级对工厂进行自我管理,从根源上断掉工人手里没钱买自己造出来的产品这种事情,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全球资本主义强国里只有一家选择了这条路,那就是俄国,内部革命后成为了苏联。
当然这是欧美学者的划分,中俄这边的划分则是英法为右派,德日为极右,美国是中偏左,苏联是左派。
称呼有区别,四大类的划分没区别,二战爆发前全世界资本主义强国里选择了左派道路的只有两家,一个是美国一个是苏联。
然后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全世界打成了一团,有两个国家在铁血战争中证明了自己的绝对实力,那就是美国和苏联。
其中苏联的成功对全世界的震撼更大,因为美国早就是头号资本主义强国了,如此强大并不能证明左派一定对,但苏联的前身俄国只是一个普通资本主义强国,结果走了左派路线后居然实力蹿升的这么快,对比英法德日那凄惨的下场说服力简直不要太强。
所以马克思没有错,当年他预言的资本主义必将崩溃,实际上已经被那些在两次世界大战举国崩溃的无数资本主义国家所证明,而苏联作为全球当时唯一的共产主义国家,其国家实力发展的优异表现,也证明了共产主义思想确实是一条可行的道路。
所以二战后红色思潮席卷全球,欧洲甚至美国内部都有大量的知识分子亲苏亲共,英国情报系统都成了筛子,苏联克格勃知道英国消息的速度比军情六处还要快。
后来苏联输给了美国,所以红色思潮全面退去了,但当年的红色思潮确实曾经席卷全球,对欧美的资本家构成了极为强大的心理压力。
既然马克思的思想是对的,资本主义必将自我崩溃,那为什么最后崩溃的是苏联而不是美国?
因为美国用了另一种办法,巧妙的解决了钱这个问题。
很多人认为贫富差距不好,是觉得资本家会凭借自己掌握的大量财富来掠夺普通人的生存资源。
但事实完全相反,引发经济危机的根本原因恰恰是资本家不愿意用自己掌握的财富来掠夺普通人的生存资源。
普通人赚钱的目的是为了花钱消费,但资本家不是,资本家赚钱的目的就是为了赚钱,是一个极其奇葩,普通人无法理解的阶级。
从全球整体范围来看,资本家对钱这个东西简直就是一个只吃不拉的貔恘,每年都需要把大量的钱塞进资本家嘴里才能让这些人努力干活,但这些人拿了钱之后坚决不花钱。
如果资本家把自己赚到的钱都拿出来消费,那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可能会出现经济危机这样的东西,但资本家就喜欢看到自己手里的钱不断增长,消费的金额还不到自身赚钱的零头,然后还要努力赚钱,很多资本家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身体和健康,堪称是为了赚钱而赚钱,彻底的金钱奴隶。
为了满足资本家对金钱的无限欲望,同时让工人手里有钱,我们就要用各种手段把资本家手里的钱给“哄”出来。
首先就是用投资收益去勾引资本家,让资本家把钱都拿出来去投资而不是存在银行。
这一步完成后资本家手里会有各种股权、债权、物权等一系列“值钱”且可以“赚钱”的东西,但就是不会有“钱”这个东西。
很多城市中产手里有一个价值500万的房子,看似很有钱,但实际背了300万的负债,银行卡里的钱从来都超不过10万,你把这种情况放大100倍,那就是资本家的实际情况。
这一步非常关键,是维系目前全球几乎所有国家经济正常运转的法宝,因为只有这个东西才能把钱从资本家那个貔恘嘴里硬生生抠出来还不影响资本家每天拼命工作的积极性。
所以在真实的社会中,资本家确实很有钱,但银行卡里面没钱。
这样的话工人满意了,因为工人手里有了足够的钱去消费产品,社会上几乎所有的产品都被工人消费了,资本家也满意了,因为资本家有了“钱”或者能持续“赚钱”的东西。
维系这种双赢状态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前提条件,那就是投资必须有收益,至少要比存银行的利息要高,这样才能勾引资本家把手里的钱都给换成各种“值钱”的股权债权物权。
一旦资本家不愿意投资,把钱都给存在银行,那麻烦就大了,你印多少钱都填不满这个巨大的窟窿。
为保证资本家的投资一定有收益,美国想出了两个骚操作,第一个就是每年固定印钱,不断给经济系统注入“钱”,这样才能保证投资有一个纸面上看起来较高的收益,这一做法导致美国的债务永远在膨胀,因为只有膨胀的债务才能持续印钱。
第二个就是根据经济情况的不同,永远让存款利率低于社会投资平均收益,而因为美国必须每年给经济注入“钱”导致这个社会货币越来越多,投资收益注定逐渐下降,所以美国的存款利率就必须逐渐下降。
这两个操作是不容于正统资本主义的,是美国这个资本主义左派的创新,但这一招完美解决了工人没有“钱”这个东西去买产品的问题,唯一隐患是那年复一年膨胀的巨大债务,目前美国每年的财政收入20%都要拿去还国债利息了,但只要这个游戏还玩得下去,那就不会出问题。
就算几十年后炸了,那美国也靠这个辉煌了一百多年,总比正统资本主义二十年不到就要炸一次要好得多吧。
美国的这种改良手法没有从根源上解决问题,但拖延和隐藏了问题,这直接导致美国统合了资本家和工人的全部力量,做到了既让资本家努力工作又让工人努力工作且不出现经济危机的奇迹。
但苏联那边因为消灭了资本家,只统合了工人的力量,导致资本家全部不工作了,只有工人在努力工作。
换言之,从统战工作角度考虑,美国其实做的比苏联好。
时间长了之后,苏联的国力就跟不上了,因为国家缺失了一部分人的力量,偏偏这部分人还是很精英很有创造力的那一群人,最后苏联就被美国拖垮了。
美国的做法确实有隐患,确实早晚会炸,但在美国死之前就已经把苏联给熬死了。
胜者为王,因此美国的模式确实优于苏联的模式。
马克思最初提出的消灭资本家的思路是为了解决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这个确实可以解决经济危机的问题,但也确实有着让国家失去资本家力量的副作用,从发展国力的角度来看不如美国那种可以同时统领资本家和工人力量的模式。
因此苏联模式确实有问题,但这并不代表美国模式没问题,更不代表资本主义没问题。
美国是依靠不断的给资本家喂“钱”来保持其工作积极性的,但同时又必须保证喂给资本家的“钱”会被他们自愿全部拿出来投资。
所以美国必须定期向国家经济系统中注入额外的“钱”来保证社会平均投资收益,同时不能让存款的收益高于投资的收益。
否则的话资本家手里就会迅速有大量的钱,工人手里就会严重缺钱以至于最后买不起产品,然后引发经济危机。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我国采用了社会管控的办法解决问题,能这么干是因为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
疫情管控会导致市场经济彻底失灵,钱和物资在那种环境下会脱钩,钱并不能买来物资,物资也不一定能换成钱,我国有自己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美国没有,所以美国只能放任病毒传播,不敢进行任何的社会管控,否则整个社会将直接崩溃,引发比病毒传播还要恶劣的多的后果。
但因为民众害怕病毒,自发进行居家躲避,整个美国的经济运转出现了阻滞,钱的流速大幅下降,各种投资大幅减少,如果不管马上就会出现经济危机。
为解决这个问题,美国的做法是印钱发给民众,因为只要老百姓手里有“钱”这个东西去购买产品,经济危机就不会出现,而这个社会总体来说是根本不缺物资的,所有人都是只需要“钱”这个名头去干活而已。
但用力过猛,老百姓手里的钱太多了,各种疯狂的买买买,投资收益也拉高了,资本家疯狂的各种投资,一时间美国各种繁荣但通货膨胀迅速上升。
经济危机的发生是因为老百姓手里的“钱”太少了,所以美国需要不断的透支国本玩债务游戏去维持老百姓手里有足够的“钱”。
而疫情后的通胀证明美国老百姓手里的“钱”太多了,当初的决策者病急乱投医,制定的政策有问题,美国虽然国本雄厚但也不是这么糟蹋的,这些国本省着用还能维持债务游戏很久,不能就这么浪费了。
所以美国需要把老百姓手里的“钱”给收回来。
收这个钱的任务并不是美国政府来干,也不是美联储来干,因为这是一个天量的资金,收不起。
整个社会有本事把美国老百姓手里的“钱”给收回来的,只有资本家。
把之前延缓经济危机发生的逻辑和手法反过来用,资本家这个貔恘就会拒绝把手里的“钱”给换成股权债权物权,然后“钱”就会在资本家手里迅速的积累,但资本家并不消费。
持续一段时间之后,老百姓手里的“钱”就会迅速减少,然后没钱消费产品,然后通胀就下去了。
资本家的能力是强大的,老百姓手里的“钱”的下降速度是很快的
但这种情况显然也是不可持续的,否则的话世界上也就没有经济危机这种东西了,美联储必须预判通胀的下降速度,在老百姓手里的“钱”的数量下降到危险程度以前把利率降到合适的水平,因为降息也需要时间,不能一口气从5%降到2%,这个降息没有几年也降不完。
各路资本综合考量的结果,是认定美国将在2024年一季度左右开始降息,所以2023年12月份各路资本开始疯抢美国国债,导致国债利率持续暴跌。
降息才是主流,让资本家觉得拿各种投资权益比拿钱更好才是主流,这两年的加息才是特殊情况,是违逆美国根本体制运转规则的,只是在特殊情况下应急使用,所以不可能长久。
美国的这种做法是左派资本主义,他们采用这种方式来凝聚全国所有人的力量。
现在很多学者走了极端路线,右派们天天念叨着哈耶克,把公有制喷的一无是处,言必称自由市场经济,鼓吹全面私有制可以解决一切问题。
而左派们则抱着马恩经典,说私有制是万恶之源,资本家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该死,把这些人都拉去吊路灯就能让国家直接富强。
但事实上这个世界上是存在能够既让工人努力工作,又让资本家努力工作的巧妙制度的,美国人把这个叫金融魔法,又叫货币幻觉,实际上就是利用幻觉忽悠那个只要“钱”的资本家。
是骗局但也不算骗局,人家美国用这个手段辉煌了一百多年都没出事,还熬死了苏联,足以证明这是一套很有效的社会管理办法。
资本家不就是要钱嘛,给他不就完了,他要是不消费那这个所谓的钱就是废纸一张,他要是消费那更好,整个经济都畅通了,再也不会被这些貔恘们给憋得经济危机了。
有了钱之后,资本家就兴冲冲的一天工作12小时,每周工作7天,比公司的劳模还劳模,然后还不花钱不消费,只要他们不花钱那就相当于给社会打白工。
中国则是汲取的苏联和美国的经验之后自创了一套体系,这套体系实际上是既要发展公有制也要发展私有制,国企私企各干各的事情,调动所有人的工作积极性。
美国的所谓金融魔法和货币幻觉我们也在用,我们也在用“钱”来忽悠资本家努力干活,这一套早晚会出事,因为幻觉永远是幻觉,但我们这一招失灵的时间肯定比美国晚,因为美国比我们早用了一百年。
而在货币幻觉失灵之后,美国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资本家是美国的领导阶层,一旦没办法用钱来忽悠资本家努力工作,整个美国将陷入群龙无首的巨大混乱,社会分工直接解体。
但中国不一样,我们有两套社会体系,当货币幻觉这一套玩不下去,没办法忽悠资本家努力工作之后,我们的社会分工不会解体,也不会陷入巨大混乱。
这一点在疫情封控阶段得到了完美的证明,在当时连钱都彻底失效的时候我们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能重新组织物资的供应,重订了另一套社会运转规则暂时运行,当时的资本家都被封在家里出不来呢。
这样的社会运转规则在效率上是肯定要低于资本家和工人一起努力的社会状态,但能给社会托底。
一旦将来某一天债务无限膨胀的手段玩不下去了,所有债务要彻底清算才能重开一局,那这个清算过程也要十几年之久才能完成,美国是熬不了这么久的,我们不会,因为我们已经验证了在钱完全失效的情况下我们依然能保证最基本的社会物资运转,而生产能力我们中国一点都不缺。
就这一轮货币幻觉而言,美国的底蕴还没耗尽,还能继续玩下去,这一轮货币收缩让全球的资本家和中产都很难受,那明年一季度之后大家就不会继续那么难受了,转折点即将到来。
货币幻觉虽然是幻觉,但这个幻觉确实让人很爽,明年全球还可以接着爽。
而这一轮货币幻觉的最终阶段什么时候爆发没人知道,因为这个取决于美国总统们掏空美国底蕴的速度有多快,但欧美自家经济领域的所有学者都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因为债务膨胀不可能无穷无尽的持续。
但可以肯定的是,当货币幻觉破灭,进入重新洗牌的黑暗十年的时候,美国必定会陷入经济危机,而我国不会。因为美国离开了金钱规则和努力工作的资本家之后就没办法维持社会物资运转了,但我国具备另一套不以金钱为准的社会物资调配能力,哪怕货币完全失灵作废都能维持社会基础秩序,熬那黑暗十年会比美国轻松很多。
这个在我看来就是那个最大的转折点,会发生在未来且必定发生。

[远方青木]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