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2020年的华为与2024年的中国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

华为是怎么走出绝境的?在这个过程中,华为的决策者是怎么考虑问题的?

1 2018年12月,孟晚舟在加拿大转机时被加拿大警方逮捕。 2019年5月,华为被列入实体清单。虽然美国当时已经把管辖权力延伸至不在美国注册的晶圆厂如台积电、三星,但在19年5月的制裁中,对华为的非美国供应商,如果产品中的源于美国技术含量比较低(低于25%),可以继续给华为供货。2019年12月,美国又把技术含量比下调到10%,但台积电的7nm产线中的美国技术比例低于10%,仍然可以供货。2019-2020年,华为并没有被美国搞死,在国际市场上仍然能够获得美国技术含量比较低的半导体产品。 2020年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修订外国生产直接产品规则(FDP),将基于基于美国软件和技术得出的半导体设计、基于美国商务部管制清单中(CCL)的半导体生产设备所制造的芯片,全部纳入出口管制范围。那怕你的产线中有0.1%的美国技术,也必须遵守美国的出口管制。 2020年8月,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在实体清单中新增38家华为附属公司,并修订外国生产直接产品规则(FDP),在产品范围上扩大到任何产品(2020年5月的禁令仅涉及半导体和集成电路),并明确实体清单中的华为及其附属公司作为购买者、中间受托人、最终受托人、最终用户都受出口管制。 从2019年5月开始,美国朝令夕改,连续修改政策,怎么改、改多少次不是重点,重点是一定要把华为整废、整死。 2020年8月政策宣布后,台积电、英特尔、高通、联发科、美光等芯片大厂都相继宣布,9月15日后将无法继续为华为供货。甚至中国自己的芯片代工厂中芯国际也委婉表态“绝对遵守国际规章”。

2 即使是华为和任正非先生,对美国制裁的严厉程度,也是认识不足的。 2019年6月,美国刚开始制裁的时候,任正非先生在采访中这样回答:

任正非:......我们和美国政府的沟通,各个管道都在进行。因为美国是一个法治国家,我们在法庭里沟通,就是在和美国政府沟通。美国政府出具证据给法庭,我们也出具证据给法庭,让法庭来判断我们是有错,还是没错,还是错多少,做出裁决,这才是最主要的问题......

任正非:美国的历史长河是非常长的,现在发生的一些事情只是短短的一个小插曲,不代表美国的整个历史,所以我们对美国的尊敬不会改变,不会因为我们受了一个挫折就改变......就像我们小时候,爸爸妈妈也打过我们的屁股,但是我们不会恨爸爸妈妈的,为什么?我们和爸爸妈妈几十年相处,他打我们屁股的时候就十几秒钟,不能因为十几秒钟就和家庭关系产生断裂。所以,美国现政府打击我们一下,下一届的总统也不知道是什么想法。

2019年6月,华为和任正非先生,还是相信美国的法律和法庭,还是认为美国的态度会发生改变。 2020年7月和12月,任正非先生的两次采访,已经充分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任正非:......想点燃5G这个灯塔,但刚刚擦燃火柴,美国就一个大棒打下来,把我们打昏了,开始还以为我们合规系统出了什么问题,在反思;结果第二棒、第三棒、第四棒……打下来,我们才明白美国的一些政治家希望我们死......求生的欲望使我们振奋起来,寻找自救的道路。无论怎样,我们永远不会忌恨美国,那只是一部分政治家的冲动,不代表美国企业、美国的学校、美国社会。我们仍然要坚持自强、开放的道路不变。你要真正强大起来,就要向一切人学习,包括自己的敌人。

任正非:......在美国的一波又一波严厉的制裁下,使我们终于明白,美国某些政客不是为了纠正我们,而是要打死我们......

任正非先生说的很对,美国的制裁,目的不是纠正华为,而是打死华为。 当然,也没必要忌恨美国。除了极少数人,任何一个国家的政治家,都会站在自己国家利益考虑问题。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对华为都没有深仇大恨,但打压中国,打死华为,符合美国的长期国家利益。美国政客打死华为,是为了美国的国家利益,站在美国的立场,确实也无可厚非。

 3 2020年,当时舆论场上的主流声音是什么?是华为已经完蛋了。 BBC撰文称:在不少分析师来看,这一禁令打击力度之大,如果不是判华为死刑,也相当于判死缓。认为不仅是占华为总营收54.4%的消费者业务受损,其5G等业务也面临风险。因为华为海思设计的服务器芯片鲲鹏系列、5G基站芯片天罡系列、5G终端芯片巴龙系列,以及人工智能芯片昇腾系列都因禁令受到影响。 BBC认为:华为旗下的产品,从手机、5G基站,再到服务器,甚至各种物联网设备,无不仰赖芯片。对于一家硬件为主的科技企业而言,没有芯片就没有产品,没有产品,企业也不复存在。 如果华为是一家上市公司,2020年这次制裁,对股价会有什么影响? 可以看看中兴通讯的例子,2018年4月16日,美国宣布重启出口禁令,2018年4月17日,中兴通讯就停牌了。2018年6月7日达成和解协议,6月13日复牌。复牌当天中兴H股跌了42%,随后几天继续下跌,从停牌时的24元,最低跌到9元。A股则是连续八个跌停,从30元跌到13元,最低跌到11.42元,跌掉60%。 中兴通讯和美国达成了和解协议,股价都跌了50%。华为这种没达成和解协议,股价会跌成什么样子呢。跌掉50%是起码的,跌掉80-90%也不是不可能。 美国制裁,对华为的业务的影响相当大,华为的收入跌了20%,从2020年的8914亿,下跌到2021年6368亿,对扣非利润和现金流的影响更大。 对一个企业来说,负面黑天鹅袭来时,团队会不稳定,信心会不足,优秀骨干会流失。对丧失信心的员工来说,跳槽是很简单的事情,竞争对手也会挖人。 当时,即使最乐观的人,也只是认为华为能坚持下来,能活下来。我算是很乐观的人,但也万万没想到华为能做到今天这个地步。新一代的麒麟芯片做出来上线了,杀进了汽车行业,已经成为汽车业举足轻重的力量。2020年被认为已经胎死腹中的升腾AI芯片,已经成为了国内最好的AI芯片之一,被多家互联网大厂采购作为英伟达的国产替代品。EDA、ERP也实现了国产化自主化。 如果有一天中美真的脱钩,华为及华为产业链今天积累的这些技术,对中国的重要意义,再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4 华为在2020年遇到美国制裁这样的重大黑天鹅冲击,采取了什么样的应对策略呢? 华为不是上市公司,不需要在乎股价下跌。但即使华为是上市公司,股价暴跌,我相信华为也不会太在意。华为可能会象征性的做一些回购,但不会把宝贵的现金用在支撑股价上。没有人希望股价跌,但跌了也没办法,在意也没用。如果未来不打算从资本市场上融资,股价涨跌,对公司来说,其实无关紧要。 与股价下跌相比,更应该关心的是收入下跌,华为也想一切办法开源,开辟新业务,寻找新机会。汽车行业也算是华为寻找的一个新领域。 比收入开源更重要的是选择性节流,是收缩,储备子弹。2022年,任正非先生做了一个内部讲话,题目是活下去是主要纲领,在市场上的收缩要坚决》。

在这样的情况下,华为对未来过于乐观的预期情绪要降下来,2023 年甚至到 2025 年,一定要把活下来作为最主要的纲领‍‍活下来,有质量的活下来.....

‍‍如果按计划在 2025 年我们会有一点点希望,那么我们要先想办法度过这三年艰难时期,‍‍生存基点要调整到以现金流和真实利润为中心,不能再仅以销售收入为目标。‍

市场收缩要坚决:理想从“全球化”转为“活下去”。财务要做好现金流的规划,危难时期主要是要造血,‍‍

在战略关键机会点上,生存危机点上,我们可以不惜代价投入,‍‍但在非战略机会点上不能乱花钱。

未来我们是竞争对手,你们可以拿着“洋枪”、“洋炮”,我们拿着新的“汉阳造”,新的“大刀、长矛”,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华为壮士断腕,卖掉荣耀,保证现金。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华为的资产负债率从2019年的65.6%,下降到2021年的57.8%。如果仔细看华为2020-2022的年报,华为这三年其实还是非常艰难的,毛利少了400多亿,研发费用却增加了200多亿。看经营性现金流从2020到2022年的变化,更能感受到华为这三年的如履薄冰。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宁可壮士断腕,也没有减少研发费用的投入。 卖掉荣耀给华为争取了时间,获得了现金,但最终华为的逆袭,还是靠技术的突破。 华为不惜代价投入的是什么?是战略关键机会点,生存危机点。是研发,是技术突破,一个个定位卡脖子的卡点,一个一个点的突破。是把新的“汉阳造”,新的“大刀长矛”造出来。 2020年,华为的优先级是:

  1. 加大研发投入,突破卡脖子,保证生产和业务能突破制裁正常运转。
  2. 储备更多的子弹,削减成本,保证现金流。
  3. 旧的市场因为政治原因不好搞了,尽可能开源,开辟新市场。
  4. 增强员工的信心,防止团队流失。

至于外界对华为的看法,华为公司的估值,华为决策者并不是不关心,而是关心也没啥用。 当然,如果华为是一家美国公司,公司管理层的收入和股价息息相关,情况可能就不一样了。那时,拉高股价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宁可借钱回购,也要拉高股价,毕竟,职业经理人也就干几年,拉高股价,变现期权,现金落袋最重要。离职后,企业变成什么啥样关我屁事。之前写过一篇关于波音的文章,在公司经营状况并不好的情况下,宁可借钱,也要回购拉升股价。 这种做法正确吗?

5 2024年的中国,目前面临怎样的局面,明眼人也都能看清楚。 该讲的也都讲了。任正非先生对美国的看法,从2018年开始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中国决策者的看法同样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华为领导层在面临危机时,抓主要矛盾,就是解决生存问题,解决卡脖子问题。 那么,大家想想,今日中国决策者心目中的主要矛盾,生存危机点是什么?显然,既不是房价,也不是股指。 Mate 60Pro的芯片哪里来的,问就是从松山湖底下捞起来的。我能说的就是,并不是中芯国际生产的,要是中芯国际生产的,美国人早对中芯国际就下手了。华为之前并没有芯片生产业务,这个芯片的诞生背后的力量来自于何方呢?中国的芯片制造厂并不只有中芯国际。 该说的都说了。还看不懂2024年的中国,就自己再想想吧。当然,你可以认为到目前为止的这些决策是错的,认为主要矛盾也没找对。尊重你的意见,尊重你的选择。 从2020年的制裁,到2023年底Mate 60的上市,华为用了三年多时间,期间也付出了巨大代价。制裁给华为造成损失估计是数千亿级别。中国站直不跪,最终走出美国的围堵,估计需要更长的时间,十年,十五年,二十年?这个过程也必然付出巨大的代价。 谁是谁非,谁对谁错,也许得再过十年才能看清楚吧。

[西西弗评论J]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