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桀骜不驯的马斯克是如何被犹太资本逼着服软的?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

中国人应该重点关注一下,马斯克是如何被犹太资本逼着服软的。这对于了解美国的真实运行方式,很有启发意义。

2024年1月22日,马斯克带着小儿子去奥斯维辛集中营接受现场教育。从集中营出来后,他做出了重要表态:“我是一个有抱负的犹太人,必须解决反犹太主义的问题。“

马斯克最近还做过这样的表态:“我三分之二的朋友是犹太人,我的犹太朋友是非犹太朋友的两倍,所以我有时会疑惑,‘我是犹太人吗’?我是犹太人,我渴望成为犹太人。”

这些话对比他之前的表现,变化还是挺大的,他的这些变化,被很多人认为是向惹不起的犹太人低头。

美国是被资本控制并且按照公司管理运行的国家,犹太资本和盎萨资本是主要的大股东,犹太资本话语权要更大一些。

因为西方的资本主义在走下坡路,用透支未来的方式继续做大蛋糕,也遇到了瓶颈,所以对于存量财富的争夺更加激烈,原来大家还遵守的规矩开始被一一打破,政治玩家们越来越不装了,背后的游戏规则也越来越浮出水面,美国的大股东之间也开始公开斗法。比如最近的萝莉岛事件,就把很多原来深藏的暗黑规则暴露在阳光下,即便只是初步的,但也足够惊人了:原来犹太资本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控制政治和社会精英的。

马斯克在中国有众多粉丝,他甚至被当成了人类向未知领域挑战的代表,就连马斯克的星舰试飞失败,都得到了非常寻常的赞美与鼓励。

马斯克对美国上上下下严格遵守的“禁止反犹”的规则,曾有点不以为然,让大家觉得资本大佬里面总算还有不服犹太资本的角色。

但马斯克这次帅不过三秒,就挺不住了。最近马斯克通过不同方式向犹太低头、道歉,表明心迹,被认为是想得到犹太资本的谅解。

“禁止反犹”在美国成了谁也不能碰的天条。那些所谓的言论自由,在“禁止反犹”面前,啥都不是。

总统可以骂(但好像现在也不能随便骂了),因为总统本来不是我们中国人理解的最高决策人,那最多只是个阉割版的公司总经理,搞不好还只是个大堂经理的角色。一些本应属于政府范围内的重要权力,比如货币发行权,都被分出去了。美国总统虽兼任三军总司令,但美国军队的指挥权是不是掌握在美国总统的手里,其实是个很大的问题,这方面的例子就太多了。特朗普就曾发现他指挥不了军队。

总之,你只需要明白,在美国绝对不能骂真正的老板,这就是“禁止反犹”的真正涵义。

除此之外,你也不能随便反对华尔街的金融统治。次债危机之后,一些美国人以为自己真的享有政治自由,搞“占领华尔街”运动,结果被抓的抓,跪的跪,死的死,有的死后多少年尸体才被发现。

在美国,不允许挑战资本的统治,在资本里面,尤其不允许挑战犹太资本。因为资本也是分等级的,犹太资本站在资本的金字塔尖。所以“禁止反犹”谁碰谁倒霉,这就是美国真正的“政治正确”。其他的政治正确在这条规则面前,什么LGBT等等,都不值一提。

所以,真实的美国,和知音、意林给我们描述的美国,完全不是一回事,后者是带着超级美颜效果的。

萝莉岛事件,让我们认识资本控制下的世界有多少我们想象不到的黑暗。马斯克这件事,又给了我们观察美国,可透过美国那些外面涂层看到美国内在真相的机会。

马斯克是纸面上的世界首富,买个网站就能花几百亿美元那种。他桀骜不驯的性格,这次因为一句话而触怒了犹太资本,这才两个回合,马斯克就变成连两根硬骨头都不配拥有了吗?

马斯克做了什么对犹太人大逆不道的事情了吗?并没有。不过就是2023年11月15日,X上一个声称犹太人正在针对白人实施“大取代计划”的帖子,被马斯克点赞并评论“说出了实际真相”。

这就引发了超出马斯克想象的轩然大波。

犹太人控制的媒体炮轰马斯克,这倒不奇怪。

白宫也第一时间站出来谴责马斯克“助长反犹主义”,违背了美国人的核心价值观。

苹果、迪斯尼等美国大公司宣布暂停在X投放广告。

马斯克是早就道过歉的,称那是他发布的“最糟糕的帖子”,其中包括许多“愚蠢的信息”。

11月27日,马斯克还去了以色列访问,而且在访问之前,马斯克就承诺“不经以方允许不启动星链”。在见过以色列领导人后,马斯克表态称,以色列别无选择,只能“摧毁哈马斯”。

尽管马斯克公开表态说访问以色列并非是“道歉之旅”,但明白人自然明白这次去以色列没那么简单。

马斯克作为世界首富,当然是要面子的。从以色列回来,马斯克还比较刚,11月29日公开回击“如果有人试图用广告来敲诈我怎么办?用钱勒索我?滚蛋吧。别做广告了!”。

虽然去了以色列,但这样的态度,应该是很难获得通过犹太资本的原谅。

从这些过程也能看出,马斯克绝对不是一个肯屈服的人。

马斯克又去了奥斯维辛集中营接受再教育,这就不能再说跟“认错”无关了。不知道这段时间马斯克究竟受到了多大的压力,这些压力恐怕仅仅用X广告的收入减少无法解释。

马斯克最近一段时间也表现得尤其善变和容易情绪失控,不知道是不是在压力和不甘之间艰难选择导致的心态变化。

美国是个特别“神奇”的国家,发生什么离奇的事都不奇怪。

从几任美国总统被枪杀,到爱泼斯坦被自杀。类似手段在美国都快成了解决刺头的常规操作了。仅仅一个希拉里的“邮件门”,用各种稀奇古怪的死法死了多少个?

马斯克也说过一句话,"如果我自杀,那一定不是真的。"

特朗普那么口无遮拦的人,在对待犹太人的问题上,也不敢造次。

可见,美国已经被犹太势力控制得多么严密。

美国在中东,被以色列挖坑,往里面拽,美国也不得不一步步走进去。连美国原来针对中俄的战略主攻方向都顾不上了。

所以,我们看到美国这样一个超级大国,在犹太人面前卑微的样子,就知道我们必须坚持一个底线:可以利用资本发展经济,但绝对不能让资本控制我们的国家。一旦被资本控制,就等于被犹太资本控制。

要防止这一点,除了在政治上要保持清醒,还必须有强大的国有经济,坚持公有制的主体地位。

否则,光凭私有资本,我们是斗不过犹太资本的,早晚会被各个击破。

看看马斯克面对犹太资本的表现,就知道,在犹太资本面前,私人资本是没有什么胜算的。

不光是马斯克,看看美国,因为没有强大的国有经济控制经济命脉,政府很难不被资本驯服。

只要资本说了算,最后就一定是犹太资本说了算。那些极端自由主义,最后的最大获益者一定是犹太资本。我们感觉到危害性特别大的自由市场学说,其实最能反映犹太资本的利益。那么荒谬经不起现实验证的自由主义理论假设,竟然能够成为各个国家的经济显学,这背后得有多大的力量在推动。

自由主义与社会主义最大的区别,就是对资本控制国家和社会的态度有着截然的不同。自由主义认为资本控制社会的自由市场才是最理想的形式,社会主义者认为那是最坏的丛林状态,对社会大多数人是最大的不公平。

现在那些中国的“自由派”学者想尽各种办法,抹黑公有制和国有经济,对华为等最优秀的中国民营企业被美国制裁而不敢批评,却打着民营企业的名义,变着法要继续私有化,他们最终代表谁的利益,不是很明显吗?

自由市场经济的拥趸为什么恨国党比例那么高?因为这本来就是为了出卖自己的国家而创造的理论体系。看看米莱出卖阿根廷,多么坦然。

猜猜谁才是米莱心中最适合的阿根廷买家?他上任之后,第一站是去美国访问,重要安排就是去皈依犹太教。米莱明知道以色列最近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向以色列示好。所以,这就是上面那个问题的答案。

只要去看看米莱的改革措施中,要把劳动者的试用期从三个月延长到八个月,就知道米莱的改革根本不是为了阿根廷的老百姓日子过好。

把乌克兰祸害成这样的泽连斯基,也是犹太人。

现在,纸面上的世界首富,也要宣誓渴望成为一个犹太人。

可见这个真实的世界是控制在什么势力手里。

犹太资本是可怕的对手,不仅仅是犹太资本实际控制了美国这个壳,而且,他们最擅长对目标国家进行渗透,慢慢地实现控制。

近代史几百年,犹太资本就通过这种方式在很多时候影了历史进程。美国在这方面的教训我们要汲取,对犹太资本的各种渗透保持最大的警惕。

[明人明察]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