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甚至对电影都产生怀疑的时候,「冈仁波齐」反过来给了我一种可能性| 张杨 一席第511位讲者

  • by

张杨,导演,代表作《冈仁波齐》《昨天》《洗澡》《爱情麻辣烫》。

我突然一个人在大理的时候,有时候坐在洱海边上,看着苍山的落日,其实脑子里还是要问自己那些特别大的问题。为什么拍电影?电影到底对我意味着一些什么?我要拍什么样的电影?怎么拍电影?这些问题就变得非常严肃也非常紧迫。

通往冈仁波齐的路

张杨

大家好。我是电影《冈仁波齐》的导演张杨。

这个题目《通往冈仁波齐的路》,其实是我写的一本书。可能在下一部电影《皮绳上的魂》上映的时候,书也会同时出版。今天主要就是聊一聊这两个电影是怎么拍出来的。

真正的缘起可能是1991年,我上大学四年级。那时候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是五年制,四年级的时候,我们有三个月的时间实习。我自己就决定去做一次一个人的背包旅行。

那时候父母还是非常支持,给了3000块钱。我一个人就背着个大包,从青海到新疆,从新疆南疆一直坐车到西藏。那次旅行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它改变了我很多人生态度。

那3000块钱,我用了1200块买了各种纪念品回来,实际上真正花在路上的可能是1800块钱。这1800块钱,每天基本上就是住在最便宜的小旅店里面,那时候可能就是四人间、五人间这样的小旅店。

除了长途汽车以外,主要就是搭各种顺风车,比如运粮食的车、运盐的车、收棉花的车。各种各样的交通工具变成你最主要的旅行的方式,当然徒步也是一个常态。

其实这个过程给了我一个非常好的感觉。我带了几本小说和十几盘磁带。那个年代流行的是walkman,我以前比较喜欢摇滚乐,所以就带了十几盘磁带。每天基本上坐在长途车里面,听着walkman开始想自己内心的一些事。

我觉得一个人的旅行给我的一个最大的感受,是你有非常多的时间去和自己对话。所以会提出那样非常大的问题:我到底要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我到底是一个什么人?我将来要怎么样?

在城市里的时候,有时候你也许没时间去想这些事,但反过来在那一条真正的旅行的路上,这样的问题就会不断地出现在自己的脑子里边,也会真的试图去解答这样的问题。当然这个问题肯定是没有答案的,你自己根本不知道该往哪儿走。

同时,一个人的旅行它确实开阔了人的眼界。因为我上小学、中学,一直到大学都在北京,就一个西城区加一个东城区,就这么一个小范围,你的生活轨迹好像也都没离开过这个城市。当你突然走到这样一个广阔的天地里边,给你的感触震撼是非常大的。

1991年这次真正的旅行之后,离毕业还有一年多的时间可以去拍纪录片。那时候其实最有意思的就是你可以去选材选题,没有人规定你拍什么。

我那时候选的所有题材基本上都是以藏区为主,比如甘南的藏区、青海的藏区、黄河源头、长江源头这样的地方,包括云南的怒江,甚至缅甸的佤邦,它就变成了你个人的兴趣和爱好。实际上我那时候拍这些纪录片的时候就知道,可能早晚有一天,我会去像西藏这样的地方拍摄我自己的电影。

后来到了1998年,我拍了电影《洗澡》。

《洗澡》是四个关于洗澡的故事,其中的一个故事是跟西藏有关系的。

《洗澡》西藏部分剧照

我们是1998年11月去的纳木错湖,11月份在西藏已经很冷了。那时候我自己觉得还是有经验的,因为之前去过很多次藏区,知道生病,包括感冒,在这样的高原还是非常危险的。

我到拉萨的时候就感冒了,当时的想法是赶快休整。我们在拉萨待了三天,然后再去纳木错,我觉得那时候感冒基本上已经好了。到了纳木错,马上开始选择第一天要拍摄的演员,第二天要来拍摄。

页码: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