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铲下去,打到了商王朝保存最好最大的宫殿 | 唐际根 一席第501位讲者

  • by

唐际根,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站站长。

实际上怎么回事呢?商朝的房子倒塌了,战国的朋友到这儿来溜达,掉了一个豆把上去。问题解决了,我很开心。于是我回到考古队,我说大家不要不理我了,这个房子还是商代的。

地下有个商王朝

唐际根

在座的朋友一定知道甲骨文。甲骨文是刻写在龟甲和兽骨上的文字。我们国家的甲骨文绝大多数出自河南安阳,安阳有个遗址叫殷墟,是商王朝的都城。

我在殷墟做了20多年的考古队长。有两个国家是我的最爱,一个当然是中国,还有一个是商王朝。因为商王朝有一部分是我挖出来的,所以今天要讲的就是我跟商王朝的缘分。

我们之所以知道商王朝,是因为司马迁的《史记》里头有一个《殷本纪》。比司马迁更早还有一部书叫《尚书》,里头都提到过商王朝。但是文献里的商王朝只有几千个字,根本说不细、道不白。到底商王朝什么样子?其实要靠考古学。

安阳殷墟的发掘,是从考古学的角度第一次确凿地回答商王朝的一个开始。甲骨文记录了商王朝的王位传承,从哪个王到哪个王,而且记录了王朝都城的迁徙。这些线索给了商王朝一个描述。学术界就决定根据甲骨文的线索挖安阳,挖殷墟。这就是中国考古学的开始。

殷墟的发掘不仅仅挖到了商王朝的宫殿,也挖到了商王的王陵——就是这座墓,当然这是国民党时候挖的。

殷墟王陵区M1002

考古学家怎么样描述商王朝呢?他跟历史学家的语言是不同的。历史学家描述商王朝的时候,他可能是从第一个王商汤建国开始,一个一个拉下来,拉个菜单。

可是考古学所面对的东西从地下挖出来的,哪个文物都没有写着我是哪个王的。所以它只好根据地下埋藏的遗址,来构建一个大的编年框架。比方说上个世纪70年代,中国的考古学家就构建了这么一个商王朝的编年框架。

这个框架用简单的话来描述,是把安阳殷墟这个遗址等同于商朝晚期。而把比殷墟更早的郑州的一座商代的古城,这个城是50年代发现的,当成商代的早期。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时候,这个框架流行整个中国,也流行到美国、欧洲。

大家都说商王朝有前期后期之分,但是我读硕士生的时候,开始发现这里面的一些问题,于是我就写了一系列的研究文章。我说这个模型可能还有点问题,因为中间缺了一段。除了商朝早期——以郑州商城为代表、商朝晚期——以安阳殷墟为代表之外,商朝应该还有一个阶段,可以叫作商朝的中期。

而这个中期的地下商王朝的遗存,有可能在河南的北部和河北的南部,也就是在豫北冀南有座城。这是一个预研究,到了野外你能不能找到这座城呢?这是一个非常考验我自己的问题。

90年代的时候,我带了一支考古队,在河南安阳附近,包括河北邯郸,就是豫北冀南的这一带跑野外调查。撒开脚丫子跑,从甲村步行到乙村,提个破编织袋地下捡陶片,挨个村找。

有的时候在豫北地区,一个黄土地带的断崖上,一铲子下去,哗啦啦掉下来一大堆陶片。捡起来一看,夏朝的。又捡一块一看,商朝的。就这样慢慢地把这些地下的文物积累起来。

除了这个之外,我们还要靠一种非常特别的手段:洛阳铲钻探。在座的知道,洛阳铲是盗墓贼发明的。你还别说,这个东西很好用。安阳考古队是中国最大的一个考古队,也是最早的一个考古队。我们考古队建国之初收编了一个盗墓贼,因为他功夫特别好本事很大。

我刚去的时候,老先生根本都不正眼看我。老先生姓商。后来我跟他说,我说老商你干吗不看我呀?老商操着一口河南话,说:你们不中。

我说怎么不中?他说你们这帮科班考古的,打一铲下去把土带上来,要摸一下,看一下,掰开,才知道地下有什么东西。他说那时候我盗墓,黑灯瞎火的,我怎么可能掰开看呢?我就是全靠手摸,一摸我就知道底下有没有墓葬。商先生后来去世了,他为北京大葆台汉墓的勘探做出了巨大贡献。

这是我们钻探时候的一张工作照。其实很简单。我教你们盗墓,洛阳铲打下去,带上来土。

这块土,一层一层的,看着比较硬,这是古代的人在那儿盖了个房。

页码: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