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薇:这就是我这么多年这么较劲去做一些不容易听懂的音乐的原因 | 一席第490位讲者

  • by

从刚刚开始做音乐,其实我就已经树立了一个自己的信念。那个年代,大家认为流行音乐是登不上大雅之堂的,在音乐学院,它会认为你是不务正业的。但是我没有这种想法。

我认为只要是音乐,它只有好坏之分,而没有种类上的所谓你更高级或者它更低贱。其实古典音乐里面也有很多垃圾,流行音乐里面也有很多艺术品。我想做的是流行音乐里面的艺术品。

这么多年来,我秉持着这样的一种态度去创作,所以我从来没有在写歌之前去想我能不能把这个歌写得耳熟能详一点,能不能让大家学得快一点。实际上是可以走这样的捷径,但是我觉得那就违背了我的初衷:我应该表达个性,而不是去追求某种有利益的共性。

其实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随便看一下都知道每个人长得都不一样,我们的基因也是不一样的。但是为什么一到流行音乐的时候,大家就说我们要听一点同样的东西?为什么?

既然我们每一个人都不同,就应该把每个人的不同展现出来。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这么多年、这么较劲去做一些似乎大家认为比较不容易听懂的音乐的原因。

非常幸运的是因为我可以创作,我发现了一些创作给我们带来的,应该算是奖赏吧。其实写完一首歌,这首歌出去了以后就不受我们自己控制了。它就像自己长了翅膀一样,它会找到自己的知音,它会飞入别人的生活。

比如说我出的第一张专辑里面有首歌叫《断翅的蝴蝶》,是三宝作曲,黄小茂作词的。

可能很多年轻一代没有听过,但是对于70后来讲,很多人都很熟,他们也特别愿意跟我说起这首歌。有的时候我也很纳闷,我说这首歌在我这儿已经翻篇了,我不记得了。他说不不不,我就记得你这首歌。为什么?

其实我后来才明白,因为在听这首歌的时候,他可能正在上大学,然后他有一段恋情,正处于多愁善感的人生阶段。所以我这首歌跟他当时的人生故事,和当时他看到的这个城市的背景融为了一体。

所以我觉得音乐很有趣,如果说我们每一个人的一生是一部电影的话,可能《断翅的蝴蝶》就成为我这个朋友的那一段的配乐。所以我说这是创作带来的一个奖赏,是非常有意思的。

还有好几个这样的例子。我们可以听一下《冬天来了》。

这首歌是很多人很爱听,但是又特别害怕听。因为真的挺惨的一首歌,我自己也很怕听。有一个歌手,我就不说名字了。他有一次见到我就说,哎呀,丁薇,我找机会一定要听你再唱一遍《冬天来了》。我说为什么?

他说你知道吗,我当时听你这首歌的时候正住在一个破出租屋里面,工作也丢了,女朋友也走了,我觉得已经快活不下去了。每天我就反复地听这首歌,然后越听越觉得自己很惨。所以现在如果我再给他唱一遍这个歌,他就立马会回到他的出租屋里面,会想起当时所有的场景。

其实我也类似。因为写这首歌的时候,我刚刚大学毕业,从上海到了北京。跟大多数北漂的人差不多,也是住在一个筒子楼里面。当时我正在跟大地唱片闹解约,属于自己把自己冷藏了,所以没有什么收入,前途一片渺茫。

当时最惨的事情,一个是每个月为交房租发愁,还有一个就是我父亲当时查出了癌症,可以算是四面受困。我是南方人,那是我第一次在北京过冬天,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在北京过过冬天。如果你的生活很惨的话,你会觉得很恐怖。

页码: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