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薇:这就是我这么多年这么较劲去做一些不容易听懂的音乐的原因 | 一席第490位讲者

  • by

这段音乐就是我和林朝阳为《人间正道是沧桑》写的一段配乐。为什么放这段音乐呢,一方面是向大家汇报一下。我从2007年到现在写了大概有40多部的影视剧配乐,其中《人间正道是沧桑》是比较重要的一部。

这部戏播出以后,就有很多导演和制片人来找我们,说你们写得太好了。后来我又写了电影《失恋33天》,电视剧《蜗居》《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相爱十年》《你是我兄弟》,很多很多,一共40多部吧。所以这十年基本上都是在做配乐。


一席现场版《普希金》(《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主题曲)

做配乐让我在创作上又有了一大块的进步,让我又找到了一种可能性。因为以前我写流行歌的时候是完全很自我的状态:我今天有感觉就写,明天没感觉我就不写,是什么感觉就是什么感觉。

但是配乐,第一它是有时间限制的。在规定的时间里面,你一定要写出这么多的好的音乐。而且你的情感来源是片中的人,不是你自己。

刚才那段音乐,实际上是《人间正道是沧桑》里杨立青跟瞿霞在瞿霞坐牢八年之后再见面的一段。当时这两个人的表演让我觉得非常地感动,然后我写了这段旋律。实际上是想把他们心里说不出来的话用音乐来表达出来。

所以我又学会了一个功能,就是怎样跟别人感同身受。实际上他们的表演先感动了我,我再用这个音乐加上他们的表演去感动观众。我觉得这对我自己的创作是受益匪浅的,而且也因此,我留下了很多很好的音乐。

以上就是我这一部分创作的一些心得吧。有的时候我接受采访,会有一些特别好心的记者,他们会出于同情地说:丁薇啊,我真的觉得你挺不容易的,你看你一直在坚持。

我就特别不给面子地说:哎哎,打住打住,我没坚持。我干吗要坚持?我不喜欢别人在说这件事的时候用“坚持”这个词。因为对我来说,如果用坚持的话,表示你不喜欢这个事情,或者说你干不下去了才要用坚持。对我来说做音乐有那么多的乐趣,干吗要坚持呢?

像刚才我说的,有的时候可能我没有词没有旋律,我就把电脑打开,从里面找音色、找声音、找节奏。可能就这点东西我都可以玩半天。我可能因为这个节奏搭上一个音色,再编排几个和声,我就把旋律想出来了,最后填了词。就像搭积木一样,其实是很好玩的一件事情。本身这件事情的乐趣很多很多,我不需要跟别人分享都可以自己在家里待一个礼拜不出门的。

还有一件事情,可能是很多不创作的人没有感受的。我们在当一个公众人物或者是当个歌手的时候,站在台上,像今天这样或者是比今天更大的台子。可能当我表演特别精彩的时候,所有人抱以雷鸣般的掌声。哇,那一刻站在台上的人一定是很爽的。他觉得自己像王一样,觉得我今天是最牛的。这种感受我也有过。的确是挺满足虚荣心的,是挺爽的。

但是还有一种感受,当我自己默默地在家工作时,我写了一段音乐或者是一首歌,我自己觉得太牛了:哎哟我怎么那么牛,我怎么能写出这么好的东西。我会把我的制作人叫来,来来来来,赶紧听,赶紧听。然后我们俩因此可能会热泪盈眶,或者去开一瓶酒。

一个搞创作的人,当你能够真的写出一个自己特别满意的作品的时候,那个满足感,绝对不亚于你站在舞台上受到千万人的欢呼。这是完全不同的一种感受。那一刹那是你的作品给你带来的,但是那种幸福感我特别愿意再尝试一遍。所以它是一个很上瘾的事情。千万不要再对搞音乐很爽的人再说坚持这个词,因为不存在。

最后想说一点。我的歌迷里有很多是想要从事这个行业的,想要搞创作的。他们有时候也会经常问我一些这方面的问题,我就只能分享一点点我的经验。

第一,搞歌曲创作的人一定要小心身体创作。什么意思呢,因为我们听说过很多很好的歌手,他们曾经写过一两首特别好的歌,但是再也没有了。为什么?就是他可能把自己曾经的一次经历五脏六腑都掏出来写成了一首歌。不聪明,你得省着点用啊。

页码: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