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薇:这就是我这么多年这么较劲去做一些不容易听懂的音乐的原因 | 一席第490位讲者

  • by

丁薇,音乐人。

当你真的写出一个自己特别满意的作品的时候,那个满足感,绝对不亚于你站在舞台上受到千万人的欢呼。那一刹那是你的作品给你带来的,那种幸福感我特别愿意再尝试一遍。所以它是一个很上瘾的事情。千万不要再对搞音乐很爽的人再说坚持这个词,因为不存在。

纪念

丁薇

我的一位音乐家朋友曾经说过一句话,他说人类的误解大多来自于语言,你看动物之间就没有什么误会。说实在话,一席这个演讲我已经前后推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因为我对于演讲这件事情实在没有信心,我觉得很难用语言去表述我的创作和音乐。

但是我觉得一席是个非常好的平台,所以我还是逼着自己准备了讲演稿。不过我还是要看点小抄才行,请大家见谅。

我先简单自我介绍一下,可能大家不一定都认识我。我叫丁薇,是一个歌手、词曲作者、制作人,还是一个影视音乐作曲。在这些众多的音乐身份当中,可能被人知道比较多的还是一个歌手。

我曾经在2004年之前出过三张唱片,近十年基本上都在幕后做影视音乐,所以很少在台前。

很多人说到丁薇都挺头疼的,因为不知道该怎么给我归类。你说你是主流的?不对,你没上春节晚会。那你是地下的?不不不,地下那些人绝对不会接纳我——他说你活得比我们好多了。我也不是那样纯粹的,像现在很多独立的民谣歌手或者是摇滚乐队。

但是我的音乐里面又涵盖了各种各样的音乐元素。比如说古典的、电子的、摇滚的、民谣的、Trip-Hop的。我的音乐里面可能比较复杂,所以相对来说,这么多年真正传唱度很高的歌、耳熟能详的歌,非常少。接下来我会说为什么是这样。

我在做流行音乐创作之前,其实是一个音乐爱好者,又是一个专业的音乐工作者。我原来一直在音乐学院学二胡,到了中学的时候才开始听流行音乐。我很喜欢,但是并没有想要去做流行音乐。

上大学的时候,有一次我的学长李泉跟我说,丁薇,我需要一个和音,你来吧。他当时已经签了台湾的魔岩唱片开始录专辑了。录音的时候,我就见到了当时魔岩唱片的负责人张培仁。

张培仁就随便跟我聊了几句。他问我是学什么专业的,我说我学作曲。因为我在大学已经改了作曲专业。他说那你喜欢唱歌,又是学作曲的,为什么没有自己写歌呢?我说好像学作曲跟写歌是两回事吧。他说你可以试一试,回去我会给你找两张唱片听听。好好好,我说。

我也没当回事。过了两三个月,他居然真的给我寄了两张唱片。而且没有想到,正是因为这两张唱片让我下定了决心,要做一个原创歌手。

这两张唱片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功效呢?因为在那之前,我跟大家一样,听到的大多数是主流的流行歌曲。可能当时最红的,像Whitney Houston、Michael Jackson,属于神一般的歌手。他们的嗓音,从很低到很高,然后高亢,你就觉得你跟他们有很大的距离。我觉得我没有那么好的嗓子,我当不了歌手,所以也没往这方面想过。

那两张唱片,一张是Tori Amos的Little Earthquakes(《小地震》),一张是Rickie Lee Jones的Pop Pop。这两个人实际上在欧美也不算是主流歌手,可能也算另类歌手。

但是我以前没有接触过这种类型。听完了以后,我突然觉得,其实我原来把流行音乐想得太狭隘了。流行音乐不是只有那一种,不是大家认为传统意义上的能高能低,好像很感人。这些只是一部分。其实流行音乐更诱人的地方在于它表达每一个人不同的个性。

正是通过那两张唱片,我才知道,喔,原来其实音乐还可以这样做。我可以不用别人的方式,用我自己创造的方式去唱我想唱的东西。所以我从大学三年级开始有了一些自己的创作,然后也很幸运地签到了大地唱片。

页码: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