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算是好的小区景观?以及我们每个人能做什么?| 刘悦来 一席第491位讲者

  • by

最近有不少朋友转发这条微信给我,说跟你们做的有点像。我说是啊。其实十年前我也在思考这样的问题,我们也做了很多这样的方案,但是没有业主买单,成了乌托邦的项目。

为什么?因为大部分业主觉得太麻烦了。因为这个要花时间、要管理,而且见效又慢。居民其实也不认为自己对空间有什么权利,或者愿意参与进来。那么我们就想要不要自己做算了。2014年的时候,我们就发起了一个自然教育的组织:四叶草堂,一个NGO。

火车菜园是我们这个NGO成立之后的第一个都市田园项目。它原来是淞沪铁路的支线,在一个创意园区的边上,旁边也有居民小区。这个地方长期荒废,里面也放了很多建筑垃圾,居民也有投诉。我们就和园区一起做了这样一个设计和运营。

首先大家可以看到,原先的土壤是非常糟糕的,不能种东西,我们就想办法来恢复土壤的活力。恢复活力的方法有很多,我们选了一种非常简单的方法:把园区附近割草的草屑、落叶,包括园林树木修剪下来的一些枯枝带过来,让它们回到土里面去。这是我们请的台湾的朴门的老师,也就是道法自然设计的老师来教社区的居民怎样培土。

经过我们培育之后,大家可以看到,这里面种了很多农作物:近处的是蚕豆,远处开黄花的应该是油菜。还种了蓝莓、桑葚等等,长势还不错。我们也第一次在都市里面收获了油菜籽,还搞了一个榨油活动。

我们在旁边做了一个雨水收集系统。我也不知道从哪来的龙虾,有一天我看到一个年轻的爸爸,带着他儿子从旁边的土里面挖了蚯蚓,然后在旁边钓龙虾,一会儿钓了半桶。

这两只鸟,大家不一定叫得出名字来,我也是慢慢地学习到的。下面那一只是白头鹎,它在吃什么呢,吃我们种的蓝莓。上面那只是乌鸫鸟,上海的四大野鸟之一,它们在吃桑葚。因为我们种了很多果树,那些鸟又来了,来的时候顺便也帮着抓了虫子。

有了这个项目的经验,我们觉得这些很贫瘠很糟糕的土壤也可以得到修复,人也能聚在一起,大家也愿意参与。所以我们有了第二个项目。

第二个项目离市区更近了,这个是在上海创智天地大学路边上,也是小区开发完之后剩下的一块地。左边是老的小区,大概有五六十年历史了。右边是一个高档的小区,是中产阶级居住的地方。实际上这两个小区之间有一些隔阂,中间有道围墙。

大家可以看到之前的样子,也是蛮糟糕的。

这是改造之后,焕然一新。

这个场景是两位小朋友在玩,玩什么呢?我们在乡下收集了一个废旧的磨盘放到这儿,水洒在上面之后会流下来,流到什么地方去了呢,流到我们的菜地去了。这两个小孩很高兴,其实她们在不知不觉当中中了一个“计”——她俩在帮我们浇水。

按照我老师的说法,设计就是设一个计,让大家在不知不觉当中帮着这个场地做了工,然后他们还很高兴。这是我们特别想达到的效果。类似这样的机关里面有很多。

我刚才说,我认为的设计可能是不知不觉当中让大家参与进来,还为这个场地做了贡献;这个场地因为他们的贡献又恢复了生机,增加了产出,这是一个循环的过程。

这是我们在里面种了20平方米的水稻。种过地的都知道,这是很小的一块。但是我们分了五次来收割,因为太难得了,不舍得一下把它割掉。

有一次收割的时候,有一个九岁的小姑娘写了两首诗,其中有一段我要念一下。她说:凡事看上去很小,但它却在这个星球上,在这个小小的院子里发生。

这是去年10月份的一天,我大概一个小时之内拍到这些虫子。

中间的那个蓝色的,是我们用废弃的集装箱改造的自然教室,也是一个社区的睦邻中心。

页码: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