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空中摄影当作我这辈子要做的一件事 | 齐柏林 一席第160位讲者

  • by

齐柏林,台湾摄影师,航拍二十余年,拍摄影像超过30万幅,纪录片《看见台湾》获得2013年金马奖最佳纪录片。

2017年6月10日,52岁的齐柏林在花莲航拍《看见台湾2》时,不幸坠机罹难。

这是2014年3月2日齐柏林在一席的演讲。

看见台湾

齐柏林

台湾是一个非常小的地方,它整个土地的面积大概是三万六千平方公里。我昨天从台北坐飞机过来,算了一下里程大概是八百公里,而整个台湾从南到北大概也就四百公里而已。

虽然小,可是台湾的环境却是非常丰富,她大概有百分之六十的面积是被森林覆盖的,都是高山和丘陵,但是因为台湾的人口密度比较高,这个岛屿上面住了两千三百多万人,所以整个环境相对是比较拥挤的。

我不知道在座各位有没有去过台湾,大家对台湾的印象是怎样的呢?这是台北101大楼,它曾经是世界最高的大楼。大家应该都听过一首歌:“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右边就是阿里山的森林,还有大家比较熟悉的日月潭,这是一个非常美丽的高山湖泊,我想这就是大陆的朋友对台湾的一些印象。

(向左滑动观看)

过去二十多年来,我全部都在从事空中摄影的工作。空中摄影在台湾来讲是一个比较少从事这样工作的一个类型,那我在飞机上工作的时候,我得到了成就感。可是各位你们知道,直升机一小时要十几万,然后我在飞机上工作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时间真的是金钱,现在你们看到的这架直升机,空中飞行一分钟的成本是两千五百块台币。

所以我在飞机上工作的时候压力非常大,我抱着的完全是要对我们的家园、对我们生长的土地留下一个记录的使命感。因为这样的使命感,让我一直从事这样的工作,无怨无悔,我在飞机上争取每一个可以拍摄的机会,要带非常多设备在飞机上工作。

大部分的人对在飞机上工作觉得充满了好奇,充满了想象,可是我跟各位说,你只要碰到一次乱流,碰到一次飞机状况不稳定的时候,你可能就不敢再上去了。

我在二十年的时间里面,飞行时数超过了两千个小时。我大概就是用这样的方式在飞机上工作,必须把上半身向飞机机体外面延伸,因为这样你的镜头才不会拍到飞机的旋翼,不会拍到飞机的滑撬,这才能够拍出一张完美的作品。

我要靠我腰间的这条安全带,系住我这将近一百公斤的体重,因此我必须要有一个很稳重的下盘,来支撑我上半部分的稳定。实际上,在飞机上其实是很安全的,除非你自己往下跳,要不然想掉出去都是不太容易的,所以我大部分都是用这样腾云驾雾的方式在飞机上工作。

从我二十年前第一次上飞机的时候,我就把空中摄影当作我这辈子要做的一件事情。我真的是非常有使命感的一个人,我希望透过我的观察,透过我的摄影技术,把台湾美丽的部分呈现出来。

大家可能对台湾有点陌生。台湾冬天也是会下雪的,这是在台湾最高的山,三千九百五十公尺的玉山主峰,台湾的高山有非常多的神话故事,这是大霸尖山,台湾也是有火山的,然后有很特殊的月世界地形,还有蜿蜒曲折的河流。

(向左滑动观看)

台湾是一个海岛,四面环海,海洋资源非常丰富,海岸地形也非常瑰丽。在十六世纪,葡萄牙人的水手经过太平洋的时候,看到台湾的样貌,忍不住发出赞叹:“福尔摩沙”,就是在这个地方,花莲的清水断崖。

这里是台湾的最南端,叫鹅銮鼻,从海平面到两千四百公尺的高山,几乎就是一面大墙一样矗立在太平洋上面,这个半岛完全是一个珊瑚礁形成的一个岛屿。

这个地方你们可能很陌生,可是你应该也看出来它像一只大海龟,对,它叫龟山岛,非常可爱。

这片地方是在台湾海峡上的群岛,叫澎湖群岛。澎湖群岛真的是像一串遗落在海上的珍珠,六十四座小岛串联了一个美丽的海岸地形。

页码: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