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博弈之际,一家中国公司在美国国会被点名表扬,阿里成了“别人家的孩子”

每1万笔订单中仅有1.11笔为疑似假货,比去年同期下降26%,被行政执法机关要求协查的知产侵权案件量下降64%。

03

打假的责任是谁的?

 

互联网并不生产假货,只是互联网四通八达的便利性,使得电商平台难以避免地成为制售假团伙的猎场。

 

2010年3月,在淘宝年会上,马云就表示过,“我自己这么觉得,如果把淘宝关了假货就灭了的话,淘宝人今天晚上就把淘宝关了”。

 

知名经济学家薛兆丰也专门写专栏文章讨论关于打假的基本问题:责任归谁。

 

他认为,一个人在淘宝上买了假货,如果问题都算买家的,那买家的损失就达到了最大化。如果把责任推给平台,那么平台就要承担很大的成本。所以,我们应该追求的,不是单独一方的责任最大化,单独一方的成本最小化,而是整个互联网治理的社会总成本的最小化。

 

比如,在进行责任分摊的时候,如果能让全社会总的治理成本最小化,这样的治理体制就是合理的。在这当中,没有谁是完全免责的,也没有谁是负全责的,而是一个平等的、协同治理的生态。

 

薛兆丰认为,阿里已经为“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打假”投入了巨大成本,但即便如此,不能让阿里来承受无限的责任。

04

阿里用技术打假让美国震惊

页码: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