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绝对不能低估拜登把事情搞砸的能力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

2020年拜登能参选美国总统,多少是有点意外的。一场新冠疫情打了懂王一个措手不及,也让民主党一时之间没找到足够合适的人选。

但私下里,前总统奥巴马对这个曾经的副手颇不以为然。

奥巴马私下里批评过:“别小看拜登把事情搞砸的本事”。

而且也确实,2021年拜登掌权后,美式新自由主义这栋千疮百孔的大厦就发生了多米诺骨牌式的倒塌。

中美安克雷奇对话,非要拿什么毛用没有的人权问题想压中国一头,民主党念经念堵了是吗。美国的钱,中国的货,想坐稳这个天下缺一不可。

美国国力衰弱,耗不起了,阿富汗美军狼狈撤军,“空中飞人”给世界表演了高难度“体操”。

美军从阿富汗撤军,对中亚控制力度大减,其撤军只狼狈,其傀儡倒台之速都是能上吉尼斯纪录的,这就给了俄罗斯武力解决乌克兰问题的信心。俄乌战争爆发后,美国制裁俄罗斯,连俄罗斯的猫猫狗狗都不放过,结果,一贯抗压俄罗斯民族正常发挥,竟然还实现了经济过热。

美国金融制裁失效后,套在伊朗脖子上的绞索也松了不少,在中国的斡旋下,伊朗和同为伊斯兰的世仇沙特和解,两边开始对账,伊朗得以无后顾之忧的支持什叶派抵抗之弧。

国际关系捋顺的哈马斯开始攻击以色列,将以色列拖入内战,犹太锡安派色厉内荏的嘴脸暴漏在全世界,为了支持以色列、为了保住中东的战略财富,美军不得已重回中东,第一战竟然是和半个国家(胡赛只控制半个也门)也才打个有来有回。

什么叫熊瞎子进苞米地,掰一颗丢一颗。表面看起来,拜登实在是硬气,和谁都不妥协,和中俄伊挨个打,就算打出个欧亚大同盟也在所不惜。

这就是典型的冷战思维。

可实际上,美国早就没有支撑这么硬气的国力了。一战前美国的工业产值占世界的38%,欧洲的参战诸国就算绑在一起,也不是美国的对手。1913年美国钢铁产量3180万吨,将近当时德国的两倍。二战中,美国的石油产量占全球的60%以上。二战中美国生产了32万架飞机,将近德国的三倍,比英国和苏联加起来都多。当时的美国人走到哪,哪里的天空就为美国人所占据。二战结束前,美国的钢铁产量达到了世界总产量的63.9%,庞大的工业产能支撑了美国奇迹,一周就可建立一搜“卡萨布兰卡级”护航航母。而美国造船厂的极限记录,是76天便可以从切割钢板到航母下水服役。这个数字,是今天的美国无论如何都无法重现的辉煌。

1996年台海军演,美国大咧咧的把两艘航母摆在台湾旁边,气焰要多嚣张就有多嚣张。

可现在,一个055就可以追瞄美国航母编队。就算来三个航母舰队又怎样?不过是海上漂流的军功章罢了。

美国开始重走对手苏联的老路,虽然工业实力不足,却也要硬着头皮往里打,去“展现肌肉”。

2021年,我国制造业增加值达到了4.87万亿美元,占全球的29.79%,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等到2022年,我国制造业增加值已经达到了4.98万亿美元,超过了美国、日本、德国、印度之和。

冷战时期的苏联,最巅峰的时候也不过是到了美国产值七八成的程度,那时候美国就已经疲于奔命,非常吃力了。而现在的中国,是达到了几倍于美国的工业国力,中国一家就占了世界的三分之一强,那可不就是到了二战时期美国相对于世界的实力。

所以我们就可以看到,美国在军事上拿了二战纳粹的剧本——跟俄国在搞拉锯战,被日本“转世”的以色列拉下水来;在政治上拿了苏联的剧本,以意识形态输出来弥补工业能力国家实力的不足,靠信仰税来收割自己的盟友和信奉者。

世界自工业革命以来,一共就三次世界主导权之争,一战、二战与冷战。这三次战争,无一不是军事、政治、意识形态的综合战。而每一次这种世界主导权之争,最终的结果都是生产力更先进的文明体系获胜,都是工业实力更强的国家阵营成为世界的王者。

所以拜登,以被金融资本掏空了身子的残废美国,领导着西欧、五眼这一堆被“剪刀差铁杆庄稼”养废了的“八旗子弟”,和日本韩国这样被摘了胆去了势的“宦官国”,想要复刻二战和冷战的故事,那无疑是拿错了剧本。

所以知子莫若父,最了解拜登的还是他的老领导——奥巴马,我们真的不能低估拜登把事情搞砸的能力。

现而今,掌握了先进技术,掌握了世界产能的,是中国,只有中国有资格去实践当年美国在二战和冷战中的战略,现在“金融资本自由”的美国早就配不上当年自己的战略了。

所以金融核弹炸到俄罗斯头上,结果俄罗斯经济还过热了;犹太“天兵”降临加沙城,三个月没搞定跟北京天通苑一般大的地方;如今美国更是作为海权帝国被山沟子里的胡赛拖鞋军给堵住了国际航运的“大动脉”。

美国也不想一想,就算你全世界都对俄罗斯贸易禁运,可是只要有中国在,俄罗斯能缺什么?而加沙哈马斯的背后,是伊朗,又是谁让伊朗与沙特冰释前嫌,由此让伊朗和胡赛都可以放开手脚去攻击以色列。

人类的世界中,只有工业实力才能决定军事实力,只有军事实力才能决定国际地位,只有国际地位才能决定产业角色,只有产业角色才能决定国民的生活,这是一条几百年实践出人类规律,任何人都没法违背这个规律。

当年的小胡子希特勒不行,苏联的苏勋宗勃列日涅夫不行,如今的“老登”拜登更不行。

世界上没有神,唯一的“神”就是先进生产力,唯一有效的“拜神”方式就是有效的组织起社会力量来搞社会化大生产,靠念意识形态的“经”只能唬得了产能落后的国家——没有物质哪来精神?而无论是苏联还是美国,想要靠念经的方式来倾覆一个国家,巧取天下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因为信仰上唯物辩证且战略上独立自主的华夏文明不再是落后于西方文明的配角了。那种西方式的胜则得意忘形,巧取豪夺,败则屈膝投降,与人为奴的两极分化思维,不再是决定世界走势的决定性因素。

新时代的主角,既不是杀伐攻略的苏联军事文明,也不是嗜利侵夺的美国贸易文明。只有义在利先且的自强不息的华夏生产文明,才能成为世界的主角。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