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入30万,不敢谈恋爱,这届年轻人爱不起

 

智谷君语:

“一年5万,烧钱脱单”、“月入2w,不敢恋爱”,‘脱单变买单’,“不想回家,不想过年”……这届年轻人连恋爱都谈不起了。房价压力,经济压力,生活压力,正从结婚生子往前倒逼至交友恋爱。这也许是中国正在经历的一个社会变迁——我们开始迈入单身社会。

◎作者 | 华商韬略

◎来源| 华商韬略(hstl8888) 已获授权

 

01

一年5万,烧钱脱单

2019年1月8日,楚伟看到自己的支付宝年账单惊呆了——

日用3万多,饮食1万5,娱乐2万,交通1万,其他4万6……过去一年,他单在支付宝上就消费128413.05元,领先98%的同龄人。

“身为一名独居宅男,一年叫224次外卖不可怕,一年花2万娱乐就尴尬了。”

楚伟自嘲,过去这大半年,他以每周至少一次的相亲频率,成功把自己的消费层次从宅男水平拉升到了渣男水平——“家里人问我吸毒嫖娼了还是误入传销了,凭空多花了五六万。”

在北京,一年花5万脱单是起步价。

有组织的相亲活动每次150~200元,婚恋平台会员每月198元,请人吃顿饭200~300元,看场电影100~150元,孟京辉的话剧最便宜也要两百,后海的酒吧喝一杯128,工体西路的夜店伏特加780。

以每周约会一两次的频率,一名积极脱单人士每月开销约在4500~5500元,一年需要投入5.4w~6.6w。这还是平民配置,豪华规格上不封顶。

当然,如果人人都这么积极浪漫,哪会有逢年过节群狗哀叹。

“北漂越久,生活越宅,宅还懒,懒还怂,怂还佛。”楚伟说,单身会上瘾,只能强制戒断。

2018年夏天,他在燥热的午后逼着自己走进一家婚恋平台的落地店,经过知心红娘一番苦口婆心的劝导,他一次性支付了15800元购得尊贵牵线服务,6个月引荐6名候选人,从清华系花到美女高管,严格筛选包君满意。

“红娘说我工作稳定收入高,成熟稳重性格好,可以有很多选择。”楚伟被夸到失去自我。

然而接下来的几场相亲,不是对方跳票或迟到,就是疑似酒托饭票,唯一感觉不错的一位浑身散发出请勿靠近的气息,一边玩手机一边说自己只爱学习。

楚伟觉得太坑了。红娘安慰他,成不了不是人不好而是你钱没花到——

“不要急,你只是一万多的会员,我们这里还有5万的,10万的,100万的会员,都还没找到……你要不要考虑钻石VIP?或者给你安排上非诚勿扰?”

“不不,我穷,我丑,谢谢。”楚伟仓皇而逃。

 

02

页码: 1 2 3 4 5 6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