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都不敢生,你拿什么跟别人争?

 

◎作者 | 生姜斯基

◎来源| 老斯基财经(laosijicj) 已获授权

有人能生不想生,有人想生生不起。

 

01

前阵子,《人口与劳动绿皮书》预测,如果中国继续保持平均一个妇女生1.6个孩子的水平,2027年中国将提前进入人口负增长。

更有甚者,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研究员易富贤与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剑联合发布报告,称2018年是清朝中期以来出生人数最少的年份。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近14亿人口居然还没清朝的3亿人能生。

清朝以前,中国的人口从来没有突破过1亿。到了清朝,人口突飞猛进,不是那时的人们更喜欢为爱鼓掌。而是明末清初,有一个最强物种从墨西哥远道而来,在中国扎下了根。

这个物种,学名叫番薯,我们那里叫红薯,蒸炸烧煮,都自有一番风味。

农民们发现,再没油水的地,种上番薯,都能结出累累硕果。男人吃了有力气,女人吃了面色红润。来年开春,娃娃们一个个瓜熟蒂落。乾隆皇帝一声令下,号令全国推广番薯。贫下中农们第一次尝到了饱和暖是什么滋味。

从乾隆六年(1741年)到咸丰元年(1851年)的110年间,中国人口从一亿到四亿,足足翻了四倍。

02

“中国人民生活的根本问题是由于太多的人,过分密集在太少的土地上,从而使人们为了维护生命,耗竭了土地资源以及人的智慧和耐力。”费正清在《美国与中国》这样写道。

费正清是个地地道道的美国人,他这个中文名还是梁启超的儿子梁思成起的。1937年他来中国学习汉语,研究中国国情,从此成了西方最权威的中国通,《美国与中国》第一版的出版时间是1948年。

根据新中国1954年第一次人口普查的结果,当时全国总人口为6.02亿。

二战结束,少年参军的二营长们放下意大利炮。回到家里,开始了另一场炮火连天,全球迎来了一波战后婴儿潮。

而中国的婴儿潮,有两波。一波是战后,另一波是五十年代末。粮食产量在报纸上频频突破生物极限,“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多生娃才有机会“赶英超美”。老汉们白天在田野里放卫星,晚上在炕上继续放卫星。

页码: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