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是周期向下的一年,但很可能是全球宏观交易的大年

 

◎作者 | 熊鹏

◎来源| 全球宏观投机(GlobalMacroXP) 已获授权

 

2019年是一个周期向下之年,但很可能是全球宏观交易的大年。

 

01

2019年的方向:一路向南去哪里?

 

我们在24个经济体的基础上合成了全球经济周期领先指数,按照各国GDP占全球GDP比例加权。通过分析过去12年领先指数与全球GDP真实同比增速的关系,我们很容易发现先行指数一般领先GDP数据3~6个月。这是数据时间。

更重要的是市场获知数据的时间。我们考虑到,真实GDP数据公布通常都会滞后1~3个月(比如现在最新只有2018年6月的全球GDP同比数据),而先行指数几乎是即时数据。所以,实际上,我们的先行指数至少领先GDP数据半年以上。

全球先行指数领先GDP约半年:

这里我们可以得到第一个2019年的投资线索。我们非常有把握的说,全球GDP增速会一直减速到至少2019年6月。

如何判断后续的持续时间呢?我们发现,过去三轮增长率下行周期的时长分别是16、21和32个月。本轮周期的顶点是2017年8月,到目前是11个月,如果我们平均按照23个月的时长,那么,先行指数会在未来一年内都保持下行(中间不排除有小幅回升)。当然这是一个非常粗略甚至无聊的估算,我们在后面会采用其他方法再次估算持续下行的时间。

方向和时间确认后,我们需要找到幅度的线索。这是让我对19年比较担心的点,因为先行指数在2018年11月份创下了2009年以来新低。这意味着这一次周期向下的幅度可能比较深。至于下行到什么程度,对于交易而言这并不是重要的问题。

对于经济数据而言,持续时间和指标变动幅度是高度相关的。因为持续时间越长,幅度自然越深。所以,时间与幅度,我们考察一个相对确定的就好。

对于交易而言,时间比幅度更重要。因为宏观因子参与决定资产价格,一旦周期因子成为主流偏见后,该因子维持的时间比具体的数值更加重要。

下面我们换一个角度看这次经济增长率下行。

中美周期同时下行:

中美这一轮周期的顶点分别是2017年8月和2018年1月,其中,A股在3月份见顶,而美股在9月份见顶。这是比较典型的股票顶部落后于先行指数的时长特征。同样的,从中美开始进入增长率周期下行阶段算起,目前的时长都还远远不够。我们需要更长的时间让经济来完成自然的调整过程。

对先行指数方向和持续时间判断的另外一个重要维度是考察经济周期中多个构成部分的表现。我在《把握经济周期》一文中已经提到,任何一个经济周期都是有多个不同的经济过程组成,比如就业、生产、房地产、基于预期的经济行为等都有各自独立的周期运动。因此,考察不同的经济过程各自的周期位置,也是给我们提供一个非常可靠的周期未来运动的指标。

页码: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