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熊猫是一种信仰

而上野动物园却陷入了一片焦灼。

怎么饲养熊猫呢?事实上大家都没有任何经验。

 

 

不只日本,当时整个西方世界对熊猫的了解都非常有限,被赠送的大熊猫寿命往往不长。图为1972年2月,尼克松在北京动物园观看大熊猫。

 

此时,距离大熊猫的到来只剩三周时间。

 

为了迎接康康和兰兰,园方花费4000万日元建造了近300平米的熊猫舍,夏天有空调,冬天有暖气,可以说相当的豪华。

 

 

熊猫舍

 

又根据北京动物园发来的电报,紧急推出了“熊猫饲养计划”,任命52岁的本间胜男担任饲养员。

 

 

本间被称为“老虎本间”,在猛兽的饲养上有自己的一套。

 

兽医也迅速确定了让田边兴记来担任。

 

 

田边当时只有32岁,虽然年轻,但医术高明。

 

第一次见到熊猫,田边的第一反应是“好大啊”。

“不仅仅是大,是超级大!”2岁的康康55kg,4岁的兰兰88kg,几乎是成年人的体态。

 

来到日本的第一个夜晚,康康一直在咩咩叫,这是田边第一次听到熊猫的叫声。

 

“就像小狗离开母亲,来到新家后,孤独哭泣的感觉。”

 

 

“他们都这么难过了,还非要运到日本来。”田边心里也跟着难过,“但既然来了,我就一定让他们都健健康康的。”

 

 

借助中国和伦敦动物园的信息,动物园为熊猫准备了大米、玉米粉、大豆粉、牛奶、水果,还从筑地市场运来了大叶竹作为主食。

但是康康和兰兰一点都不吃。

动物园心急如焚,把全国各地与四川相近的竹子全部找来,千叶县、箱根的……

最后发现,康康最喜欢吃栃木县大田原的竹子;而兰兰最喜欢的是苹果,还得是“富士”的,在日本可以说非常奢侈了。

 

 

 

为了满足熊猫们爬一爬、荡一荡的愿望,园方还在活动场里挂了轮胎,没想到康康非常喜欢。

 

一周后,康康出了小状况,因为前一天东京下了场雨,康康有些流鼻涕。

熊猫宝宝很虚弱,感冒也可能致死,不巧的是当晚跟北京动物园又联系不上。

不吃药不行,但药物的副作用更让人担心。情急之下,田边想到了中药:

熊猫来自中国,竹子本来也是中药的原料,还没有副作用,接近自然的东西应该更好一些。

 

 

吃竹子的康康

 

晚上九点,中川和田边避开记者,偷偷溜出动物园,许久才找到一家开着门的中药店。

 

“孩子感冒了,想要点中药。”

 

店主一边调药一边问孩子的年龄和体重,中川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2岁,55kg。”把店主吓得够呛。

两人连忙改口:“说错了,说错了,年龄要大一点的。”

 

没想到,中药的效果非常好。第二天,康康的感冒如田边的预期一样有所好转。

 

03

不到上野看熊猫,白来世上走一遭

 

与此同时,因为国民迫切想见到熊猫,上野动物园决定在11月5日向公众开放。

薛定谔的风险,再次横亘在大家面前:园方得知,康康和兰兰本来是野生的熊猫宝宝,对环境变化更为敏感。

紧张感再次弥漫上野动物园。

 

页码: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