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不做国都已千年:夺成都风头,抢百万人口,摘增速第一,搅乱中国城市格局,西安凭什么?

 

◎智谷趋势(ID:zgtrend)| 旺角黄局长

西安,一座充满魔幻现实的城市。

 

不知从何时起,但一定是在改革开放后,西安有了“废都”之名,并随着贾平凹的同名小说广为流传。

 

这个西北最大的城市,由里到外都自然地散发着一股“陈腐”气——

 

在这里,一个街道办主任都觉得自己大权在握;一个公开摇号的楼盘,也会有几十个头衔打招呼。

 

在这里,一个去年刚毕业的95后可以担任资产千亿的国企董事;连关系万千民众安全的高铁、地铁电缆也敢大面积以次充好。

 

在这里,别管是明朝留下的堪称中国最严整的棋盘路,还是最现代化的环城高速,一场不大的雪就能让城市交通陷入混乱。

 

虽然不做“国都”已千年,那一道城墙却仿佛枷锁牢牢禁锢着这片土地和生活在其上的人。

 

近三四十年,这个城市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急”,最多的是“闲(han)人”有底蕴的说法是:两千年都等了还在乎这一会;怒其不争者则直斥: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扬,三千万懒汉高唱秦腔。

 

但偏偏是这个“废”入骨髓的城市,最近两年却突然激情澎湃,发展势头之猛颠覆既往——

 

GDP名义增速拿下全国重点城市第一,平均每3分钟就会有一户市场主体诞生,两年时间新增落户人口近百万,相当于再造了一个中等城市……

 

一边是僵化陈腐的躯壳,一边朝气四溢的气象。

 

目前,这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正在西安这座老城展开较量。其结局,不仅关系西安这座千年之城、也直接关系着大西北的未来。

 

01

 

两年前的2015年,西安曾经面临一个非常危险的时刻,命运悬于一线。

 

当年末,西安的非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余额只有7031.75亿元,相比2014年蒸发了1572.28亿元。简单一句,钱给这座城市投了不信任票,资本在加速逃离。

 

 

 

2015年末,西安总就业人口528.06万,同比负增长4.86万。这说的是,人正在用脚投票。

 

2016年,西安市的税收收入从同期408.6亿元锐减到370.5亿元,以至于税收收入占比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只有57.8%,为十年来最低。

 

如果继续颓下去,哪怕再多一两年,恐怕西安都会在中国城市竞争中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但诡异的是,它的峰回路转意外得快——

 

页码: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