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库存大战开启!资本、上百家电商逐鹿百亿蓝海 | 锌式

资本狂奔着冲上社交电商的赛道,谁也不愿错过再造“拼多多”的机会。 

在资本的推动下,仅成立一年的好衣库发展迅速。好衣库方面告诉锌财经,2018年初,好衣库月交易额刚达到3000万元,到了年底单日交易额已经突破了1000万元。 

据艾瑞咨询发布的库存电商报告显示,现阶段库存电商行业内S2B2C的企业量级在100-150家左右,第一、第二梯队玩家占市场份额的80%以上,头部效应已经有一定显现。 

不过由于S2B2C模式易仿,行业准入门槛低,无明显差异化,因此头部效应只是作为先行者的时间差与体量带来的优势,各家其实还没有形成真正的竞争壁垒。 

“有些企业可能比贝仓早跑了几步,但整个市场才刚过开始,还有非常大的机会和空间,最终谁能搭建起完备的供应链体系,服务好用户,才能在后续竞争中站得住脚。”贝贝集团董事长张良伦说。 

 

争夺小B 

凌晨两点,刘敏的眼皮忍不住闭合了起来,但还没眯几分钟,火车轰隆隆的声音已经把她从睡梦中扯了回来。 

为了寻找质量上乘,且价格更优惠的一手货源,刘敏往往选择通宵坐车到广州往返拿货,这样既可以买到便宜的车票,也可以省下住宿费。 

“刚开服装店的时候,我都是自己去广州进货,再拉到店里卖给顾客。”刘敏说。 

如今,刘敏的进货渠道从线下转到了线上,她成为了一名贝仓掌柜。对她来说,吸引她在贝仓上进货的原因,是因为有足够多的品类和足够低的拿货价,这代表着更大的利润空间。 

除此之外,贝仓提供产品图片、文字描述、营销内容、售后服务等环节,给小B群体省了不少事。 

在S2B2C的模式下,小B群体是连接平台与消费者的纽带,而为了保证小B利益,平台需要与消费者隔离。这意味着肩负销货重任的小B群体,直接决定了平台的销量。 

为了吸引并留住小B们卖货,平台要想方设法让他们赚到钱。 

贝仓创业营活动现场,图片来源于贝仓 

“贝仓会给每件商品标明进货价,并设定建议销售价,但也给代购们预留了自主加价空间,使他们可以针对自己的销售人群,灵活定价。”姜莹莹说。 

除此以外,姜莹莹还告诉锌财经,每月小B群体的销售额达到程度,平台会给予现金奖励。同时每月平台前三名的销货冠军,也会得到现金奖励。 

这一切都是为了争夺小B群体。 

姜莹莹藏身于不少代购群,几乎每天都会观察群里动态。她发现有些代购昨天还在推销A平台的商品,今天转而推销B平台的商品了,“有些代购会注册多个平台,看哪个商品赚得多,就推销哪个”。 

带有强烈赚钱目的的小B们,在各个平台间穿梭,哪家平台带来的利益更多,他们就帮哪家平台卖货。 

小B群体人群画像,图片来源于艾瑞咨询 

“每当出现新平台,我们总会流失一部分小B群体,因为他们能在新平台薅羊毛。”某库存电商企业前员工徐雅娴告诉锌财经。 

在利益面前,小B群体成为了流窜的羊毛党。据徐雅娴向锌财经透露,为了补充流失的小B群体,曾经自己所在的平台还瞒着已入驻的小B群体,偷偷在线下发展消费者成为带货者。 

纸包不住火,最终平台的代购们,还是知道了私拉消费者作为小B群体的事情。据徐雅娴表示,因为此次拉新的事件,不少月销百万的大代购都跑去其他平台了。 

“不过小B都是趋利的,只要平台上的商品够好,或者价格足够低,他们还是会回来的。”徐雅娴说。 

页码: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