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肝:一场影响上亿人的恐慌是怎样诞生的

乙肝误解不仅未被消除,反而坐上了政策的快车,愈演愈烈。

02

中国特色的乙肝防控

 

在分析中国乙肝恐慌如何遍及全国之前,不妨先探讨另一个问题:当年的中国乙肝病毒携带率,到底是从何而来的?

在决策者眼里,1992年的9.75%像是一个天降的「炸弹」,许多过犹不及的措施皆由此而来。

但是,从流行病学调查数据来看,当年的乙肝更像是传染病中的「灰犀牛」:这种病情发展缓慢、早期症状不明显的疾病,随着最根本的传播途径——母婴传播,悄悄潜伏在了中国庞大的人口中。

七八十年代的中国,几乎没有母婴干预的概念,新生儿也绝少接种乙肝疫苗,母婴传播造成了大量的「乙肝世家」。

●1992年,卫生部决定开始给全体新生儿和学龄前儿童接种乙肝疫苗。但乙肝疫苗迟迟未纳入计划免疫管理,并不强制要求接种,家长还需要自己支付费用。直到2005年,乙肝疫苗才对全民免费

除了母婴传播和性传播之外,「血液传播」也助长了乙肝的蔓延。

由于医疗资源匮乏,「共用针头」在七八十年代的城镇卫生室极为流行。而在农村,流行了近30年的单采血浆和「卖血经济」则是乙肝传播的最大推手。

当时的采血过程,往往共用针头、混合多人血液,且会将血液成分回输到人体。1989年《人民日报》称,血库中「含有乙肝病原的血浆占相当比例」。很多的农民因此染上了艾滋和乙肝,不规范输血,则将病毒传送给了更多人。

●韩国电影《许三观》,讲述了贫困的主人公许三观为保全家庭而卖血的故事

当年的决策者是否知悉乙肝大流行的原委,是否知悉乙肝真正的防控方法,如今已不得而知。

所能看到的是,当乙肝一旦成为亟待遏止的传染病,成为各级官员的考核任务,科学的乙肝防控随即彻底淹没在了「一刀切」和「层层加码」式的中国特色里。

在政府的带头下,社会各界很快开始了对乙肝病人的严防死守。

1994年,国家公务员制度改革启动,公务员招录开始实施「逢进必考」。《中央国家行政机关录用公务员体检项目与标准》中,明确提到了体检中要包含乙肝检测结果。

中央带头下,各地方机关单位纷纷开始强制进行乙肝体检。原本「乙型肝炎表面抗原(HbsAg)或乙肝两对半阳性而肝功正常者可录用」的规定,到了地方一级之后,纷纷被扭曲成了「不可录用」。公务员招考的做法又给当地企事业单位造成了示范效应。

 

严苛的立法也随之展开:《食品卫生法》规定乙肝病毒携带者不能从事饮食行业,《公共服务法》规定乙肝病毒携带者不能从事幼儿教育,《教师资格条例》规定乙肝病毒携带者不能担任教师,军事院校也不接收乙肝病毒携带者。

各级单位的卫生宣传栏与卫生宣讲活动,都将防控乙肝作为重头工作。上到退休老人,下到中小学生,皆知乙肝病毒携带者不能同桌吃饭,不能密切接触,让乙肝患者陷入全社会的天罗地网。

页码: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