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军队电信集团要自研5G:军队经商危害有多大

最近看到一条新闻,越南军队的电信集团Viettel提出自研5G和5G芯片,其商用5G已经落地了,合作方是诺基亚和爱立信,前几天在秘鲁测试5G信号时就成功了。

 

你没看错,确实是越南军队的企业,即军队经商。

 

 

不得不给越南的军队点个赞啊,不仅乐于尝试新技术,还敢于挑战新技术,重点还是一个跨国公司,业务都做到万里之外的南美洲了。

 

越南军方控制的公司和企业收入占越南国内生产总值的7%左右,年总收入过百亿美元。

 

军队最大的资产就是开头提到的Viettel电信公司,它从事网络建设,既为军人,又为平民提供通信服务。

 

除此之外,越南军队还拥有西贡新港公司、龙罗工程建设控股公司、319公司、住房和城乡建设公司、越南直升机运输公司、机场建设公司、军事商业联合银行等,几乎遍布各行各业。

 

 

 

01

 

 

其实越南军队经商的传统,是学咱们中国的。

 

改革开放初期,国家没钱,鼓励军队自力更生,那时候用军舰来搞海运,非常普遍。

 

越南追随中国的脚步,也开放了军队经商。

 

但中国在1998年就下令禁止军队再涉及任何商业活动,而越南军队却把经商的传统保留下来,成了尾大不掉。

 

这开的是军事会议,还是公司董事会议?

 

其实现在国家军队经商,也不止越南一家了。

 

古巴和朝鲜的军队都在从事生产经营活动——不开放私有企业,让军队经商,一来可以保持公有制体制,二来可以促进经济发展。

 

最著名、也是最有实力的,当属伊朗的伊斯兰革命卫队了,它是伊朗的武装力量,但是却独立军队之外,与伊朗国家军队并列。

 

伊斯兰革命卫队不仅掌握弹道导弹等战略武器,还组建了一个涉足伊朗经济领域的庞大“商业帝国”。

 

 

一年几百亿美元收入,还有导弹、战斗机等高精尖武器,这样的非军非民武装力量,谁都不敢惹。

 

 

 

02

 

 

国内有不少人都相信军工品质,认为军队出品的,质量一定不差,毕竟是打仗用的。

 

几年前,老家来了一群北方人,拉了一货车棉被到当地卖,号称军用棉,为了看起来有模有样,被套还选用军绿色的。

 

这一招非常凑效,不到半个月老家里的人就一抢而光,哪怕这棉被的价格比当地棉被贵出一半。

 

这棉被,确实是暖和,至于是不是真的军用棉做的,就不知道了。也有可能是从新疆建设兵团的棉花厂里批发过来的,打上军用的旗号。

 

长丰集团始建于1950年6月,由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7319工厂于1996年10月改制成立,其出品的猎豹越野车,一直打军工品质的旗号,但是现实的销量如何,大家心里有数

 

军工质量的神话,其实是民众“信仰国企、不信民营”思想的延伸,总觉得私人老板是唯利是图,做的东西都不靠谱。

 

而现实的情况,告诉我们,在市场经济下,曾经大部分国企倒闭的原因,就是因为质差价高。

 

因为军队企业是高度垄断,哪怕所涉及的行业是完全开放,但试问谁敢和有枪又有权的军队竞争,看到军队企业来竞标,聪明的商人都会躲得越远越好。

 

经济规律告诉我们,没有竞争的军队企业不可能办得好。那么引入竞争,军队企业是不是就会变好了呢?刚才说了,谁敢和军队抢生意啊,找死吗?

 

越南军队的电信集团搞5G看似很成功,但是这完全可以交给市场化运营的国企或民企做,军队确实也在搞科研,那研究成果可以通过国企民企实现军转民用啊,根本不存在军队搞企业比国企民企更好的结论。

 

军队企业的成功,靠的是垄断,靠的是枪,不是市场竞争。

 

 

 

03

 

 

军队经商,其实都是权宜之计,国家经济困难时,需要军队自己解决军费问题。

 

但当一个国家走上正常的发展轨道时,军队经商就必须取缔,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前国防部长张爱萍就非常反对军队经商,“军队和政府经商,势必导致官倒,官倒必然导致腐败。穿着军装倒买倒卖,是军队的耻辱,国家的悲哀。提倡部队做买卖,无异于自毁长城!”

 

第三代领导集体顶住压力,禁止军队经商

 

经商对部队的危害确实很大。一是搞经商分散了各级领导干部和机关的精力,相当数量的干部和部队不务正业,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军队履行职能和战斗力;二是搞经商与地方争利,与民争利,影响军政军民关系,搅乱国家经济秩序;三是搞经商容易滋生腐败,腐蚀干部,败坏部队风气。

 

军队发展离不开钱,但是一旦军队唯钱是图,那军队离腐朽也就不远了。

 

 

 

04

 

 

军费是一个很敏感问题,这关系到,军人是谁养的问题。

 

“食君之禄,担君之忧”,如果军人不是国家养的,不是政府养的,那军队听谁的,就成了一个大问题了。

 

前段时间,银联拍了一支微电影广告——《大唐漠北的最后一次转账》。

 

感兴趣的读者,可以点来看看,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微电影,看得我都哭了

 

 

朝廷押送军费的军队被劫道,最后死剩一人,这位军爷继续完成使命把军费送达漠北的军队,他还收了一个流兵小弟。在途中,再次遇到劫道,军爷牺牲,流兵被感化,一人完成了送军费的任务,最后分文不差地把军费送达。

 

 

 

只要这军费送到了,说明这支军队还是大唐的,军队驻扎的地方,也还是大唐的国土。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南宋的宋高宗赵构,慌慌忙忙逃到江南,所谓“康王泥马渡江”,支撑起小朝廷。

 

那是一个多难的局面?要啥没有。但是赵构有千般不是,有一条咬牙坚持,绝对不让各地军阀就地筹粮筹饷,把财政大权死死把在自己手里。

 

不管你是岳飞还是韩世忠,你的军队粮饷是朝廷皇帝发的。这才避免了南宋小朝廷被军阀割据毁掉。

 

军队一定要搞清楚军费是谁给的。

 

一旦尾大不掉,将威胁到整个国家的内部安全。

 

大唐盛世,就是被军队谁养的问题搞垮的

 

唐玄宗听从幕僚建议,改府兵制为募兵制,其实就是让当兵职业化,这一方向是对的,军队职业化大大增强了战斗力,也减轻了老百姓服兵役的负担。但募兵制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军费大大增加,当兵就是拿钱干活,不再是义务兵役。

 

为了解决军费问题,唐玄宗犯了一个常识性错误,那就是让地方的节度使自筹军费。

 

大唐的节度使权力很大,集军、政、财三权于一身,基本上就是独立的小王国。

 

安禄山身兼三个节度使,其兵力是大唐中央军的两倍,而安禄山的这些兵,吃的是安禄山的粮,穿的是安禄山的衣,领的是安禄山的军饷,和唐玄宗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说这兵,会听谁的,会给谁卖命。

 

如其说节度使保卫中央,不如说节度使包围中央

 

唐玄宗后期的大唐,外强中干,朝廷养的兵,只有10万,各地节度使养的兵接近百万。

 

如果节度使没有反意,那大唐的景象是好的,中央不用负担巨额军费,边境又有百万雄师护卫,大唐天子就安心地在长安和洛阳享受太平盛世就好了。

 

而节度使一旦造反,大唐势必土崩瓦解,因为朝廷的兵力无法对抗藩兵。

 

安史之乱的根源不在于募兵制,而在于募兵制后,这军费谁来出。

 

如果安禄山的兵,是朝廷养的,那么安禄山在军队的角色也只是一个军阶高一点的军官,这兵,还是听皇帝的。

 

历朝历代建国初期,为了减轻朝廷的压力,都会封地封王,但是这往往也成了朝廷的威胁。

 

当藩镇逐渐壮大时,朝廷的削蕃就变得很尴尬,如果动作大了,怕造反,如果动作不大,又怕尾大不掉。

 

 

 

05

 

 

越南政府不是没想过禁止军队经商,但是没做成啊。

 

2007年说禁止,十多年过去了,越南军队的企业反而越做越大

 

 

越南军事部门曾经强调,经商能让越南人民军在国内创造新的就业岗位,保障军人就业,通过上缴利税补充预算收入,为国家经济增长做出显著贡献。

 

这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谁敢出面取缔这军队商业帝国,哪怕取缔了,这资产归谁?要是处理得不公平,那帮军官认为自己吃亏了,拉军队搞哗变怎么办?

 

像伊朗和越南这样的军队经商,国家的安全不仅靠它保护,连经济也受其影响,这样的情况下,你如何取缔,万一军队一翻脸,搞政变都有可能。

 

有钱有枪有人,条件都具备了,就差一个借口,禁止经商,会不会成为那个借口?

 

 

一个正常的国家,都不会让军队涉及商业。

 

而一个国家如果不能彻底杜绝军队经商,结果必然是反噬整个国家——在越南,到底是党指挥枪,还是枪指挥党?

(小狐狸)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