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美国人的定义,香港暴徒的本质是恐怖分子

众所周知,在双11这天,香港局势再度升级,大量的香港暴徒大肆打砸抢,甚至纵火烧人。

因为形势恶化,为保护学生安全,香港全校被迫停课,而内地学生,更是迅速离港,以免受无谓的死伤。为什么香港乱成这样,我们至今不出手干预,因为对于香港暴徒的定义非常有争议。如果你把这群暴徒定义为示威群众,那他们怎么搞都是香港自己的事情,港人治港,一国两制,大陆插手并不合适。但如果你不把这群暴徒定义为示威群众,那他们做了这么多违法的事情,天怒人怨,怎么收拾都不过分。如果这群暴徒不是示威群众,那他们是什么呢?在我看来,这群香港暴徒,是典型的恐怖组织。别着急反驳,这个定义不是我说的,是美国说的。 

1

首先,要给大家科普一下,什么叫恐怖组织,什么样的人,算恐怖分子。哪怕是当街杀人,那也是犯罪分子,大规模袭击,则可以定义为战争,究竟怎么样的暴力,才算恐怖分子呢?英美国家是法治社会,什么都讲法律,任何事情都不允许违反法律的框架,不是说谁是恐怖分子,谁就是恐怖分子的。英美国家,为了准确甄别恐怖分子,给出了一套严谨的定义。 英国《防止恐怖主义法》给恐怖主义所下的定义:

“为了政治的目的使用暴力,包括任何为了使公众或其任何部分陷入恐怖而使用暴力。”

《美国法典》第22条规定给恐怖主义所下的定义: 

“亚国家或者秘密代理人对非战斗人员实施的预谋的、基于政治动机的、意图影响公众的暴力。”

美国联邦调查局恐怖主义研究中心给恐怖主义所下的定义: 

“为推进政治和社会目的、意在威胁或者胁迫政府、平民或者其部分而对人或者财产非法使用武力或者暴力。”

美国副总统的乔治·布什任命的恐怖主义特别工作组给恐怖主义所下的定义: 

“恐怖主义是为了促进政治的或社会的目的而对人或财产非法使用或者威胁使用暴力。通常是意图威胁或强迫政府、个人或集团以改变他们的行为或政见。”

根据美国自己的定义,你因为个人仇恨或者矛盾使用暴力,你是罪犯,但如果你因为政治目的而对他人财产非法使用暴力,而胁迫政府、个人或集团以改变他们的行为或政见,那你就是恐怖分子。 根据美国的这一定义,塔利班组织出于迫使美国改变对中东的政治方针为目的,对他人非法使用暴力造成美国民众的生命和财产损失,所以塔利班组织属于恐怖组织,而且是特大恐怖组织。 你一看,美国下的这个定义,这特么不就是给香港暴徒量身定做的么。《美国法典》第22条规定的,基于政治动机的、意图影响公众的暴力,这说的不就是香港暴徒么。英美国家当初设定这些法律,是为了自己打击恐怖组织使用,以便有法可依,没想到今天打到香港暴徒头上了。可惜,他们假装盲人,视而不见,采用了典型的双标。个人犯罪还是恐怖行为都有暴力行为,区分的标准,就是你的行为,是否含有政治目的。和平示威和恐怖行为都有政治目的,区分的标准,就是你的行为,是否含有暴力如果你和平、守法、非暴力,那你就是示威群众,如果你为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而不惜使用暴力,尤其是针对平民的无差别暴力,那你就是恐怖分子。来,现在让我们看一下,11月11日这天香港发生了什么。在双11这天,香港暴徒发起了“罢工、罢课、罢市”运动,但是普通香港人普遍不响应,该上课的就上课,该工作的就工作,他们是沉默的大多数,不反对暴徒,不代表他们支持暴徒。无人响应怎么办,香港暴徒想出了绝招,采用暴力,瘫痪交通,逼别人罢工罢课。甚至,纵火烧人,为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把和自己理论的路人,直接给点了汽油。 

丧心病狂的香港暴徒,连孩子的校车都不放过,也给投掷了汽油弹。 

暴徒向街头随机乱扔砖头,一位老伯被砸中头部,脑干死亡。 

香港暴徒使用的暴力携带了政治目的,而且已经从打砸抢,升级为了当街杀人。 

2

被美国人喊打喊杀的头号恐怖组织,基地组织,其实是美国人自己一手扶持起来的。苏联占领阿富汗之后,阿富汗的抵抗运动此起彼伏,而美国,也暗中扶持和资助了大批武装力量以牵制苏联。基地组织的前身,就是本拉登在美国的支持下,于1986年在阿富汗设立的圣战者训练营。本拉登的初始目的,是赶走苏联,实现阿富汗的“和平与稳定”,所以要发动“圣战”,这和美国一拍即合。武器美国给,资金美国给,教材美国也给,目的只有一个,让本拉登对苏联发动“圣战”。什么手段美国不管,只要能对苏联造成损失,都是好手段,都是“自由战士”、“和平卫士”。1989年,苏联被迫从阿富汗撤军,本拉登和美国的合作非常愉快。但随后,海湾战争于1990年爆发,美国的手,全面伸向了中东。这下本拉登不满了,我赶走苏联是为了实现中东的自由和独立,苏联刚走你美国又来了算什么事。于是,本拉登的立场,从反苏,变成了反美,美国亲手培养的“圣战训练营”开始向美国发动了圣战。1992年12月,拉登第一次策划了对美袭击,也门旅馆爆炸案,造成了数名美国人的死亡。1993年2月,拉登首次袭击美国本土,在美国纽约世贸中心停车场制造汽车炸弹爆炸事件,致使6人死亡。随后,本拉登的恐怖主义行为,一步步的升级,从造成数人死伤,一步步的升级为造成数十人、数百人、甚至数千人的死伤。1998年夏天,美国驻肯尼亚大使馆、美国驻坦桑尼亚大使馆发生自杀性炸弹袭击,造成200余人死亡,上千人受伤。美国媒体不解地质问美国政府:

“这个曾在阿富汗反对苏联的大个子阿拉伯人,为什么在拿过我们的援助后,又反过来袭击我们?”

因为恐怖主义的本质就是到处制造恐怖啊,美国当初培养他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这个。拉登向世界宣称,美国人才是“恐怖分子”,他们亲手制造了中东的战乱和苦难,所以拉登向美国发动的是“圣战”,他的目标就是通过使用一切暴力手段,将所有美国人赶出伊斯兰世界。 2001年,震惊世界的911事件爆发,为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迫使美国低头。本拉登劫持了两架民航客机撞向了美国双子塔大楼,造成2996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达2000亿美金,间接损失达到一万亿美金。 

暴力一旦被鼓动,连它的制造人,也无法控制。 

3

现在的香港暴徒,意识到他们是恐怖分子么?不,他们没有意识到。高达99%的香港暴徒,都声称自己是为了民主和自由而战,为了香港的未来而战。是不是他们自欺欺人呢?并不是,他们心中可能真的就是这么想的。回顾下我们自己,当我们年轻的时候,接触过西方思潮后,那是多么的想“变革社会”,西方“民主和自由”那一套又是那么的有蛊惑性。西方那一套思想侵蚀,厉害之处就在于,他让你从心底认为,只要推翻现任的腐败政府,你国家的未来,就一定更加光明,更加富裕。理由和逻辑呢?没有理由,没有逻辑,你就这么干就行了。只要接触过西方思潮,大陆很多人年轻的时候都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何况是香港。只要时机合适,来几个人一鼓动,香港年轻人就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们从内心坚信,摧毁香港的目的居然是为了香港的未来。这套西方思想这么神奇么?能让一群有独立判断能力的香港年轻人这么死心塌地的为西方人卖命?还真这么神奇,你看看基地组织就知道了,每一名基地组织成员,都从内心认为,他们发动的自杀性袭击,是为了圣战,目的是为了自由和和平。为此,他们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基地的暴徒,被洗脑到了如此地步,袭击无辜路人,还认为自己的行为是神圣和正义的。可笑吗?看看香港那群到处打砸抢,扔汽油烧路人,还自认为是正义的香港暴徒,你就笑不出来了。思想洗脑,能让人如牵线木偶一般做出自己难以置信的恶行,这种事是真实存在的,基地组织有这么能力,西方人,也有这个能力。这些年,西方人利用思想输出,采用“革命”摧毁其他国家的把戏,已经形成了一套成熟的理论,拥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在冷战时期,为了和苏联对峙,西方国家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还一直未能取得优势。后来,西方人发现,他们最厉害的,不是科技,而是思想,将“民主和自由”包装一下,就可以轻易摧毁敌国的一切。于是,苏联垮了,分裂成俄罗斯和一群东欧小国,西方人称这一套叫“和平演变”,并自鸣得意,沾沾自喜。国家分裂之后,苏联从一个让美国恐惧,中国仰视的庞然大物,变成了一群弱国,继承苏联最大家业的俄罗斯,如今GDP还不如中国一个广东省,靠卖石油资源而活,从北极熊,变成了北极猫。因为俄罗斯过的实在太惨,“和平演变”这个词,很快就臭了,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人,希望自己的国家被“和平演变”,因为他们亲眼看到了强大的苏联人民,是如何衰落的。于是,后来西方人,又发明出了一个词汇,叫“颜色革命”。玩的是同一套把戏,只不过,好听了很多。2003年,格鲁吉亚发生“玫瑰革命”;2004年和2013年,乌克兰遭遇两次“橙色革命”;2005年,吉尔吉斯斯坦出现“柠檬色革命”;2010年,“阿拉伯之春”肆虐中东地区。这些国家,被“颜色革命”颠覆政权后,国民是过的更好,还是更坏,大家可以自己查询一下,清一色经济崩溃,国民过的凄惨无比。

一位香港姑娘,在看了西方国家拍摄的宣传片后,流泪了,希望香港可以和乌克兰一样颜色革命,这样才能拥有一个和乌克兰一样的美好未来。我在欧洲子宫和乌克兰女孩文章里说过,经过两次颜色革命的乌克兰,是我们研究颜色革命的最佳样本。苏联解体后,乌克兰是苏联的第二大国家,继承了包括航母和核导弹等一系列大杀器,妥妥的大国底蕴。而如今,乌克兰是欧洲最穷国家,代孕合法,卖春被抓到只用罚款8~20欧元,根据联合国的数据,欧洲每4个性工作者,就有1个乌克兰人。 

乌克兰女孩,成了颜色革命最大的牺牲品。国家穷了之后,她们为了生计,只能出卖自己的肉体。俄罗斯强一点,但也只能靠出卖石油度日。香港的未来,不会光明,只有一片黑暗,所有被颜色革命的国家和地区,都用血一样的事实,证明了这一点,他们全军覆没,无一例外,国家经济全部走向崩溃。 

前一刻还拎着砖头追打警察的暴徒,下一秒在西方媒体的镜头下就成了“跪求警察不要开枪的民众”。你以为西方媒体是在帮你?他们只是在利用你,这只是他们颜色革命的一个套路和把戏而已。上街的香港暴徒,只是他们的炮灰,用香港的血肉,来滋养西方国家的下一轮经济腾飞。颜色革命这么有蛊惑力,西方国家就不怕反噬自己么?万一自己人信了这一套,在本国玩起了颜色革命怎么办?为了确保这把双刃剑不伤到自己,西方国家给他打了大量的补丁,最重要的一个就是,任何人示威抗议时,必须在法治的基础上,在警察的管理下合法进行。凡是非法进行的游行示威,统统是暴徒,如果还故意伤害无辜路人,那就直接定义为恐怖分子。但是,他们又加了一条,在“民主自由”的国家,你才需要遵循法治,如果不是“民主自由”的国家,你就没必要遵循法治,把这些“不民主”国家推翻才是重中之重,什么手段都可以,什么手段都是正义的。这种说辞,听起来无懈可击,但本质上,和基地组织那一套,何其相似。基地组织信奉极端穆斯林教义,他们说,在穆斯林和古兰经统治的国家,我们才需要自由和平,才需要遵守法制,如果不是穆斯林和古兰经统治的国家,那一律是异教徒,对付他们,什么手段都可以,先把他们推翻才是重中之重。这种对待异教徒的态度,西方国家和基地组织,没有本质区别。所以,美国扶持本拉登和基地组织时,称他为“自由斗士”,因为他反的是苏联。等本拉登用同样的手段开始反美之后,美国就立刻称他是“恐怖主义头目”。干的活一样,针对的目标不一样,在美国那边拿到的待遇,当然不一样。而今天的香港,其暴徒被洗脑后,暴行正在一步步的升级,当他们只是为了实现自己政治目的,就对无辜路人使用暴力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就已经成了恐怖分子。被美国一手扶持起来的恐怖组织,会有什么下场呢?可以参考本拉登和基地组织。香港局势里最大的问题,就在于那群香港暴徒,认为自己是“民主斗士”,是为“民主和自由”而战,即便毁掉现在的香港,即便牺牲掉一小部分香港人,都是值得的。首先,这种行为和思维逻辑,和恐怖分子别无区别,恐怖分子也是这么想的。另外,毁掉今天的香港,一定不会换来美好的未来,可以参考乌克兰。美国在世界上掀起的颜色革命案例已经太多了,我前面也说了,全军覆没,无一例外,所有国家和地区的经济都崩溃了,香港哪来的勇气,敢说自己是那唯一的例外。要解决这一问题,就要从思想根源里,让他们认清自己的行为到底有多么荒谬可笑,恐怖主义行为,在哪里都是恐怖主义行为,披上再好看的外皮,它也是恐怖主义行为。他们不是示威群众,是暴徒,是恐怖分子,我们必须认清这一点,尤其是香港市民必须认清这一点,等大家都认可香港暴徒是恐怖分子之后,我们才可以合理合法的清算他们。你们爱怎么抗议怎么抗议,中国给你们这个自由,但是不要伤及无辜路人,不要破坏他人的生产和生活秩序。这是做人的基本道德底线,破了这个底线,就是恐怖分子。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