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守山之死,一个量化基金经理的自白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

对不起各位亲爱的读者,A股曾经最坚定的多头,守山,倒在了黎明前。

两个月前,母基的净值是0.82左右,经历了十二月和一月的股灾后,我们的净值还守在0.77,跌幅6%,虽然依旧没逃过一鞭子,但对比这两个月同类主动基金下跌23%+、中证1000跌幅29.4%而言,勉强算防守成功。轻仓期间,研究团队飞往全国各地去股池里的企业实地调研,就为在扛过股灾后的进攻期能够交上一份满意答卷。

我在选调考试结束后也特意飞了北京一趟,找老大汇报基金和学业情况,边吃着热气腾腾的羊蝎子火锅,边聊着在防守成功后今年应该如何把握这个绝佳的抄底机会进行反攻,老大给了我很多宝贵的建议,我意气风发地带着这些思路飞回厦门,跟小伙伴们开会的第一句话就是:今年一定要把净值做回1以上,给客户一个交代,也给我们自己一个交代。

但当我们充满希望打算2024年好好开干的时候,噩耗突然传来:持有的两个DMA子基金被离谱至极的限制卖出直接摁死了,两支子基净值几天内暴跌近40%,带崩了母基的净值,一度掉下过0.7触发了强平线,虽然这两天有回弹上来,但是触及就是触及了。

这两支子基金在12月和1月期间是我们手里表现最好的王牌产品,它们过去几个月的走势原本是这样的,超额收益率一骑绝尘,所以交易团队集体商议后,一月初加过一次仓位,当时的行情走势很契合基金风格,先顺势加,如果风向有变化的话随时撤出——

 

 

这个加仓决策没有任何问题,如果交易渠道顺畅的话我们能够果断在拐头之际退出,没想到被券商给背刺了。1月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开始风格突变,狂杀微盘股,在小票集体暴跌的那几天,券商关闭了我们DMA子基金的卖出权限,给出的理由是:监管窗口指导,限制减仓

无法卖出,无法赎回,这是我一生也无法忘记的至暗时刻

我们做基金这么久还是头一回碰到这种情况,跟券商反复交涉想要卖出,因为那几天市场非常畸形,拉指数跌小票,DMA的持股一直在下跌,以往这种情况可以通过股指对冲,所以上图中你们能看到的近几个月逆势上涨,就是通过股指期货对冲的盈利效果。但是这次不同,GJ队出手拉权重指数,把流动性抽走了,A股涉及到小盘的股指只有到中证1000,并没有中证2000或者3000,覆盖不到我们所持有的小盘股,无法通过空股指来实现对冲保护

我是做金融衍生品出身的,在华尔街工作时做过很多复杂的衍生品交易策略,所以这种指数和小票的背离刚开始就意识到这种畸形市场下套保失效了,也尝试过马上平仓让它停下来,但是,券商强制关停了我们的卖出权限,每天只允许卖一点点,一到额度立马从远程终端下线了我们的账户,好几页的废单记录都保存在我们电脑里,欲哭无泪

 

我可以接受所有因为我能力不足、判断错误导致的亏损,过去的这么多年来,我经历了无数次的高峰和低谷,你们没有见我责怪过一次市场制度,也没有阴阳过一次监管,说过一句国家的不好,我知道市场制度尚不完善,所以我想建设它。

但我实在无法接受,都2024年了,监管和券商还能让我的卖出键变成“无法按动的灰色”。

我放弃了华尔街的高薪offer,放弃了扩张基金上十位数躺着赚管理费的机会,放弃了纸醉金迷的生活,守着枯燥的书桌,就是因为主任在五年前的夏天傍晚在烧烤摊跟我说的一句话时刻坚定着我的内心:

“以你的资质做个基金经理顶了天能管理百亿规模,但是如果你能够发挥所学报效国家,无论是做个学者或者技术官僚,或许能引导产业基金流向正确的地方,或许能改善某一条细微的制度保护成千上万户的投资者,当然你也可能折在半道上。但你得想好了,中国不缺一个好的基金经理,但实在缺很多个像你这样懂市场懂理论,又真心实意想保护投资者权益的人”

这句话我记到了现在,每一个字都支撑着我走过这个黑夜。

“限制卖出”,说实话,我理解他们的苦衷,市场已经脆弱到承受不了任何卖出和下跌行为了,限制卖出保护了一部分股票投资者,但又何尝不是以牺牲其他投资者为代价的呢。

基金经理的命不是命吗?

信赖我们而放心把数亿资产交给我们管理的基金投资者的命不是命吗?

一条不成文的窗口指导,未经过审慎的评估,下面又有券商为了自身安全,过度执行直接掐断了交易端口,在我们已经看到风险想要撤出时,无视我们的哀嚎绝然地砍掉了我们撤退的后路,这是一个尝试与国际化接轨的市场应该做出的事情?我们不是唯一的受害者,无数的DMA基金一夜暴亏40%甚至50%以上,这么多投资人的权益不值得被保护吗?

 

你问问那些场外观望的外资和对冲基金,如果这是一个随时让你对冲手段失效,随时让你卖出按钮变灰,网线说拔就拔的市场,谁敢进来抄这个底?如果没有一个稳固的制度基础做背书,在短期抄底资金疲软之后,中长线的增量资金敢放心进来吗?

投资者信任的培育需要很多任技术官僚前赴后继的努力,但是毁掉它,只要一个事件就够了

监管提出限制卖出的初衷肯定是好的,想保护投资者,阻止市场进一步下跌,我到现在还对监管层抱着善意的揣测,但方式真的真的,用错了,不该用这种自毁根基的突击禁令来阻止下跌,毕竟从更长的时间维度来看,信任不存则市场何兴。

守山之小,不过是时代洪流下的一粒沙,倒了就倒了,死了就死了,对于99.9999%的人而言这都是无关紧要的事,但对于我而言,已经痛得快要死掉了

我感到好愧疚呀,基石投资人们一路陪了我快四年,长久的信任和陪伴只能换来一地鸡毛吗?这是我成立“守山”之初想看到的吗?我总是自诩善良正直,没有做过老鼠仓和利用基金薅取个人利益,但投资者需要的根本就不是这种廉价的正直,回报率才是真正能带给他们的正反馈。

一周前我还能勉强说这几年跑赢了指数能带来点超额收益率,现在我已经跟市场下跌的均值相差无几,那点可怜微薄的超额收益率根本无法作为最后的遮羞布。

我只有一个信念,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的投资者,赚钱走的就算了,只要是在我这里有过亏损出去的,等以后我赚到钱了都会自掏腰包补偿一部分亏损,这是合同里没有的也不是任何形式的兜底承诺,这是我给自己立下的誓言和奋斗目标。以前没有人这么做,以后大概也没有人会这么做,自掏腰包去补偿本来免责又没有抽屉协议的私募亏损,只有傻子才会这么做

巧了,我就是个傻子

多久能赚到,能补偿多少,我也不确定,但这件事情我一定要做。我很想赚钱,但我更把他人对我的信任视作珍宝。别人或许可以把一只做崩的基金弃如敝履去另起炉灶,我做不到,我希望能在自己的能力范畴之内,对每个投资人都尽力负责,如果现在的我太过孱弱无法肩负起这个重担,就让以后的我来接过这个担子

我对交易室的小伙伴们也心存愧疚,跟着我这两年吃了不少苦,两年都没有发出正儿八经的年终奖。他们都是很好学的人,我目睹过他们一个个在晚上十二点后还在交易室里复盘找资料的样子,弟弟、Ryan、波哥他们在这个团队里成长得很快,Charlie和老叶是本来就很有实力,其实很早就有大公司的自营部在挖他们几个了,之所以陪在我身边都是因为兄弟情谊以及对我的信任。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主任。一周前我还信誓旦旦地跟他打包票说基金和学业今年一定能打个漂亮的翻身仗,转眼就踩了巨雷濒临清盘。他对我寄予了很大的期望,也付出了很多心血,每次去北京出差找他,不管他多忙都抽出时间跟我吃饭耐心地指导我,从我大二到博四,九年的亦师亦友,我却是他所有门徒里做得最糟糕的那一个,辜负了他的期望。

可能在很多大佬们看来,我只是踩了个不大不小的雷,主基金净值掉了8%碰到清盘线,哔哔赖赖这么多太矫情了,这轮我知道的好几个大佬短线几十上百亿回撤230个点,都没像我这么多唠叨。但是对我来说这是对监管和券商行为的失望,非常讽刺的是我为了有机会能改善市场制度的漏洞奋斗至今,最后却被极不合理的限制卖出市场制度背刺在黎明前的最后一夜。

同时,也是我压抑太久的愧疚了,我觉得自己这几年做得真的不好,特别是对于从一开始就坚定站在我身边的基石投资者而言,我一想到他们对我仍旧温柔,眼眶就泛红

我今天在阳台上坐了很久,以前从19楼往下看会恐高会害怕,现在不会了,有了要思虑的事情。不用担心我会想不开之类的,我的抗压能力很强,自我调节能力很好,虽然疲惫显老了很多,但骨子里还是十年前那个阳光积极的少年。今天科技口的领导刚上任,正要进入我们最擅长的行情节奏里,怎么可能轻言放弃。

我只是这么多年,头一次跟你们像这样说说话,平时没有机会抒发的工作压力终于有了一个温暖的出口。

我没有办法跟身边的人说这些,跟妈咪说怕她担心到失眠,本来睡眠质量就不是很好不想让她有额外的负面情绪压力;跟老爹说每次只要提到基金他就暴跳如雷,他很爱我但同时对我也有很高的期待,希望我放弃眼前热爱的事业,专心搞学术顺利毕业,哪怕我再怎么解释基金团队已经完善能够自行运转,完全不占用我的科研精力,他也不会相信。我知道他是为了我好,现在也不会顶嘴,只是我再也没跟他提过工作上的事了。

我吹了一个下午的风也自己想明白了,碰到清盘线就是已经死过一次,如果要继续的投资者就接着走下去,从绝望的谷底涅槃重生,我们自己看的2024肯定是大年,也有足够的信心扳回一城。如果要赎回的话我尊重各位的选择,本质上是我做得很不好,图图也将在未来的某一天带着我的补偿来回报你们曾经对我的信任。

同时也将继续做守山交易室星球的运营,当基金在水下运行的时候无法产生利润,星球是我们支撑研究团队继续运转的现金流来源,所以即便被不少黑子喷我怎么开始从完全免费改成部分收费了,我也想把星球继续做下去,那是支撑团队独立运转的唯一方法;

但我们不会把股池作为要挟大家续费星球的工具。明天晚上就将放出我们团队这段时间全国四处跑整理的最终股池,作为龙年给大家的第一份贺礼

虽然我自己正处在至暗时刻里,但我真切地希望大家能看到黎明穿透夜幕照进来的光,相信我们的国家,我们的股市会好的。

他人以真心待我,我以真情待之。谢谢大家今天听我唠叨了这么久。

散会

[绝望的图]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