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研究表明:中国大笔向海外撒钱投资基建,不是没有道理的

 

◎智谷趋势(ID:zgtrend)| 此木

 

01

时间回溯到上世纪60年代。

当时坦桑尼亚政府有一个野心勃勃的计划:修一条长达1860千米的铁路,连接陆地国家赞比亚的铜矿和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的港口。但是这个国家非常穷,必须依靠外来援助完成这项工程。

坦桑尼亚首先找到了世界银行和联合国。于是世界银行和联合国做了两项调查,考察这个项目的技术和经济上的可行性。

然后拒绝了。

不久之后,英国、美国、日本、加拿大、法国、西德和苏联,一个接一个,都拒绝了。

不得已,坦桑尼亚的领导人找到了中国。彼时中国建国还不到20年,百姓贫弱,却慷慨拿出4.15亿美元资助这个项目,按当时美元汇率来算,大约是30亿美元。这是那时中国最大的单个对外援助项目。

工程难度比想象中更大。要挖掉将近九千万立方米的土,建造320座桥2225个涵洞以及22条隧道。

然而,它的建成,仅仅花了不到三年。

后来,新建的这条铁路走廊,给坦桑尼亚带来了相当深远的影响。这条铁路成了当地骨干线路,形成新的土地生产格局,也催生了沿路大量的新兴乡村,带动农业生产繁荣起来,乡镇贸易更加频繁,同时吸引外地工人过来寻找工作机会。乡村和城镇的联系变得更加紧密,甚至辐射到更远的地区。

原来的湿地和丛林变成了稻田、棉花地和香蕉地。

改变仿佛就在一夜之间。

02

站在今天的时间点来看,当年的坦桑尼亚铁路似乎无意中预示了一件事:中国正在成为海外基建中一股特别而重要的力量。从2000年以来,更是如此。

半个世纪后,埃塞俄比亚的首都环形公路、老挝的铁路、厄瓜多尔的大桥、伊朗的电力设备、摩洛哥的高速公路,亚洲、拉丁美洲、中东、北非几乎都留下了中国的足迹。

这些,都不过是冰山一角。还有巴基斯坦、柬埔寨、斯里兰卡、印度尼西亚、阿根廷、委内瑞拉、牙买加、苏里南、玻利维亚、加蓬、喀麦隆……

然而批评也随之而来,比如,担心中国政府的海外基建项目使得当地政府背负巨额债务、担心中国在当地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批评这些项目导致当地政府的资金操控和腐败、让当地环境退化。

边缘负面效应往往是媒体热衷于报道的,基建的真正作用却被忽略。许多国家愿意接受或主动寻求中国援助项目必然有其内在逻辑,谁会傻到做无利可图的买卖呢?

近期,一项来自美国的研究《Connective Financing: Chinese Infrastructure Projects and the Diffusion of Economic Activity in Developing Countries》却对这些质疑提出反驳观点:中国的基建能够比其它援助项目更加快速有效地促进地区经济增长

一定会有人反问,这项研究是不是就是中资背景的企业在资助?我们来看看它的研究机构清单:出资方是——美国麦克阿瑟基金会、Humanity United、美国Hewlett基金会、新加坡教育部学术研究基金、联合国大学世界发展经济学研究所、德国科学基金会和美国威廉与玛丽学院;而报告的六位主要研究者则来自莱布尼茨大学、德国海德堡大学、汉堡基尔大学、哈佛大学以及威廉和玛丽学院。

名单上看来,这些机构的“中资企业含量”并不高。

六位研究者对2000年~2014年期间,中国政府在非洲、中东、亚太平洋地区、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中东欧五个地区的所有投资,包括即将建设、在建和即将完成的项目进行研究,得出的结论是:相比于传统的援助者,如西方各国和世界银行,中国的基建工程能够更加快速有效地缩小当地的贫富差距。

纳入考察范围的项目加起来总共有3485个,价值2736亿美元,跨越138个国家的6184个地区。

数据来源:AidData

报告是如何测量当地的经济发展情况呢?

答案是利用卫星图片测量出夜晚灯照强度。一般来说,灯照越强的地区,经济活动越频繁,经济发展也越好,富裕程度越高。研究人员将32000个地区划分成1km x 1km小方块,计算出评估经济发展是否平衡的基尼系数。

非洲西海岸夜晚灯照强度(上图为2012年,下图为2016年) 数据来源:AidData

基尼系数范围从0~1变化,1代表贫富差距最大的地区,0代表没有贫富差距。下图中绿色和黄色的地区经济发展较为平衡,而橙色和红色的地区贫富较为悬殊。

测算出来的各地区基尼系数(2012年)数据来源:AidData

多次地观测这些方块颜色的变化,再和中国政府海外出资建设的项目所在地的数据联系起来,研究人员据此评估出中国的投资对地区经济活动分散的影响,尤其是在中低收入的国家。

测量发现,在2000年~2013年期间,中国开展基建项目的地方与当地经济活动增强具有很强的相关性,尤其是在南美和中东地区。

中国热衷于基建,报告认为这是因为基建项目比其它海外援助项目更能促经济增长。基建是纽带,把各个地区连接起来,增加穷困地区与其它地区的贸易往来,以此分散以往集中在一两个城市的经济活动。如果单纯靠医疗、教育之类的投资,为贫困地区吸引同样多的人所需时间却要长得多。

03

中国疯狂向非洲撒钱,投资基建,不是没有道理的。

现在非洲本地人也很欢迎中国的投资,因为中国人办这类事比起那些传统的援助者要好得多。传统的援助者是什么样的?就比如世界银行。世界银行说“在2030年之前在中低收入水平的国家消灭极端贫困”,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越来越多研究证明它们在这方面的成效甚微。

中国的不一样,有三点理由。

首先,中国政府办事爽利。

2008年,非洲塞内加尔的总统Abdoulaye Wade曾在《金融时报》撰文批评欧洲国家,因为他们既担忧非洲是否把大门向中国开得太大了,又站在一旁帮不上忙。

他说:“中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帮助非洲国家搞好了基建,要换成是世界银行,非得花上五年时间来讨论、协商,最后才能签署一份协议。而和中国政府签署这份合同,我们只花了三个月。”

如果传统援助者要在2012年修好一条路,他们得从2007年就开始。而中国人要修一条一样的路,从2011年开始就好了。

其次,中国政府在通过基建刺激地区经济的模式上天然比西方有经验。

在殖民时代,西方的投资产生的一个问题是,一个国家的大部分经济活动都集中在一两个城市,而其它乡镇地区仍然贫穷。但西方喜欢在国与国之间搭建网络,而且就把钱花在原本便富裕的地区。中国则不同,中国更喜欢在一个国家的沿海和内陆地区之间修建基础设施,加强国家内富裕地区与贫穷地区的联系。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投资的项目能够打破发展不平衡的局面。

中国用在本国的实践为之后在海外的基建提供选址经验。从80年代改革开放以来,地区间的发展也越来越不平衡。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弥补地区差异——西部大开发战略,核心是引导私人和公共投资向较不发达的内陆地区倾斜,尤其是基建网络的投资。既然中国在这方面有独特的经验,由中国投资的基建项目更加有效就不足为奇了。

最后,在基础设施建设的地区,中国还特别注重对社会和生产方面的配套性投资。这种协调补充的公共投资在留住当地人口、吸引外地人口时非常有效。

塞内加尔总统还说了一句话。

“中国和西方国家都希望投资非洲,争夺当地的影响力,但这不是非洲的希望。非洲希望的,是要加速基础建设,能源建设和教育我们的子民……比起欧洲投资者、各样政府组织、非政府组织的后殖民化模式,中国更能满足我们的需求。”

同样的,中国“一带一路”建设项目也得到了研究者们的肯定——中国的援助有助于缩小受援国内部的不平等。比起西方媒体口中的中国的基建是“白色大象”,中国正在通过输出产能带动当地发展经济。

 

感谢关注智谷趋势(微信ID:zgtrend)。很多读者还没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如果觉得智谷做得不错,记得点个赞表示鼓励哦。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