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4100种病毒的聚集体,一个山洞可生活2000万只

2003年,非典病毒爆发,肆虐全国。

为了寻找病毒根源,彻底解除隐患。疾控人员搜集了所有病患的资料,发现最早的11例病患,都和广东野生动物市场有关。
经专家反复溯源,确认病人身上的冠状病毒,来自广东野味市场的果子狸。
被锁定为“元凶”后,整个广东省严打果子狸销售,彻底杜绝了果子狸的任何交易,导致这个行业几近消亡。
但经科研人员的进一步研究发现,果子狸并不符合冠状病毒宿主的特征。
在实验室内,被人工感染非典病毒的果子狸,出现了发病和死亡的症状。
发病和死亡,说明果子狸绝对不是非典病毒的最终宿主。
以人类举例,人类感染非典病毒后,会在十几天内迅速发病,发病后有两个结果:

1、你消灭了病毒,成功痊愈。
2、你被病毒消灭,不幸死亡,但病毒也随之死亡。

不管哪个结果,对病毒来说都不是啥好事,非典病毒无法在人体内长期存在,所以人类并不是非典病毒的宿主。
果子狸,也是一样。
真正的自然界宿主,应该和非典病毒和谐共处,长期携带病毒但并不发病。成为非典病毒在自然界中的蓄水池,让病毒能在几十亿年里长期存在和进化。
例如大家熟悉的禽流感病毒,就是以野鸟作为自然宿主,病毒在野鸟身上并不发病,但某些变异的品种会让人类感染并发病。
为了找出非典SARS病毒的起源,研究人员在全国范围内搜索,花了8年时间,终于发现了新的线索。
2011年,研究人员在云南的一个山洞里,分离病检测到了和非典SARS病毒高度同源的冠状病毒,基因和表达功能非常相近。

研究人员在这个山洞里进行了持续5年的监测,每年取样2次,发现了十多株不同类型的SARS样冠状病毒。
虽然没有一株冠状病毒和SARS完全一致,但都高度相似,而且所有的基因片段这里都有,整个就是SARS病毒的天然基因库。
如果把病毒的基因用积木来形容的话,那组成这个积木的所有模块,都在这个山洞里找到了。
我们知道,病毒极其容易变异,每复制100万个碱基就会出现一个错误,以病毒那恐怖的繁殖能力而言,就等于时时刻刻都在变异。
绝大部分发生突变的病毒都因不适应环境挂掉了,但那亿亿亿分之一的概率,会出现一个全新的品种。
为什么我们始终无法普及流感疫苗,因为流感病毒每年都会变异出新品种,导致年年重新研发,成本恐怖,就是这个原因。
13年前的病毒,和13年后的病毒不完全一致,是非常正常的,但所有的基因模块都在一个山洞里找到了,足以证明这里就是元凶之地。
2017年,研究成果发表,云南昆明地区的中华菊头蝠被确认为非典病毒的最终宿主。

为什么病毒在云南的中华菊头蝠身上,结果疫情却在广东爆发。
据科学家推测,可能是云南的菊头蝠的粪便或其他东西,传染给了某只果子狸。而这只果子狸被非典病毒感染后,送到了广东野味市场,最终导致疫情爆发。
而在人类被感染后,还要求这个病毒必须恰好变异,可以人传人,还必须变异的恰到好处,潜伏期长,症状低。
即便如此,也需要同一时间,同一地点,有一定的传染基数,否则也不可能流行。
卧槽,这概率也太低了吧,每一个环节都是超低概率,综合起来这概率简直低到发指了。
概率确实不高,但你天天这么吃果子狸,总有爆发的那一天。
罪不在中华菊头蝠,更不在果子狸,而在于人类的那张嘴。

万毒之源

非典病毒出现在蝙蝠身上,并不令人惊讶,实际上近几十年来,人类感染的大部分恶性新型病毒,都来源于蝙蝠。
SARS病毒、埃博拉病毒、马尔堡病毒、尼帕病毒、亨德拉病毒、MERS冠状病毒,凡是称得上大规模的病毒性传染病,追根溯源,几乎全是蝙蝠。
科学家从200多种蝙蝠身上,已经发现了超过4100多种病毒,其中500多种为冠状病毒。
蝙蝠,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万毒之源。

为什么蝙蝠那么特殊?
因为人类是哺乳动物,而蝙蝠也是哺乳动物,还是唯一可以飞的哺乳动物。
在哺乳动物里有一个单独的分类,叫翼手目,专门给蝙蝠准备的。
因为同属哺乳动物,所以蝙蝠和人类其实算是近亲,基因相似性高,病毒很容易从蝙蝠传染到人类的身上。
除此之外,作为唯一能飞的哺乳动物,蝙蝠的飞行能力消耗了太多的能量。
蝙蝠一晚上甚至可以吃掉相当于自身体重的昆虫,食量极其惊人。
由于消耗大,新陈代谢快,蝙蝠进化出了一个独特的能力,那就是常年超高体温。
人类的体温一般是36.5~37摄氏度,超过38.5摄氏度就算高烧,可以进急救科紧急降温了。
体温若到了40摄氏度,哪怕侥幸不死人也会被烧傻,大脑细胞永久死亡,彻底失去功能。
但蝙蝠就不一样了,它的体温常年保持在40摄氏度。
人类发烧,是为了压制病菌的活性,40摄氏度算是自残式杀毒行为,但这种全民焦土抗战的战术,却是蝙蝠的日常模式。
这就导致一个很可怕的现象,很多在人类身上可以迅速繁殖的细菌和病毒,在蝙蝠身上压根翻不起任何浪花,被轻易的死死压制,形成了事实上的共生关系。
蝙蝠还有一个特性,就是喜欢群居,而且群居的规模特别大。
每一个蝙蝠洞,都可以轻易找到数百万只蝙蝠。

地球上最大的一个蝙蝠洞,名为布兰肯洞穴,位于德克萨斯州,这个洞中,有足足2000万只蝙蝠,每平米可居住3000只蝙蝠。

每天晚上蝙蝠外出觅食时,每分钟飞出的蝙蝠高达5000~10000只。

如果你看过央视播出的纪录片,你应该会对这个洞中那1米多高的蝙蝠屎山,印象深刻。
人口达千万,就可以算是特大城市。
如今2000万只蝙蝠,挤在一个洞穴里,毫无隔离的共同生活,而且居住密度特别高。这就导致蝙蝠洞成为了一个大型的病毒培养皿。
无数的病毒和细菌在这里不断的繁殖,不断突变,而蝙蝠也通过一代代的优胜劣汰,来和新病毒达成平衡。
蝙蝠体内病毒进化的目的,不是冲着人类来的,而是为了在蝙蝠体内强大免疫系统的绞杀下生存下去。
但如果有人非把这些病毒带出来,那人类可真的受不了。
这次肆虐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经基因测序发现,和早已发现的一种蝙蝠体内的冠状病毒,基因序列一致性达到了96%。
要知道病毒年年都在变异,80%相似度都可以称之为亚种了,96%几乎可以直接锁定为源头。
所以,这次肆虐全国的新型冠状病毒,源头还是蝙蝠。

罪魁祸首

既然我们都知道蝙蝠是万毒之源了,为什么我们不彻底灭绝蝙蝠。
因为蝙蝠种类极多,物种数占了哺乳动物总数的20%,而且是地球上唯一会飞的哺乳动物,生态位极其特殊,喜食昆虫,灭绝蝙蝠会产生不可预估的重大生态影响。
以布兰肯洞穴为例,这个洞穴的蝙蝠每晚能吃掉200吨昆虫,其中绝大多数是棉铃虫和粘虫蛾之类的农业害虫。
一只布兰肯蝙蝠,一晚上的捕食可以阻止5万多枚蛾子卵的产生,而洞内的蝙蝠,高达2000万只。
而绝大部分蝙蝠洞,都位于很偏远的地方,地势险峻,根本不和人类接触。
蝙蝠已经很努力的长的不像个食材了,干枯瘦小,狰狞恐怖,以一己之力封印病毒数千年,没想到还是被人类给炖了。

如果论基因相似性,猪和人类更是近亲关系,病毒从猪身上传给人类,要比蝙蝠传给人类容易的多。
那为什么我们没有听说猪身上有什么致命病毒呢?
因为猪这种哺乳动物,和人类相处的时间太久了,数万年时间里,该传染的早传染了,该适应的也早都适应了。
和人类密切接触的猪和其他一切人工养殖动物,已经没有什么病毒能威胁到人类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同属哺乳动物,家养动物就没病毒,野生动物身上就总有奇奇怪怪的病毒。
其实野生动物身上的那些病毒并不特殊,也并不算厉害,只不过因为人类没见过,所以就成为了新的瘟疫。
没有蝙蝠,就会有穿山甲,只要你在不断的捕食野生动物,总会有一款新病毒冒出来。
真正的罪魁祸首,不是蝙蝠,而是那些吃野味的人。

彻底禁绝野生动物市场

有人说,不管你病毒再厉害,只要我用开水使劲炖,一定可以灭活,吃下去没事。
从原理上这么说确实是没错,但你有没有想过,野生动物不可能自己跳锅里煮熟,它一定需要人去运输、屠宰、处理、烹饪。
这些处理野生动物的人,极其容易感染新型病毒,进而传染给全人类,到时候谁都跑不掉。
病毒面前,无论贵贱,不分贫富,那是真正的人人平等。
2003年的非典冠状病毒,和2020年的新型冠状病毒,都起源于野生动物交易市场,难道我们还没有吸取教训么?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根除野生动物市场的存在,才能从源头上杜绝这一问题。
只要我们在不断的吃野味,新疫情总会源源不断的爆发,就好像你过马路不看红灯,也许好几年都没事,但早晚一定会有事。
而一旦出事,就是大事。
为什么我们这次果断的进行了全国紧急动员,和史无前例的大封城。
因为按照传染病的模型进行推算,如果我们不采用任何措施,那传染的人数会出现几何级的爆发。
这是医学专家给出的模型,在纯自然传播模式下预估的传染人数,目前来看,前八天都和模型高度吻合。

如果不采取果断的措施,上面这个模型上的人数,就会变成现实,后果极其恐怖。
封城至今已经7天,其效果已经慢慢看出了成效。
截至1月30日晚上22点15分,最新确诊人数为8149人,和自然传播模型相比,已经有了一个显著的下降,这是第一次出现了偏差。

如果没有封城,今天的确诊数字应该是1.1万,而明天会达到1.6万,后面会更疯狂的加速。
就因为满足少部分人的口腹之欲,就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造成了全国巨大的损失。
野生动物市场,必须被彻底禁绝,家养的牲畜已经足够食用了,保留野生动物市场毫无任何意义。
这帮人吃野生动物的人,居然连蝙蝠都敢吃,真是丧心病狂。
食疗文化,是典型的封建糟粕。
吃了那么多蝙蝠,补啥了?补出俩翅膀了没?

《蝙蝠,4100种病毒的聚集体,一个山洞可生活2000万只》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