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我们交的智商税:2003年的板蓝根,2020年的双黄连

板蓝根是一种近乎封神的药物,人称包治百病。

只要是呼吸类的疾病,管你有用没用,先来一包板蓝根总是没错的。
你一咳嗽,家人就会立马亲切的给你泡好一碗板蓝根,希望你早日痊愈。
以前的板蓝根没那么火的,能封神,全在于2003年的非典之战。
非典爆发时,几个月时间我们连病原体都没搞清楚,到底是衣原体还是冠状病毒,争了很久才有定论。
连病原体都没搞清楚,自然也没有特效药,非典病毒一直处于无药可治的状态,直到今天都没有。。。
医院能做的,就是向病人的肺部打高压氧,采用各种辅助药物延续病人生命,极端情况下甚至采用大剂量激素强行续命。
给免疫系统留的反应时间越长,自愈的概率就越高。
但是缺乏医学常识的民众,听到“无药可治”,就特别恐慌。
2003年5月26日,中国中医学院院长声称八种中成药对治疗非典有效,经媒体报道后,引发了全国的哄抢狂潮。

其中,板蓝根因为最常见,最亲民,口口相传的频率最高,第一个被哄抢一空,

当时中国第一大板蓝根颗粒生产厂家、广州某大厂门前购药的队伍排出了三公里。

从这一天开始,板蓝根就被打上了“药神”的标签。
有病治病,没病强身。
古中医说,是药三分毒,这句话在板蓝根身上完全不存在。
至于理由?没有理由,大家都这么说的。
但其实,喝多了板蓝根,是会中毒的,中毒剂量实测为7包。

2009年,甲型H1N1流感爆发,中华中医药学会如法炮制,声称板蓝根可以防治甲流,再度掀起一股抢购板蓝根的狂潮。
2013年H7N9禽流感袭击中国,国家刚刚宣布发现第一例H7N9病例的第四天,江苏省卫生厅就发布治疗方案,言之凿凿地宣称板蓝根可以预防这种几乎完全未知的病毒。
连病原体都没分离出来,第一个陌生的病例才发现第四天,你就知道板蓝根可以防治这种未知病毒了?
这种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一而再,再而三的上演,而且越来越离谱,遭到了全国医学工作者的集体抵制,全网拿板蓝根开刷。
板蓝根包治百病的讽刺称号,就是这一年出现的。
事情闹大后,钟南山出面了,在接受采访时说:

在病毒基本情况还没有研究的情况下,预防H7N9等新型传染病,不建议盲目服用板蓝根。

名声坏掉后,板蓝根走下神坛。
2018年1月,(原)卫计委新发布的《流行性感冒诊疗方案》中,板蓝根不再出现,主打方案成了西药奥司他韦和疫苗接种。
但板蓝根在民间的声望,余威犹存,如果你得了感冒,你爸妈第一个端给你的绝对是板蓝根。
反正有病治病,没病强身嘛。
下次你女朋友肚子疼,别让她喝开水了,记得让她喝板蓝根.
包治百病的板蓝根,治个肚子疼,不是问题。

双黄连闹剧

2020年1月30日晚,短短十分钟之内,全网的双黄连口服液瞬间断货。
次日早上,隔离在家许久的武汉人,重新排起了长队,冒着被感染的风险,排队抢购双黄连。
隔离多日的成果,一下子被降低大半。

此时在网上,别说双黄连口服液,连双黄莲蓉月饼都脱销了。。。
到最后,连兽用双黄连,都开始被抢购。。。

人和鸡鸭抢药喝,这魔幻的一幕居然真的发生了。
而有幸抢到双黄连的人,一人干一瓶,宛如土豪聚会。

这一切发生的原因,是因为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所联手宣布,双黄连口服液具备抵抗新型冠状病毒的作用。

这个结论经官媒转发后,瞬间引爆了全网。
非典病毒过了17年,至今都没有研发出靠谱的特效药。
目前全世界的医学专家,连新型冠状病毒的各种性质都还不甚了解的情况下,就有人出来直接宣称发现了可治疗病毒的药物。

如此离谱的结论,立刻遭到了整个医学界的群嘲。
专业人士,立刻开始对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所扒灰。
第一个被吐槽的,就是武汉病毒研究所,上面的公文里白纸黑字的写着,病毒所做这个研究,从1月29日晚开始,到1月30日凌晨就出成果了。
仅仅一晚上时间,几个小时而已。你玩游戏的功夫,别人就已经证明了双黄连具备抵抗新型冠状病毒的作用。
这么点时间,别的实验室连做病毒培养的功夫都不够,更别说出结论了。
有医学专家吐槽,就这么几个小时的时间,他只能做出三步:

1. 开冰箱,拿出病毒样本。
2. 给病毒样本浇双黄连口服液。
3. 发现病毒丧失了感染功能,取得“重大研究成果”。

老实说,如果你用茅台浇,病毒死的更快,那毕竟是酒精。
而上海药物所就更过分了,非典期间,它就“证实”双黄连具有抗SARS冠状病毒的作用。
后来的十几年,上海药物所声称双黄连对H7N9、H1N1、H5N1、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具有明显的抗病毒作用。
每次疫情爆发,尤其是无药可治的新病毒出现时,上海药物所就立刻活跃起来,然后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拿出了“研究成果”,说双黄连对这个陌生病毒有效。
双黄连,被上海药物所吹成了另一个包治百病的板蓝根。
只要是陌生的,无药可治的呼吸道病毒,双黄连都能治。
从街头老中医到上海药物所,大家都吹嘘自己手里有包治百病的神药。
双黄连口服液的主要成分是金银花、黄芩、连翘。

而复方金银花颗粒的主要成分是金银花、连翘、黄芩。

凭什么吹双黄连口服液,金银花颗粒不服,大家明明是一模一样的。
如果说配方和比例有区别,那上海药物所能说一下差别在哪么?具备抗病毒功能的主要成分是谁?浓度高一点会有何影响?浓度低一点又会有何影响?
或者回答个最基础的问题吧:

只喝开水,这个病的自愈率是多少?只服用双黄连,这个病的治愈率又是多少?

你啥啥都不知道,一问三不知,什么对比试验都没做,甚至连一个服用后治愈的病例都没有,就开始信口雌黄的说双黄连有抗病毒作用。
这不是学术造假是什么?
我估摸着,他们推荐双黄连的思维逻辑可能是这样的:

我觉得这个药可能会有用。
但我没有证据。
要不你先吃着试试,万一有用呢?
那我不就红了。

这还是善意的猜测,要是恶意的猜测,那就更不堪了。
2011年美国热播的《传染病》,就描绘了一种新型病毒袭击世界时的景象,里面的反派就宣称连翘可以治疗新型病毒,其实背后已经暗中联手投资商,借抢购连翘的风潮赚了一笔大钱。

而连翘,恰好就是双黄连的主要成分。
你说巧不巧,一部电视剧,预测了9年后的中国。
更离谱的是,2003年非典期间,上海药物所不仅推荐双黄连抗非典,甚至宣称洁尔阴洗剂可以治非典。

当时网络还不甚发达,上海药物所甚至很自信的给出了自己的“实验办法”。
把人体细胞、SARS病毒、洁尔阴洗液同时放进培养板上,结果发现细胞一时半会没死,但SARS病毒没有感染细胞。

由此得出证明,洁尔阴洗液可以抑制病毒感染,而且无毒副作用。还给出了使用办法,那就是把洁尔阴洗液吸进呼吸道,进行消毒。
我信了你的邪,你这套逻辑不去吹茅台包治百病真是可惜了。
生理盐水,对非典病毒同样具备极强的抑制功能,我不用做这种破实验都知道结果。
双黄连事件闹大后,钟南山院士出面了,说新型冠状病毒暂时无特效药。

这场闹剧,算是暂时划上了句号。

说话要负责任

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所的这种行为,并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长期以来,医学科研界就出现了一股假大空的习气,尤其是中成药领域特别严重。
以前的历次疫情,都有各种中成药出来宣称自己可以有效抵抗病毒,不需要任何理由,也不需要任何证据。
先把这个山头占了,让病人吃一点试试,万一有效,自己就一炮而红了。
如果无效,那也怪不到自己头上,反正这个新病毒无药可治,自己也是好心。
说错了话完全不用负责任,蒙对了就大赚特赚,这简直是碰瓷。
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双黄连并不是第一个冒出来占山头的中成药。
有人说,安宫牛黄丸可以治疗新型冠状病毒。

有人说,藿香正气口服液可以治疗新型冠状病毒。

有人说,绿茶可以治疗新型冠状病毒。

甚至有人说,槟榔可以治疗新型冠状病毒。

老实说,我更相信养猫可以预防新型冠状病毒,至少别人还做过大样本调查。
青木我其实也可以大胆宣布,因为新型冠状病毒在白米饭提取液中无法感染健康细胞,所以白米饭可以有效抑制新型冠状病毒,治愈率高达90%以上。
每一个吃过白米饭的武汉肺炎患者,都有90%以上的概率痊愈出院。
青木本人,愿意对以上研究结果负全责。
我的结论,比那群信口雌黄的结论,其实要靠谱多了。
像这样完全没有任何证据,也没有任何实验数据,就空口无凭下结论的行为,导致中成药在民间的信用度被大幅透支。
本来中药是个好事情,结果名声全被败坏掉了。
我信服的中药工作者,只有一个,那就是屠呦呦及其团队。
她们为了研发出新型抗疟疾药物,几十年如一日的研究,做了大量实验和验证,终于提取出青蒿素。
屠呦呦的研究结果,可验证,可重复,经得起质疑和推敲,让人信服。
这样的人,才配叫中成药研究工作者,才能增加中成药的可信度。
那群说话不负责任,到处碰瓷,沽名钓誉的人,简直就是中成药领域的蛀虫,不断的侵蚀社会信任度。
从2003年的板蓝根,到2020年的双黄连,套路一直都没有变过,但是民智早已今非昔比。
其实吧,你要真用双黄连治病毒也可以,但要切记正确的使用方法。
喝的时候,脚下要踏准五行八卦的方位,心要诚,口中要念真言:

“妈咪妈咪哄,风火雷电冰,太上老天君,急急如律令”

另外,还必须要配上3个月大的黑色公猪的晨尿做药引子,才能发挥药效。

下期智商税开奖下注了:
藿香正气,1赔1
板蓝根,1赔2
王老吉,1赔5
夏桑菊,1赔10
灵芝,1赔12
冬虫夏草, 1赔15
土茯苓,1赔18
生地熟地,1赔23
夏枯草,1赔25
松柏叶1赔1000
开塞露1赔50000
买定离手了各位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