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大流感,102年前的最强瘟疫,曾改变世界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这是欧洲历史上破坏性最强的战争之一。在这次大战中, 人类首次动用了坦克,首次动用了毒气,首次出现了重机枪屠杀战。原计划3个月的战争,整整打了4年,投入了6500万人,受伤人数高达2000万人,死亡士兵和百姓共1600万人。但没人知道,一战造成的死伤,在一款小小的病毒面前微不足道。甚至一战的结束,和这个病毒也有直接的关系。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造成5亿人感染,4000万人~1亿人死亡。当时的世界总人口,不过17亿人左右。疫起

西班牙大流感并不是源自于西班牙,而是美国。1918年3月11日,周一,美军正在集训新兵,准备投入到欧洲战场。这一天,堪萨斯州的芬斯顿新兵训练营,一位连队厨师,列兵吉特切尔向护士抱怨自己“发冷,咽喉肿痛,头疼并且肌肉酸痛”。这是记录在册的最早病例,也被称之为西班牙大流感的零号病人。3周之内,这个仅有3万人的军营,有1100人发病,这还都是在医院登记在册的,症状轻微自愈的可能更多。在这1100人里,有230名士兵最终发展为肺炎,38人死亡,住院死亡率达到了3.5%。但和欧洲战争每天在炮火中死去的成千上万人相比,区区几十名士兵的死亡,不会引起丝毫注意。美国当时总共建立了36个新兵训练营,对全国各地的新兵进行培训,由于部分军官和士兵会在不同训练营内流动,最终有24个训练营,都出现了流感的病例。但这一切,同样没有引起丝毫关注,区区感冒而已。除了军营流动之外,美军还有慷慨的休假机制,新兵三个月训练后可享受5天假期,这比同期德国一年都回不了家一次要强的太多了。但这种休假,让病毒向美国全境进行了扩散,到4月底,美国50个大城市中的30个,都发现了流感病例。但这一切和欧洲战事比起来,微不足道。军人可是要上战场打仗的,怎么能害怕区区感冒。疫散

1918年3月,8.4万名美军被船只运到了法国,参加了一战,在随后的数月里,源源不断的美军持续抵达欧洲战场。美军的到来,给了英法一剂强心针,让他们第一次看到了击败德国的希望。但他们没想到的是,美军带来的除了枪炮,还有病毒。早在渡海的运输船上,美军新兵就已经病满为患,被迫在自己的舱室隔离,患者躺在甲板上,死者被扔进大海。但这一切,英法毫不知情,美军自己也不认为是个大事。1918年4月,流感病毒在欧洲大陆的英法军营里迅速扩散。到了1918年5月,法国的本土已经出现了大量的流感患者,遍布平民和军队。这时候的病毒致命性并不高,但它能让士兵丧失战斗力,曾出现过一支炮兵旅在 48 小时内即有 1/3 士兵倒下的例子。在前线激战的德军发现,虽然美军的增援部队到了,但英法军队的战斗力反而更弱了,德军一度在“皇帝会战”中连番取得大捷,甚至给了德皇一种要胜利的感觉。但这种感觉,随着德军把一些英法俘虏带回军营后,变成了错觉。1918年6月,德国军队中的流感病毒开始爆发了,每个步兵师平均患病人数达到了2000人,某些师有一半人丧失战斗力。德国著名将军鲁登道夫在回忆录中写道:

“这是件令人悲伤的事情,每天早上都会听到参谋人员对流感病例数目的详述,以及他们对部队糟糕情况的抱怨。”

德军指挥官鲁登道夫被迫取消“皇帝会战”中即将发动的一次决胜大进攻,因为部队已经瘫痪,他每天早上都要听各参谋长上报流感人数,近50万士兵躺在了医院里。但鲁登道夫没想到的是,取消的这次大进攻,是一战中德国的最后一次大规模进攻了。因为这个时候,英法军队里的士兵都已经陆续痊愈,并暂时获得了免疫力,无惧病毒。战力突然恢复的英法军队,在7月,向战力瘫痪大半的德国发起了最终决战,异常顺利的就击溃了德国的抵抗,正式拉开了德国灭亡的序幕。战况突然从天堂掉到地狱,从此节节败退,处处被动,不甘于失败的鲁登道夫,在回忆录里把这次的流感称之为:

“阻止德国取得最后胜利的无形之手”。

为什么源自美国,从法国传向欧洲甚至全世界的大流感,被命名为西班牙流感?因为在大会战时,英法美德和所有欧洲参战国,都实行严格的新闻管制,一切可能有损于前线士气的事情都不允许报道,更不允许把区区流感渲染成“瘟疫”。整个欧洲,只有中立国西班牙的媒体不受管制,他们也不用报道战争,每天就报道自家的流感情况,全球媒体也迅速跟进。整整八百万西班牙人感染了流感,甚至连国王阿方索三世都染上了,在全球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下,西班牙好像成为了人间地狱。

英美法的媒体,甚至还给西班牙流感病毒起了一个更可恶的名字,叫“西班牙女郎”。这个病毒到底应该叫西班牙流感,还是法国流感,或者是美国流感,西班牙人据理力争了足足一百年。但因为话语权在英法美等战胜国手里,所以1918年大流感,一直被称之为西班牙流感,污名化极其严重。带来的唯一好处,就是2015年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宣布,以后不准以地名来对新疾病命名。爆发于武汉的肺炎,为什么不叫武汉肺炎,而是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这就是原因。哪怕是嫌拗口,我们也一般称之为新冠肺炎。不过鉴于西班牙流感已经喊了一百年,而且也没有其他的名字,我们下文还是按西班牙流感称呼。虽然欧洲各国都严格封锁消息,但随着夏季的到来,7月时,西班牙流感居然突然消失了,没有出现新的感染者。美军在法国发公告,说:‘传染病已经结束。’一家英国医学杂志也表示:‘流感已经彻底消失。’这个病毒莫名其妙的来了,又莫名其妙的走了。但各国政府还没来得及庆贺,病毒的第二波凶猛袭击出现了。疫殇

1918年8月,在战争即将结束之时,已经遍布全欧洲的西班牙流感,突然变异并再次出现。第二波西班牙流感从法国、塞拉利昂、美国开始,在全世界突然全面爆发。这是一波在人体内自然进化变异而来的新型西班牙流感,突出特征就是致死率极高,而且死亡速度特别快。

‘这些人刚开始看上去只是普通流感的患者,但是被送到医院后,他们马上转化成从未见过的严重肺炎!两个小时后,他们的脸颊上出现一点淡绿的痕迹,再过几个小时,他们的整张脸都会变成铁青色....铁青色从耳朵蔓延到整张脸,不出几个小时就是死亡。’

英美法德,双方交战国所有军队的医疗体系,彻底崩溃,生生把战争又拖延了3个月。

西班牙流感一旦疫情发作,患者常见当场高烧发作,脸色瞬间铁青,外带大量咳血。美国的普通家庭里甚至出现了这样的情况,男主人早晨上班的时候还好好的,中午症状发作,下午直接去世,还来不及抢救,发病后短短的几小时就死亡。而且诡异的是,死于第二波西班牙流感的人,主要是青壮年。第二波西班牙流感99%的死者不足65岁,其中一半是20~40岁的青壮年,孕妇的死亡率达到90%,这和常规传染病的死亡概率完全相反。据科学家研究,这是因为第二波西班牙流感极具侵略性,会诱发人体释放最终大招“细胞因子风暴”,这是对身体免疫系统的最终动员令,强烈的免疫反应会无差别摧毁身体细胞,导致患者急性呼吸衰竭而死亡。而老年人和儿童的免疫系统较弱,反而避免了这种反应的诱发,幸运的存活了下来。病毒变异出来了这样的特性,也真是奇葩。而为了安抚民心士气,英法美政府官员一直在隐瞒疫情,所有城市的卫生部门都表示,这不是大问题。

“只要市民做好日常预防措施,不需要过多警告。”洛杉矶卫生部说。“大部分人感染上的是支气管疾病,并不是所谓‘西班牙流感’。”纽约卫生部说。“这并不是传闻中可怕的‘西班牙流感’,而是普通的传染病”费城卫生部说。

但6周之内,光是费城就死了12000人,最糟糕的时候一周死了4597人。不是感染,是死亡,当时的费城,才几十万人口。当地的医院早就瘫痪,甚至连体育馆都全部住满了。

所有城市的医护人员都不足,护士招聘广告布满所有报纸的版面。

最后医院拒绝接收任何病人,不管病得多严重都不收,因为没办法收,连体育馆都住满了。几千人被丢在医院外,在痛苦无助中死去。后来,棺材都不够,很多尸体只能草草埋了,挖坑群葬。

英法美都陷入了恐慌,有人说这是德国的化学武器,要戴防毒面具才安全;有人说是狗在传播疾病,只要捕杀全部的狗就可以解除瘟疫,各种谣言满天飞。但是在感染完所有能感染的人之后,到了1918年10月底11月初左右,第二波西班牙流感又消失了。悄悄的来,悄悄的走,没有任何理由。。。在第二波西班牙流感消失的当月,随着协约国攻势的恢复,德国防线全面崩溃,并于11月11日,正式签署了投降书。庆祝的人们还没开心太久,在1919年1月,再度变异后的西班牙流感病毒第三次袭来。但这一次变异的毒株,杀伤性极低,也许是容易流感和死亡的个体,已经在第二波全部感染了,也许是其他原因。反正,第三波西班牙病毒没有掀起任何波澜,虽然折腾了快一年,但也没造成太大的死伤和恐慌,到次年就彻底消失了,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过。疫终

1918年3月,第一例西班牙流感病例出现。1920年3月,人类记录了最后一个西班牙流感病例。在这两年的时间里,西班牙流感病毒随着英美军队的脚步,遍布全球。在美国,有28%的人口被感染,约50~67.5万人丧生。印第安原住民部落被重创,有18.8~33.7万人死亡,阿拉斯加有整部落全部丧生的案例。在英国,多达25万人死亡。在法国,超过40万死亡。在新西兰,有近1万人死亡。在澳大利亚,有1.2万人丧生。在加拿大,有5万人死亡。在加纳,有10万人死亡。在巴西,有30万人死亡,其中包括当时的巴西总统。在日本,2300万人被感染,39万人死亡。在伊朗,估计有100至200万人死亡。在印度尼西亚,有150万人死亡。死亡最严重的是印度,有多达1700万人死亡,约占本国人口的5%。斐济,5%人口丧生;汤加,8%的人口死亡;瑙鲁,16%的人口死亡。疫情最为严重的西萨摩亚,90%的人口受到感染,其中30%的成年男性、22%的成年女性和10%的儿童死亡,有22%的人是在两个月内死亡的。在非洲的冈比亚,流感抹掉了大部分村庄的痕迹;日本关岛有 10% 的人死于流感,在印度德里,有的火车离站时车上还全是活人,到站时已经满是尸体……另外,中国和苏联在1918年处于混乱状态,数据无法统计,连估算都有难度。据专家推测,1918年大流感,感染了全球1/3的人口(当时总人口17亿),造成约2500万~4000万死亡(也有专家估计是5000万~1个亿)。这个病毒,甚至还成为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提前结束的原因之一。反思

研究人员发现,西班牙流感病毒全球平均致死率是20%,但死亡率的分布却非常不均衡。这个病毒起源于美国,通过英法扩散到全世界,但英法美的死亡率却是最低的。英法美感染者的平均死亡率,是5%。但英法美军营中的死亡率,却是2~5%而在贫困落后,营养和卫生状况很差的某些区域,致死率甚至可以达到50~99%。美国印第安原住民的很多部落,整体消失,人们前往这些部落时惊惧的发现,整个部落全是死尸,连一个活人都没有。全球40%的死亡案例,集中在人口密集,卫生和营养条件落后的英属印度,这很能说明问题。医疗系统已经瘫痪,病床无处安置的英法美军营,虽然感染率很高,但死亡率全球最低,甚至低于同属国的平民,因为当时的军队是物资最丰富的地方。而美国内部的统计,富人区的死亡率,同样明显低于贫民区。但贫民的感染,同样会导致富人患病,致死率低,并不代表你一定安全,全国范围内消灭病毒才能确保富人的安全。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后,人们认识到,卫生问题是一个公共问题,并不单纯的是医疗技术问题。因为传染病无限蔓延的特性,任由市场经济支配,让富人享受大部分医疗资源,是一个双输局面。保护最贫困的人,同样是在保护自己。更清洁的水源,更丰富的营养,更好的公共和私人卫生条件,才是抵御疾病的最好办法。自1920年开始,各国的卫生公共政策都开始了变革和重组,建立起更先进的疾病监视体系,提倡全民卫生保健和廉价医疗,确保大规模传染病被掐灭在萌芽状态。为什么我国这一次要动用如此强硬的手段,对死亡率仅2%的新型冠状病毒进行围追堵截。因为这种病毒一旦扩散,那感染人数会极其恐怖,而对于不发达区域的死亡率,也绝对不止2%。反思历史,可明事理,防未来。为武汉加油,为中国祈福。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