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暴政投票禁止医护人员回小区,从武汉疫情看民主与专制的利弊。

经开区第二大街46号院小区,有两名医护人员居住在这里,一个在附属五院上班,一个在医疗机构上班,他们凑钱在这个小区1-1-8西户合租了一套房子。他们在医院上班这件事被人发现后,在业主群里引起了轩然大波。有人在业主群里发起“民主投票”,要求全部业主表决,是否允许这两名医护人员回小区。

话音刚落,就有业主表示,这两人在医院工作,接触各类病人,会对邻居带来风险,坚决不能让入住。

这么奇葩的理由,居然得到了业主群的一致同意。。。在非常民主的票决下,这个小区的业主,集体拒绝在前线为他们奋战的一线医护人员回家,而且是回到自己花血汗钱合租的房子里。

又没让你出钱付房租,你凭什么不让别人回家。这是民主之耻,是自香港闹剧以来,最离谱的一次民主荒诞剧。医护人员有严格的防护措施和消毒措施,绝对不会带病毒回家,否则第一个感染的就是他们自己,而不是邻居。但这件事的关键,并不是医护人员是否携带病毒,而是这群业主,凭什么禁止医护人员回家。这件事,是小区业主,用一人一票,最民主的方式表决出来的,而且是一致同意,碾压式胜利,代表了小区的绝对民意。但这种做法真的合理么?因为医护人员在前线奋战,可能携带病毒,就禁止他们回家?你对得起在前线冒着生命危险,受苦受难的医护人员么?

你觉得这是民意?这代表民主?让这些英雄流血又流泪?这是典型的民主暴政。

民主暴政

如果中国是纯民主国家,那我现在提一个议案,马云和马化腾总共有4000亿财富,我们把他俩的钱给分了,10亿人来分,每个人可以分400块。这个议案明显是扯淡,对社会造成的损害不可估量,也不创造任何额外财富。但这样的提议,会得到大多数人的赞同,支持的人会比反对的人要多很多,没有人会拒绝凭空得来的400块。如果再多弄几十个富豪,把每个人分的钱从400提升到4000,那支持的人会更多。只要你同意把那些吸血鬼大富豪的钱没收,我可以白送你4000块,你还不赶紧来投票。这就是典型的多数人暴政,比昏君的暴政还要可怕。更可怕的是,这种类似的提案不仅存在,而且广泛分布。西方很多政治家都是靠喊增加全民福利的口号上台的,谁无脑给民众发钱谁上台。这和上面的议案有什么区别么?最后福利越发越多,整个国家停滞了,陷入了高福利陷阱。如果在二战时期,占德国大部分人口的雅利安人举行全民表决,投票决定是否要处死全国的犹太人。根据当时被引导的民意,结局毫无疑问的是要处死所有的犹太人。德国人全民投票,来处死德国管辖境内的所有犹太人,有问题么?没问题吧。但这么做,你觉得合理么?你不觉得很荒谬么?这就是多数人的民主暴政。

民主制的利弊

专制可能会带来暴政,民主同样也会带来暴政,他们各有利弊。到底是专制好还是民主好,这个问题其实争论了几千年。民主并不是什么新发明,公元前6世纪,古雅典发明了“公民大会”,废除贵族制,由全体公民投票表决来决定国家事务。妇女、儿童、奴隶等不享有公民权利,所以古雅典的民主制,实质上是奴隶主民主制,只有奴隶主才算公民。即便如此,古雅典也体现了民主优越的一面,整个雅典充满了思辨性,解放思想后,各种观点激烈碰撞,诞生了大量的知识和文化,成为了整个欧洲的文化之源。优点有,但缺点也有,而且很明显。大多数拥有投票权的公民,政治素养几乎为零,也没有受过相关的政治培训,和从小训练的王子相比,政治能力差的太远。这直接导致在雅典“雄辩家”横行,这些雄辩家利用各种短期利益,和真假难辨的消息,诱使公民大会按自己的意愿进行表决,频繁出现多数人的暴政。鼎鼎大名的苏格拉底,是雅典最有智慧的人,是欧洲古文化中的绝对泰斗。这样的国之瑰宝,被公民大会以腐化青年的罪名,全民表决给处死了。。。柏拉图曾言:

“雅典人杀死了他们之中最高贵的那个人”。

在著名的伯罗奔尼撒战争中,雅典最高军事指挥官伯利克里采用坚壁清野、避其锋芒的战略抵抗斯巴达勇士。但伯利克里的政敌,“雄辩家”克里昂,以怯战、畏战的名义,煽动公民大会,通过全民公决,逮捕伯利克里,撤销其职务。速战速决多好啊,伯利克里这么搞,太浪费军费了,这点钱省下来给大家减免税收多好。最后,雅典先后被斯巴达和马其顿击败,全国沦陷,变成了马其顿帝国的属地,所有人都成了奴隶。专制的马其顿帝国和斯巴达,都先后击败了民主制的雅典。富而不强,华而不实的雅典民主制度,迅速被欧洲所抛弃,在未来的2000多年里,民主制绝迹,整个欧洲都推行皇帝专制。一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其决胜战役,依然被人称之为“皇帝战役”,因为当时的欧洲列强,绝大部分都是皇帝制。一战后,德皇退位,俄皇被推翻,民主浪潮席卷欧洲,帝制才算彻底终结。中国1911年推翻帝制,俄国和德国直到1917-1918年才推翻帝制。所以帝制,并不是中国贫困落后的原因,清朝皇帝的傲慢和无知才是。

专制和民主的优劣

柏拉图说,民主是"其次坏"的制度。意思就是,民主绝对不会是最坏的制度,但它永远只会比最坏的制度好一点,所以是"其次坏"。民主只能保证自己不会是最坏的制度,但代价是自己永远无法成为最好的制度。而专制,具有很大的偶然性,遇到明君,它是最好的制度,遇到昏君,它是最坏的制度。专制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民主也不是。为了防治多数人暴政,现代的民主制在雅典古民主制的基础上进行了改进。密尔的《论自由》和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给与了民主制以极大的限制。改良过的民主制,明确规定多数人不能剥夺少数人的自由和各种权利。这已经不再是纯粹的民主,只能算一个受限版的民主制。这种规定,的确避免了多数人暴政的发生,但同时也导致民主制成为了大资本家的圣地。前1%的人,巧妙利用这“少数人的自由”,通过种种手段来影响选票,事实上统治这个社会,聚敛了天量财富,是西方民主制度的顽疾。西方的民主制,实际上是少数人的民主制,富豪在事实上享受大量特权,拥有极大的影响力。而缓和的社会矛盾,也保护了他们的财产和安全。纵观全世界,所有的发达国家全部是民主制国家。但纵观所有的发达国家,他们成为发达国家都是在非民主制时期。西方的民主制历史,至今不过百年,而他们在数百年前,就已经是世界强国。截至目前为止,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发展中国家,能够凭民主制,上升为发达国家。被强行“民主化”的发展中国家,都过的很惨,没有例外。其实我们可以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只有你成为了发达国家,你才有资格过民主制。而不是你成了民主制国家,就有资格过发达国家的生活。民主制的本质,是牺牲效率和发展,来缓和尖锐的社会矛盾。民主和专制到底哪个好,清末的中国争辩了几十年,也没争出个结果,因为理论上大家都有问题,都不完美。到最后,这场争论是在战场上结束的,用拳头说话,采用民主集中制的新中国,最终获胜。中国目前的制度,既不是纯粹的帝位专制,也不是纯粹的西方民主,民主集中制这个称呼,其实很准确。但不管是军事上还是经济上,我们都创造了世界奇迹。既然理论上争不出个高低,那用成绩说话,纯粹的民主和专制,都不适合中国。全民投票不允许医护人员回小区这样的民主闹剧,真的是一个活脱脱的社会实验,其实戳破了很多谎言。可惜的是,香港的某些人,还不懂这个道理。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