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下班不让进小区,以防疫为名义粗暴举措,于防疫无益

当我们纵容一种正当权利被践踏时,后果总是不正义的。

只有“处理”,没有“治理”,最终的结果就是混乱。中国社区治理的混乱局面,要从制度层面找原因,而不是奢谈道德、国民性之类的“大词”。一场疫情,是对中国城市社区自治的考验,疫情期间,出现了很多争议现象,最近发生在河南南阳的禁止租住在该小区的护士回去,将争议推向了高潮。谁有权禁止护士回家?中国很多现实问题有一个共性:要么不作为,要么乱作为。河南南阳某社区在对抗疫情时期,居然以多数业主决定的理由禁止租住在该小区内的护士回家,让人大跌眼镜。这样的小区,我觉得应该在大门上挂个匾“瘟神之家”了,但是,仅仅是官媒到民间一片批评声,强调医护人员在抗议中的贡献,是不够的。侵犯了租客的正当权利才是问题的根本,遗憾的是,我们还是习惯性地把权利纠纷套上道德话语去解决,却从不正视:侵犯他人合法权利本身就是不道德、不合法的。社区阻拦返乡回城的租客进入,性质又有什么不同呢?却是一片点赞。更不可思议的,是社区人员带人把人家房门钉上板子、贴上封条,竟然成了“社区防疫”的成绩。防疫不是侵犯他人合法权利的借口,作为租户的正当权利对“湖北佬”和护士妹妹都是一样的。当我们纵容一种正当权利被践踏时,后果总是不正义的。从禁止湖北佬回小区始,到禁止护士妹妹回家终,其实是一个逻辑。对前者的点赞,就是鼓励了后者的乱作为。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纵容侵犯他人合法权益,最终都是助纣为虐。以防疫为名义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特事特办”,被某些人吹捧为中国特色的管制效率,是很可笑的,他们自己也会为此付出代价。以封门式“隔离”为例,集中收治隔离本来是政府应为的防疫义务。由政府提供专门的设施和场地,使疫区来人远离社区居民,才是安全之策。社区一干帮闲,屁颠屁颠跑过去封人家门,拿着锤子榔头叮叮当当,好不威风,却不知道自己是越俎代庖,白白冒着气溶胶传播、接触传播的风险作恶,这种不顾自身安危也要作恶的精神只能说是智商感人。你在侵犯他人合法权利时,总要准备付出自己的代价,权利意识于人于己都是一种自我保护。河南南阳小区的业主也是一样,他们担心医护人员传染疾病,可以理解。如果他们按照正当途径去解决,比如请街道、派出所出来协调和解释,疑虑很容易打消,何至于闹出贻笑天下的结果?

页码: 1 2 3 4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