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捐赠武汉后顺手羞辱了大陆的党国体制文化

文 丨 咖啡

说实话,我觉得日本这个国度很过分,尤其是在此次疫情中的表现,你说你送物资也就算了,还送来了古诗词。而且这次古诗词明明可都是咱们的老祖宗留下来的。比如:

日本捐武汉: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日本捐湖北:岂曰无衣,与子同裳

日本富山捐辽宁:辽河雪融,富山花开;同气连枝,共盼春来

日本舞鹤捐大连: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

是每个日本人都能够熟练知悉中国的古诗词吗?不尽然。但是,捐赠方能够做到恰如其分地运用,不由得让我们眼前一亮。

就拿那句风靡全网的“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来说,我们早就用过了。

在扬州大明寺鉴真纪念堂前就有这块石刻。

相对于日方的文雅,咱们的能与之匹配的也只有硬核标语了:

当然,咖啡并不是说这种标语不好,毕竟对于广大的农村地区来说,大家普遍的文化水平决定了,这种直抵人心的硬核标语似乎更具威慑力。如果在这个时候掉书袋,就有点不接地气了。

民间如此可以理解,再看看咱们的主流媒体:除了武汉加油、湖北挺住,今夜我们都是湖北人之外,似乎就想不出更好的词儿了。不由得,咖啡有些难过,泱泱大国何时需要外人来给我们上中文课了?可是,现实就是如此。传统文化的凋零于荒凉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就拿古诗词来说,我们有仅仅陆游一人,就写了上万首诗,可是近些,学生背古诗词的越来越少了。虽然有所谓的中国诗词大会,说白了,就是一个给了题库的背诵表演。寥寥几人参与,而且基本都是高中生,根本没有形成氛围。

讲真,诗词的意境只有在生活中才能体会。没有行伍经历的人,无法理解“宁为百夫长,不做一书生”的豪情,没有过情感经历的人不会理解“日日思君不见君”的苦楚,未经乱世的人不会理解“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的可贵。总之,诗词也罢,文学也好,都是需要一个理解、消化、体悟的过程。它需要的是浸润间然,而不是死记硬背般的瞬时记忆。

古诗词没用好,新诗词就更惨不忍睹了。回顾一下,这二十年来有没有一首诗让你耳目一新呢?不仅如此,还出了这首雷人的:

天灾难避死何诉,

主席唤,总理呼,

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

十三亿人共一哭,

纵做鬼,也幸福。

银鹰战车救雏犊,

左军叔,右警姑,

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

只盼坟前有屏幕,

看奥运,同欢呼。

 

诗词如此,其他文学形式也好不到哪里去。拿小说来说,穿越、宫斗成了主角,基本上胡编乱造、厕所文学。歌坛也未能幸免,除了十几年前的林夕、周杰伦、方文山,基本没有什么好作品。霸屏的只有《学猫叫》、《海草舞》了。简单机械的旋律,看似琅琅上口,实则粗鄙不堪。当所有的这些汇聚在一起,我们对日本这次秀诗词推崇备至似乎又变得可以理解,毕竟,缺什么羡慕什么。

当然,来而不往非礼也。对于日本这把秀诗词,这几句应对他们也是极好的。

“已过才追问,相看是故人。”

——出自明代吴伟业的《遇旧友》

“古路无行客,寒山独见君。”——出自唐代刘长卿的《碧涧别墅喜皇甫侍御相访》。

“相知无远近,万里尚为邻。”——唐代张九龄的《送韦城李少府》

“天台立本情无隔,一树花开两地芳。”清末出生的诗人巨赞法师的诗,这两句也是他在灵隐寺送给日本僧人的。“若知四海皆兄弟,何处相逢非故人。”——南宋诗人陈刚中《阳关词》。

“此去与师谁共到?一船明月一帆风。”——唐代韦庄的《送日本国僧敬龙归》。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