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府在救人,湖北在救企业,武汉忙着救楼市!

正文

2月8日,湖北省迟来的《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支持中小微企业共渡难关有关政策措施的通知》终于出台了。

就在湖北全省焦头烂额地应对新型冠状病毒之际,2月7日,武汉市公积金管理中心却发通知激励医护人员在汉购房。

 

《通知》比较重要的两条:一是参与武汉市疫情防控的医护人员、工作人员,购买自住房贷款的,参照武汉市高层次领军人才的支持政策,提高可贷额度20%,降低缴存时限要求,最高贷款额达84万元;二是支援武汉防疫工作的外地医护人员,在武汉购房申请异地公积金贷款时,不受户籍地限制

该《通知》影响的群体有多少人呢?3.82万执业医师,5.35万护士、护师,还有至少11000名各地驰援武汉的医护人员,合计超过10.27万人。

这一看似对医护人员的群体性关照,实则是武汉在挽救岌岌可危的楼市。

新型冠状病毒对房地产的冲击是巨大的,此前,中国房地产市场在经历了四年多的上升期后,本身已处于一个拐点。疫情来袭,对于地产行业无疑是雪上加霜,开发商不得不关闭线下售楼处,购房者的购房计划也会因客观上无法实地看房、主观上心理恐惧而无限期推迟,房企还债压力空前。

2月10日,诸葛找房网站显示,武汉挂牌二手房达到129385套,这距离2019年10月武汉二手房挂牌量突破十万仅相隔四个月。

为什么武汉二手房挂牌量会激增?专业人士分析认为,主要是炒房客基于套现离场。

2018年西南财经大学发布的《2018中国城市家庭财富健康报告》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全国城镇家庭新购房的目的,投资性需求占了58.2%,改善型需求占了26.7%,而首次购房的真刚需仅仅只占到15.1%。

这个数据的潜在含意就是——四个炒房客在等待一个刚需去接盘。问题是,刚需们现在买得起吗?答案是买不起。

大数据显示,80后人均负债22万、90后人均负债10万,我国家庭居民杠杆也非常高,具体数值目前尚无定论,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测算是49.2%,而银行、证券等机构计算结果有112%、82%等不同说法。

具体到武汉、湖北而言,2019年12月,新浪云计算发布的《2019年武汉市薪资水平报告》显示,武汉市平均月工资为3984元,房价早已超出工薪族的购买能力。而截止2019年1月末,湖北人均居民存款只有47977元,消费潜力不足。

影响武汉楼市的并不止购买力因素,楼市乱象也是不可忽略的重要因素。

房屋质量问题、精装修名不符实等等,已经让武汉业主维权和武汉楼市交易量同样驰名全国。市场监管不力,开发商鱼龙混杂、质量层次不齐,都会降低购房意愿。

武汉市“百万大学生留汉计划”,数据也存在很大争议。官方介绍说已经完成了计划,而武汉市统计局公布的人口数据却是,2011年年末,武汉市常住人口为1002万人,2018年末,武汉市常住人口1108.1万人,7年才增加一百多万人,何来的三年完成百万大学生留汉呢,是否将刚入学迁移户口的大学生也算在内呢?没有百万大学生留汉,楼市谁来接盘?

但这些都不影响武汉楼市交易数据的好看,武汉市房管局官网发布的《2019年1-12月武汉市房地产市场运行情况》披露,2019年武汉新建商品住房批准预售228355套,销售209101套,去化率91.57%。

问题在于这些数据,大家都知道有猫腻,武汉二手房挂牌量激增、量价齐跌,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投资客大面积抛售却无人接盘,这种市场反应在疫情过后极有可能加剧。

而《武汉市住房规划(2020-2022年)》指出,2020-2022年,武汉市新增商品住房50.7万套,住房供给仍然势头不减,供销失衡必将上演。

分析人士认为,中国房地产市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5%左右。这一数据低估了武汉,《2018年武汉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8年武汉市GDP总量14847.29亿,建筑业产值9194.29亿,建筑业贡献了61.93%

所以,房地产市场的稳定,对于武汉来说,可谓重中之重。早在去年军运会前后,就有中介造谣“军运会后武汉房价大涨”。实际上,地产商也付诸了行动,江夏军运村项目就因夸大销量被处罚。

总而言之,防控疫情对于武汉只是阶段性任务,而挽救楼市才是一场持久战。可以断定,如果打不好防疫这场战斗,挽救楼市的战役也将一败涂地。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