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正逐渐显现,该追责了!

01病毒研究赢在了起跑线,但是……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正逐渐显现。2月8日,北京K歌之王与200多名员工解除劳动合同,成为首家倒下的企业,这不会是唯一一家。2019年的经济本身就磕磕绊绊,GDP经过很长时间的下滑,当前正处于复苏阶段,但是此次疫情的爆发,很可能拖累全年经济增速。损失不可避免,影响也会很大,但是通过这次疫情得到的经验教训,也可能成为今后城市发展的一笔财富。疫情爆发之初,非冠病毒的分离工作在2020年第一周内就已完成。2019年12月26日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就收到了患者标本,并于2020年1月5日从标本中检测出类SARS冠状病毒,通过高通量测序获得了该病毒的基因序列。1月6日,第一株源自临床患者的新型冠状病毒由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成功分离。2020年1月8日,国家卫健委专家组初步确认了新型冠状病毒为此次疫情的病原。如此快速就鉴定出新型病毒,世界卫生组织也称赞为“一项瞩目的成就”。只可惜,病毒研究取得的成就,并没有遏制病毒的蔓延。随着疫情爆发的,还有民众对武汉市乃至湖北省的不信任,正是当初卫健委对疫情遮遮掩掩的态度,让公众对疫情放松了警惕,贻误了战机,给其他部门造成了巨大的压力,从而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武汉,该反思了。02武汉,贻误了战机实际上,从2019年12月份开始,武汉一些医院就陆续出现不明原因病毒肺炎病例,12月下旬“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人,疑似SARS”的消息在网上流传,这也是普通民众第一次关注到这次疫情。只是,现在看来这条珍贵的预警信息,在未经核实的情况下却被当成“谣言”处置,八名医生也因此遭到武汉警方的训诫。从1月1日武汉市卫健委第一次对不明原因肺炎公开通报,一直到1月18日,湖北省“两会”闭幕,这期间发布的近10次公开通报,都在极力掩饰不明原因肺炎造成的影响。

1月3日,武汉卫健委第二次公开通报,第一次提到病因溯源工作开始,并排除流感、禽流感、腺病毒感染等常见呼吸道疾病。

1月5日,武汉市卫健委第三次公开通报,排除非典(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并且再次强调,未发现明显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1月6日,武汉市“两会”开幕,1月6日-10日,武汉卫健委未发布关于不明原因肺炎的疫情通报。

直到1月11日,武汉市卫健委才公布疫情通报,将“不明原因”的肺炎改称新冠肺炎,不过通报中依然表示,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之后1月12日-1月18日,湖北省“两会”召开期间,武汉市卫健委在1月14日进行通报,“无新增确诊,尚未发现明确人传人,不排除有限人传人。”这也是第一次提到这次疫情有可能会人传人,而其余时间节点,虽然做了通报,但是都在强调“无新增确诊”。这并不是事实。最先发现通报有误的,依然是最前线的医生。某三甲医院影像科医生透露,1月15日时,他所在的医院发热门诊,一天能发现50个此类病症。更可怕的是,由于防护措施不及时,越来越多的医生也开始感染。

1月7日,武汉同济医院急诊科医生陆俊确诊感染

1月11日,武汉协和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CT显示双肺磨玻璃样病变,于2月7日去世。

1月13日,武汉同济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各一名护士感染确诊

1月15日,长江航运总医院一名医生感染确诊

1月16日,武汉亚心总医院一名医生感染确诊

1月17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发现医护感染

1月18日,武汉3家医院共4名医护人员确诊

……

身处疫情中心的武汉市民,似乎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1月19日,武汉市百步亭社区“百家宴”依然如期举行,21日,湖北省春节团拜会文艺演出隆重上演,据说很多演员都是带病上台。“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结果就是,百步亭社区出现大面积居民发热现象。当然,武汉红十字会、大理抢口罩、李文亮医生去世等事件的发酵,也不断冲击着民众的三观,然而这样的恶性循环现在依然在继续。昨晚,湖北省卫健委书记、主任被免职,疫情爆发后,湖北省红十字会、武汉市统计局、武汉市发改委、武汉市办公厅等部门多位领导被免职或问责,追责已经开始。但问题不能就此而止!如果这次疫情爆发在其他省份,那么就一定就有武汉做的好吗?大家心里也都清楚,此次武汉暴露出来的问题是普遍性的。03新一线城市,武汉事实上,近些年武汉乃至整个湖北省的经济发展都是领先全国水平的。武汉是全国最早一批参与到抢人大战的城市。2017年10月11日,武汉正式发布留汉大学生毕业落户、住房、收入新政,除了8折买房,租房外,还包括“留汉大学毕业生不满不满40周岁的,可凭毕业证直接申请登记为武汉市常住户口,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不受年龄控制。”人才新政发布后,武汉的常住人口果然得到了较大幅度增长,数据显示,2017年,武汉市户籍人口853.65万人,比上年增加19.8万人,2018年,武汉继续优化落户政策,新增户籍人口也再创新高,户籍总人口达到883.73万人,比上年增加30.08万人。据统计,武汉有84所高等院校,其中2所985,5所211,2018年在校大学生人数达97万,全国第二,仅低于广州。截止2019年10月,大学生留汉人数已超100万,今天的武汉,青年人口占比超1/3,而且数目依然在扩大,尤其是年轻人,高知人群。年轻的武汉,也吸引着新的产业。如今的武汉,还是一座芯片之城。目前,包括有“烽火科技、梦芯科技、芯动科技、虹识”等,武汉市集聚了芯片企业100多家,正在形成以存储芯片、光电子芯片、红外芯片、物联网芯片为特色的国家级“芯”产业高地。不仅如此,2019年,武汉集成电路、新型显示器件、下一代信息网络和生物医药等4个产业集群入选国家发改委公布的第一批66个国家级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名单,与北京、上海并列第一。目前,武汉世界500强企业有284家,引进了富士康、京东方、长江存储、华为研究所等大型项目。就事论事,在经济发展方面,武汉市乃至湖北省做的是相当不错的。眼下疫情肆虐,除了要追究当事人责任之外,如何推动政府管理部门“能力升级”才是最关键的。04唯经济论out了这次疫情的爆发,也是一面照妖镜,一定会让更多不称职的管理者浮出水面。我们需要的是更有能力的城市管理者,来服务市民。2019年,我国的城镇化率约60%,人口不断向大城市集中,2019年,我国人口超千万的城市已有16座,如果没有充分的准备,一旦疫情爆发,防控难度可想而知。过去我们发展城市的经验总是习惯将城市发展资源优先向有实际产出的领域倾斜,在城市公共卫生领域的欠账太多,针对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软硬件建设存在不足,城市公共安全应急响应机制不健全,应激反应能力不足。以武汉为例,这次新冠疫情的爆发,给城市管理的一个教训就是:作为城市管理者,一定不能唯经济论,要以城市服务者自居,合理科学配置资源,重视民众的声音。在这次疫情的处置中,杭州、上海等城市管理者就吸了一大波粉,而这些城市的经济发展一点也不慢,可见加强城市服务与发展经济之间并不矛盾。新冠肺炎的爆发,让武汉交了一份沉重的学费,疫情的防控之路道阻且长,但愿武汉能够及时反思,将功补过。

二鸣 胖兔财经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