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樱美林大学教授任云:防范瘟疫“小题大做”,中国应向日本学习什么?

国内唯一一个早早就做了准备的城市是香港,结果是因为重视武汉肺炎而在1月初被大陆媒体劈头盖脸地批判。。

马云叫我还花呗,房东叫我交房租,银行喊我还房贷,国家叫我在家睡觉,请问我怎么睡得着?(一名餐饮从业者的心声)

 

 

国际上日本是最早对新近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病开展警示的国家之一。日本厚生劳动省于1月6号就发布了武汉不明原因新型肺炎警戒报告,介绍武汉肺炎的详细情况,提醒出国人员注意。报告在厚生劳动省网站上公布,要求各县政府以及县级保健所提高警惕,相关有呼吸道病状的人员立即到医疗机构就诊,对到过武汉有不明原因肺炎症状的人的病理,要及早制定送国立感染研究所检查的办法。各大电视台及媒体立即报道了该消息,此后每天连续给予关注,引起日本国民的高度重视。相反,此后一周,日本电视台在机场采访武汉游客,武汉游客均表示不太知情或不担心,轻松自在。以上操作并非日本对中国情况的特别关注,而是源于日本对公共卫生疾病特别是传染病的高度敏感。日本国会和政府、医疗主管部门、医疗机构、媒体和民众历来反应都十分迅速,不分是日本国内还是国外的。用“见微知著”或“小题大做”来形容日本的疾控理念与实践一点不过分。1、近60年没有传染病大流行在此补充一件笔者的见闻,来说明日本的做法和特点。2017年6月上旬至7月初,日本在相近的尼崎、神户、大阪三个港口以及爱知县弥富港先后发现了少量原产于南美、来自中国的火蚁,大阪还发现了蜂王。这种具有一定毒性的蚂蚁已在中国南方地区蔓延,随着进口货物集装箱被运至日本港口。日本环境省接到报告后给予高度重视,每发现一处,环保及卫生防护人员迅速赶赴现场,在码头集装箱摆放场地做地毯式排查并撒药驱除发现的火蚁,调查火蚁的数量和存活状态。此后数次复查,只到确认完全没有为止。日本政府还下达通知要求全国1300家港口进行排查,并追踪相关货物发送流程,仅大坂府就要求五十余家运输公司检查车辆。与此同时,日本卫生主管部门的厚生劳动省在6-7月数次发布警示报告,指导各县市开展防蚁工作,相关县市召集危机管理联席会制定防范对策,近邻中小学幼儿园都采取了防备措施,政府还制作数类传单发放给成人与儿童。这些消息都在各大电视台和报纸上加以播报,专家们登上电视讲解火蚁识别方法、防范及治疗措施。可以说一时间如临大敌,不少儿童和家长都感到恐慌,只到7月中旬才平静下来。如此兴师动众的结果如何?笔者为撰写此文特意查阅了资料,发现迄今为止还没有一起相关的被害报告,可见防治效果显著。本件事例只是局部问题,还不能与日本应对突发传染流行性等大危机时政府的对应程度相比,但也足以说明日本政府在应对公共卫生危机时首先秉承有事推定的原则,在最初就积极行动,“小事急做”,而且设想最坏的情形,不惜造成一定程度的恐慌也绝不放过一点问题,可谓“小题大作”。这样的应对已不可以用成本对效果的经济性来衡量。但事后来评价,可以说初期的“过度”投入换来了损失最小的结果。正是日本各级政府和大多数国民对每一件公共卫生疾病都高度重视,事前未雨绸缪,事发初期立即采取措施,不惜代价地对应,才换来了近60年没有传染病大流行的健康局面。2、对中国的启示本文只是粗浅地介绍了一下应对重大不确定性危机,日本的做法与经验,期望对提高我国应对这类危机有所帮助。此次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与卫生主管部门及当地政府在疫情爆发早期违背有事推定,做最坏打算对策等原则,导致决策失误有极大关系。卫生主管部门在早期和中期一直对该病做出可防可控的无事推定,在此前提下对医疗一线的信息采取了选择性过滤,而且缺乏对最坏情景的想定。地方政府盲信卫生主管部门的判断,或许是等待上级结论,拖延了最佳反应时期。另一方面,政府机构1月1日对8名医生传递警示信息以“谣言”定性,并将处罚结果广而告之的做法,阻断了警示信息的民间传播渠道,使得武汉市民暴露在风险之中而无所察觉。总之,有关部门的不作为和市民的无防范,导致疫情迅速恶化,教训十分惨痛。目前疫情仍在蔓延,各地都在奋力抗击,还不可能有充足的时间来总结反思。衷心希望在战胜冠状病毒流行危机之后,各级政府能及早地总结经验和教训,认真学习国际先进理念和日本等国的经验,从思想上认识到现代社会公共危机的重大危害,以有事推定,小题大作,小事急做的态度来应对不测危机。在平安时期也要居安思危,做好最坏情形下的预案,不断训练,真正提高应对危机的能力。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