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工首日无房遣返令明显侵犯中央关于“租售同权”的规定

这次的新冠病毒疫情,全国停工,对一些激进的高杠杆投机客造成了沉重的资金压力。我本以为,这会对房价构成利空影响,后面大概率会有政策松绑,比如解除限购甚至限贷啥的,不然维持房价横盘可能有点难。但今天我发现,可能是我想多了。。。2月10日,全国大部分省份开始按规定复工。没想到复工首日,各地政府的管控措施纷纷升级,甚至有个别地区,出现了强制遣返无房人的事情。目前统计出来的有:昆山市:安徽等7省人本地无房全部遣返扬州市:没房产证,擅自前来一律劝返镇江市:没房产证的人员,一律劝返常熟市:有户籍或房产证才能准许进入

还有多个地区,不准租户进入小区,或以出租房发生疫情则追究房东责任的手法来变相阻止租户年后返城。有些针对于湖北等疫情较重的7个省份,有些直接针对所有外地租户。这样的地区太多,我就不列了。“无房遣返令”的出现,让无数租客心寒。不管从什么角度去看,地方上的这种规定,都是下位法侵犯了上位法。侵犯了民法和宪法的哪条哪款我们就不列了,哪怕是用最简单的眼光去看,它也直接侵犯了中央关于“租售同权”的规定。我们花了几年的时间去推广租售同权,结果到了紧要关头却发现,租售根本不同权。有房的人,可以进城,没房的人,直接拒之门外。我寻思着,难道新型冠状病毒只传染租客,不传染业主?你说测温仪可以遏制疫情我认了,你说房产证能辟邪,我还真不信。一本房产证,把人区分为了三六九等。其实我挺理解地方上的这种做法,因为地方政府主要有两大诉求,第一要降低辖区内的发病人数,第二要在疫情之后保房价,这两点直接和地方政府的政绩挂钩。这个“无房遣返令”,完美的符合地方政府的所有需求,简直堪称神政策。谁说地方上政策僵化、创新力低下的,你看这政策,多完美。但我不得不说,你们的这种政策,是不合适的,严重点说是违反上位法的。疫情当前,你们该查的是体温,而不是房产证。目前,国家民政部声明:

村镇和社区禁止外地返城租户入住的初衷,是为了防止疫情输入,出发点可以理解。但中国有3亿流动人口,这是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外地人返城,也是为了尽快投入工作,有的可能是为了尽早投身疫情防控,不宜搞一刀切,建议采取符合现实情况的措施。

国家发改委也再次表示:

将湖北等7个省份划定为疫情重点地区,要求这些地区的外来务工人员暂缓入内,这是不被允许的。

事实上,中国的人口流动性非常强,在上海的北京人,在北京的深圳人,人口到处流动的情况一点都不罕见,从地方县市到大城市打工的更多。中国大城市的财富,绝大多数,都是本地无房的“外地人”创造的。没有他们,企业不可能复工,企业不复工,一切社会财富都是空中楼阁,大量人才也会被迫外流。长期来看,这么做会对城市的竞争力构成沉重打击。为啥鹤岗的房子几百一平米,而北上深的房子要五六万一平米。因为在一样的土地上,承载的财富不一样。这种财富,来源于实体企业,来源于务工人员,而不是那群炒房投机客。如果为了疫情安全,你检查体温,把体温异常的人强行隔离或拒之门外,我们可以理解。甚至极端一点,你直接把所有人都强制隔离一段时间,我们也可以理解,至少这不违反中央的上位法。但是还非要加一段戏,以房产证把人区分为三六九等,我们真的无法理解。有了房产证就可以在疫情待遇上高人一等,这简直是荒谬!你认房产证,病毒可不认。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