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反面:“莆田系”医院宗族往事

2000年,卫生部发布意见:政府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不得与其他组织合作营利性的“科室”“病区”“项目”……于是民营资本撤离,詹国团也带着亿万财产,全家移民到了新加坡。

如果就此打住,也就罢了,然而神通广大的“莆田系”们,很快又寻找到了“新的乐园”。

卫生部只管普通公立医院,军队医院、武警医院、消防医院等,则归解放军总后勤部直接管理。于是“莆田系”又钻空子转战武警医院,为多年后一场震惊全国的悲剧埋下了祸根。

 

七、

 

2002年,为缓解医疗配套短缺,卫生部开放民营医院牌照。

然而这件医疗机构改革的大好事,却又被“莆田系”钻了空子,他们控制的民营医院,因为有了正规牌照的加持,迎来了空前的爆发期。

2002年,“莆田系”二代林玉明,在太原创立了“全国第一家女性专科医院”——山西现代女子医院,拉开了“莆田系”主攻专科医院的序幕。

2003年,39岁的詹国团,在新加坡注册“中屿集团”后,以华侨身份回国,在浙江嘉兴投资创建浙江新安国际医院。

这是一家由卫生部批准的“三甲国际医院”,耗工5年,投资10亿,顾问、名誉院长都大有来头,是詹国团旗下投资规模最大的民营医院,一举奠定了其行业大哥的地位。

此后,韩剧热播,韩流引领时尚,整容业在中国兴起,连五十岁的大妈都开始割双眼皮。嗅觉敏锐的“莆田系”再次出手,医疗生意从“下半身”做到了“上半身”。

一般套路是这样:先从韩国请来“专家”,开办专科整形医院,再砸钱请美女明星站台,狂打广告,猛吹牛逼,先抢占市场再说。

至于效果嘛,以丰胸为例,采用一种来自乌克兰的英捷尔法勒隆胸注射液(奥美定),成本约1.6元,一次手术费用则要收3万元左右。

暴利也就罢了,关键后遗症还很可怕,会导致溃烂、精神混乱……几年时间,超过30万女性受害,终于在2006年被药监局禁售。

但禁售无法让“莆田系”收敛,因为市场太大了。

2009年,全国整形美容市场规模是200万人次,增速100%,对于“莆田系”来说,人为财死,为了抢蛋糕,哪还顾得了其他啊。

在整形美容领域,“莆田系”最成功的当属陈金秀,行业内品牌最响的“美莱整形”“华美整形”,都在其家族势力之下。

逐渐地,“莆田系”民营医院遍布全国。王海和媒体们绝不会想到,昔日的“莆田系”不仅没有因为曝光而完蛋,反而发展得更好了。

尤其是互联网爆发以后,借助网络推广,“莆田系”迅速抢占市场。以百度为例,当年搜索任何一个疾病,首页永远都有“莆田系”旗下的民营医院。

然而崛起的背后,却是从“祖师爷”时期娘胎里就带着的原罪:虚假广告,过度医疗,无证行医……这些关键词,几乎成了“莆田系”的代名词,很快引起执法部门关注介入。

2006年,杭州江干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虚假广告罪”,逮捕了“莆田系”杨国坤、杨文秀、杨元其等三人。

2008年,百度上“莆田系”的医药广告被央视点名批评,百度股票应声下跌25%,之后一个月狂跌50%,百度被迫移除当季医药广告。

2009年,“新医改”出台,允许社会资本进入医疗行业,包括参与公立医院改制重组,也就是所谓的医疗产业化。

财大气粗的“莆田系”再次迎来转机,动辄直接买下整个医院,或转为民营机构,或与公立医院共建新的民营机构,于是诞生了很多公立医院的附属医院。

2010年后,“莆田系”又把魔爪伸向了数量庞大的大学生群体,开拓了新的项目:割包皮、无痛人流。

他们通过学生会或赞助活动,明目张胆地在校园内做广告,以低廉价格诱导学生走上手术台,做到一半凶相毕露,突然说有多个隐形收费项目,学生此时无路可退,只能任人宰割。

至此,“莆田系”医疗帝国日趋庞大,将包括妇科、男科、泌尿、整形、皮肤、儿科、中医、肛肠等多种病症科室,全都纳入了版图。

 

八、

 

2013年,国家发布《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次年又提出“放开非公立医院医疗服务价格”。

对于“莆田系”来说,这是天赐良机,迅速开始以品牌化、高端化、联盟化来为自己洗白。

2013年11月,华夏医疗的翁国亮,和刘永好、冯仑,联合成立“中国医疗健康产业发展策略联盟”,刘永好任名誉主席,冯仑任主席,翁国亮任执行主席。

成立大会上,刘永好再次见到了老朋友詹国团,并认识了也到现场的新朋友黄德峰。

而刘永好担任名誉主席的这个联盟,共有14家创始成员企业,其中11家就来自“莆田系”,旗下拥有医疗机构和医院超过1000家。

页码: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