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反面:“莆田系”医院宗族往事

随后,“莆田系”医疗机构迎来了鼎晖、建银、红杉等的注资。向来低调神秘的“莆田系”医院走向前台,玩起了多元化的产业链,涉足土地、地产、传媒、金融、医药,等等。

而“莆田系”内部,也加快了洗牌兼并的步伐,最终形成了以詹国团、林志忠、陈金秀、黄德峰为首的“四大家族”。

詹国团家族以上海为基地,通过土地跟医院结合的模式发展,旗下的三甲医院已经遍布全国,成为“莆田系”民营医疗的代表人物。国内几乎所有的“玛丽医院”“玛利亚妇产医院”都是其家族集团控股。

陈金秀的西红柿医疗集团,以长三角为重点区域,打造特色专科,控股了所有的“美莱”“华美”整形医院,还发展了“华夏”“华康”“华东”等医院。

黄德峰的家族,通过妇科这个切入口迅速扩张,以“五洲”“现代女子医院”为主的妇科医院,开了一家又一家。

林志忠则把最难啃的眼科、内科攻下阵,“博爱”“曙光”“远大心胸”相继打响名头。

“莆田系”合力,控制了全国八成的民营医院。2013年时,莆田市常年在外从事医疗行业的人员就已超过6万人,年营业额2600多亿元,超过了西部某些省份一年的GDP。

 

九、

 

然而,无论创造再多的财富,都无法告慰那些在“莆田系”医院中逝去的生命。

2014年7月,新东方一名女员工入住“莆田系”旗下的云南玛利亚医院,分娩时意外死亡。随后,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发微博炮轰,事件引发网民对民营医院黑幕的声讨。

很快,医院背后的“詹氏”被媒体寻根溯源揪了出来,成为众矢之的。

作为“莆田系”医院主要网络推广平台,百度官方也明确表态:不会动摇“高门槛、严审核”决心,将加大整治以“莆田系”为代表的违规医疗推广。

2016年4月,陕西大学生魏则西,因通过百度广告找到北京武警总队第二医院,在花费20多万医疗费后,被告知该疗法在美国早已宣布无效,病情耽误,肿瘤扩散,在咸阳家中去世。

这个北京武警总队第二医院“肿瘤生物中心”,是康新公司通过承包科室的方式成立的。而康新公司,正是“莆田系”陈金秀家族的产业。

舆论之下,“莆田系”原罪深重,百度和武警二院也成了“帮凶”,遭到全网讨伐。

2019年7月,大连一名32岁女子在隆胸时心跳骤停,不幸去世。

实施“夺命隆胸手术”的正是医美时尚连锁品牌“Yestar艺星”旗下整形医院,又是一家“莆田系”医院。

这家宣传自己是“大连唯一一家卫生局批准的具有医疗美容专科医院资质”的整容机构,早在几年前就已犯下多重违法行为,包括“虚假宣传”“不正当有奖销售”“不正当竞争行为”,更因商用明星照片,牵涉了77宗肖像侵权和名誉纠纷案。

这些畸形的商业操作背后,沾满无数人的鲜血和泪水,改变了医者仁心的初衷。

把治病救人的医疗保障机构,改造成了道德泯灭的赚钱机器,“病人进去,死人出来。富人进去,穷人出来”,失去民心是迟早的事。

 

十、

 

名声臭了,但是“莆田系”还在。

只是在后续的商业操作中,他们不再那么高调,竭力想要去掉身上“莆田系”的标签。

已经有一批新生代的莆田人,继承衣钵,正在谋求“突围”之道。这批社交活跃的新一代,建立多个社交群交流想法。

有人提出一个挑战性的难题:如果医疗事故死了人怎么处理?

在“搞定卫生部门、搞定媒体、用钱砸平安”等泛泛而谈的方案中,有一个方案被一致认可:

1、人死了尸体一定不能留在医院,能回家的一定要让他回家,不能回家的也要让他到殡仪馆去,由医生去说,这个时机大概1~2小时,趁家属根本没反应过来时搞定。

2、医生跟病人家属解释后,要让家属签字是自动要求出院或回家的。

3、以上搞定后就可以感情公关了,死人这种事千万不要想坏事变好,这种事只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才能保证医院正常营业下去。

4、以上几事最好在一天之内搞定。

由此看来,原罪也是可以遗传的。“莆田系”新一代处理医疗事故的手法,堪称老练,只是唯独少了一样东西——人性。

80年代至今,“莆田系”从无到有四十年,由开始的散兵游医到现在的医疗帝国,积累了巨量财富的同时,也留下了难以洗刷的污名。

而“莆田系”的“祖师爷”陈德良,今年已70岁。

两年之前,陈德良因视力不好驾车撞死了人,被判刑,但因年老监外执行,每周四须去镇政府报到一次。

页码: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