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冠状病毒疫情,鲜见民营医院救援队,非公立医院的都在抗疫中当“逃兵”?

同样作为行政强制行为的“物资征用”,我们这次就看到,有很多被征用的口罩等物资原本就是私人的。在网上反映自己买了口罩,但已经被征用而不能送达的网友可不少。

 

3)物质激励。

我们要在非常时期,动员医护人员走上一线,除了依靠人们的仁爱之心和强制力量之外,还有一种办法,就是物质激励,高薪厚禄。

这可能是最合理,同时也是最能广泛调动人们积极参与救治病人的办法。

人们有爱心,但社会的运作光靠爱心是不够的,不足以调动那么多人力物力投入疫情抗击战;政府可以动用行政力量强迫医护人员走上一线,但这在道德上有亏,而且实际效果要打折扣。但以高薪厚禄动员,则能调动更多的人参与,而且这些人既然看到自己会有丰厚回报,就会更加用心用力。

你可能会说,疫情这么严重,有谁会为了赚几个钱去冒这个风险呢?其实会有的,人各有价罢了。一个医生或者护士,给500元的日薪,可能不足以让他动心,给5000块钱,可能也动员不了多少人,但假如能够给到5万块钱、10万块钱的日薪呢?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是流传千年的中国古话,也是坚如磐石的经济学道理。

事实上,火神山医院的建设工人,日薪就高达900-1500元,这些建设工人当然英勇勤奋,但不能否认,高薪也是动员他们参与建设必不可少的办法。

页码: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