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管轶教授正名

新闻的任务,不是被报道的那个人你认同不认同,而是各种不同声音你听不听得到。

许多人并不了解管轶教授的国际地位。

按国际权威机构Thomson的排名,在禽流感研究领域,管轶排名世界第五;在H1N1的流感研究领域,全世界排名第四;

而在微生物领域,他在全世界排名第11位,并连续五年被Thomson评为「高被引科学家」,及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科学家。

他也被《时代》杂志评为全球18名「全球卫生英雄」之一。

四、那么,管轶在非典期间到底做了什么?

我们一般认为,钟南山是抗击非典的主要功臣,但还有另一个不能忽视的功臣,那就是管轶。

很巧,他们也是师生关系。

2003年,管轶团队最早分离出SARS病毒,率先证明果子狸是SARS的直接来源。

之后,他和钟南山一起上报国务院,广东下令清除市场上所有果子狸,才有效遏止了疫情扩散。

2003年5月9日,钟南山、管轶、闻玉梅、郑伯健,在广州第一军医大学进行「灭活SARS病毒免疫预防滴鼻剂」的攻关研究。

20天后,滴鼻剂成功研制出来,供最前线的医护人员使用,有效阻断了病毒入侵人体。

 

 

但是灭活疫苗短时间内难以研制出来。

到了2003年夏天,SARS成功退去,全国一片欢呼,大家都在庆祝国庆到来。

可事情还没有完。

同年9月,管轶还继续监控着后续疫情,他发现短暂禁售后,果子狸又出现在广东的野生市场上。

10月22日,他去取标本检测,买了9个野生动物,其中有7个都是阳性。

从11月开始,每周他会派人去深圳取一次标本,有时候是他的太太也去取。标本取回来后,就进实验室检测。

到12月份,病毒检测的阳性率已经非常高了。

 

当时管轶的心情很沉重:

12月份,我自己去了广州增槎路的野生动物市场,去了几次,一路检测过去,标本的阳性率越来越高。

这么多阳性的结果要不要发布?说实话我有过一些犹豫

SARS的恐慌好不容易过去,关于果子狸的争议一直都在,现在我突然站出来说,SARS又来了,谁会信呢?

12月24日平安夜,广州发现一例新的SARS疑似病例。这让我心里非常矛盾。

最终,一位同事的话,坚定了管轶决心,「不管会有什么麻烦,SARS如果重新回来,就是大事,我们还是要报告。

管轶的检测结果,最终惊动了上层。

2004年1月3日凌晨1点半,时任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王智琼打电话给他:

「教授,你明天能不能来一趟广州开会,中央已经把你的调查结果传给了广东,我们都看了。」

管轶立即带团队去广州,钟南山,广东省科技厅和CDC的人都在。

那时2013年12月24日,就出现了一例新发病人,但广东省CDC还没从标本中分离出病毒。

于是管轶提议,将病毒基因序列送到香港检测。

一个小时后,病毒的基因序列结果出来了:

这个新发病人的病毒,和管轶在2003年10月之后取样的动物病毒标本完全吻合。

事后,管轶在回忆录里所言:

我们在会议上达成共识之后,钟南山院士又起了关键作用,他给广东省的高层领导打电话,陈述事情的严重性。

当晚,广东方面就召开千人大会总动员。我们约定从2004年1月5日开始清剿果子狸的行动,当天钟南山院士来香港做新闻发布会,广东CDC在广州做发布会。

清剿从1月5日开始,到1月12日结束,我记忆中广东出现的最后一例病人是1月10日,总共5个病人,清剿结束之后,就再也没有了(非典案例)。

这证明清剿再次起了关键作用,广东的野生动物市场,确实是SARS病毒的温床。

管轶作为吹哨人,让国内成功避免了2004年SARS的再次爆发,功不可没。

而这段秘辛,一直以来,都很少人知道。

页码: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