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问责机制导致各级政府走极左路线过度防疫,我们正在犯下另一场大错

消毒药,消毒水,除了每个角落每天喷洒,每个人身上都会被喷洒好几次,进小区要喷洒,进单位要消毒。出门一定要戴口罩,哪怕你去无人区也要戴口罩,好像瘟疫无处不在,病毒已经完全占领了地球,难道空气有毒?

 

消毒水的主要成分是次氯酸钠,通常来说这种不饱和的酸在空气中很难挥发,甚至污染水源,也这种不饱和盐往往是致癌,胎儿畸变的元凶。可是我们现在面对新冠状病毒,可以说已经在滥用消毒水了,尤其是武汉,大灾过后,对环境的破坏不言而喻,大量的消毒水必将渗透进地下水,那即使瘟疫消灭,我们也将面对一个全面污染的地下水系。更有的地方,根本就没有发现病人,但是也是一日七八遍的喷洒消毒水,这个真的有必要吗?

 

重庆有小区引入的种猪消毒装置,把进小区的人全部象猪一样喷洒一边,其他地方纷纷效仿,很多农机厂,把农机喷药装置改装成了消毒装置,看着这些一开始觉得热闹,再想真的很是可怕,其实我们很多的错误都是在恐慌中犯下的,极度的恐慌必定犯下更大的错误。新管病毒已经是我们人类破坏自然犯下的错误,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报复,现在我们为了消灭或者掩盖这个错误,大量喷洒消毒水,那么今后几年,大自然一定也会报复在人类身上,社会的癌症,出生胎儿的畸形率是否会受到影响?我们有正确的评估吗?

有带病毒的人不可怕,我们可以隔离,我们可以治疗,可怕的是我们的思想被病毒感染,成为为了防疫而防疫,最终滥用资源,过度防疫,这个才可怕。外面的空气并没有毒,有毒的是我们人类自己,所以老鱼呼吁社会科学防疫,合理防疫,不要挖断公共道路简单隔绝,不要滥用消毒水和口罩。

 

用92届奥斯卡最佳男演员瓦昆·菲尼克斯的获奖感言中引用他哥哥的一句话来结束本文吧:

“用爱去拯救世界,和平自然会到来”。

文:电梯驾驶员

 

 

伊尔穆克:物极必反,病毒的发生起源于何时?何地?在那里可以严格消毒!在发生地以外的区域性消毒,纯属过度了!草木皆兵?似乎没有必要!我退休前就是在化工企业,我是氯气过敏,如果在消毒环境中逗留几分钟,就会全身皮肤瘙痒,24小时内胸闷气短干咳!然后全身的曲折部位就会起满了红包,奇痒难忍,又不能碰,一碰就疼痛难忍!职业病院诊断证明,是严重的氯气过敏!所以尽管我在氯碱厂工作,家里却从来不备次氯酸钠消毒液!因为后果很严重!

随缘:爱每个神灵!爱天地万物!一草一木!山河大地!爱万物就是爱自己!你伤它它就伤你!因为万物和人类是一个生命共同体!一切灾祸都是感招而来!病毒告诉人类不能在吃众生肉了,吃肉只能带来祸害!望人类觉醒吧!否则自生自灭!

老徐:此文写的很有道理。做什么事情都要有度啊,要按照科学去办任何事情。否则我们又会发生了,更大的错误,造成对人类的另一次灾难。哪里有病毒,我们应该去消毒,杀害病毒不是伤害人类啊!千万不要发嗯,无知无畏的错误

天意:钱剑:说的没错!我是单家独院!可是每天都要来两三个综合执法工作人员到我家登记,量体温!搞的人心惶惶!而且他们走这个片区好多家!家家都去!如果有一家带有病毒的话那吗这群人就是传播者!就充当了传染病源!他们防护措施好没问题!千家万户又咋办呢?这样的走程序!走秀没意思!如果真的有病毒的话会带来片区的灾难!

忍:希望此文让更多的领导者看到。因为我看到朋友圈发的学校教室每天都在喷雾消毒,现在学校都放假没有学生,只有几个值班老师,我感觉没必要天天把偌大的楼层消毒,别把资源浪费了,现在资源这么紧缺,用到真正需要的地方多好啊!不过度消毒,不搞形式消毒。

一生健康:可怕的是我们的思想被病毒感染,成为为了防疫而防疫,最终滥用资源,过度防疫,这个才可怕。我从小跑步一直坚持几十年,知道人的免疫力有多重要,其实这次病毒体现整体人的免疫力低下,从疫情开始我一直没有戴口罩每天晨跑,但是遭到很多反对,反对的人都认为开阔地方有病毒,真是无语。

梅梅:真的是物极必反!凡事都不能太过了。作者在这里关注的是过分消毒,而我做为一个身长在武汉的人,也关注疫情过后整个城市的清理和消毒。现在整个武汉的各大酒店、宾馆甚至市政单位和学校都被征用,有的是作为全国各地前来援助我们的医护人员住地,有的是感染冠状肺炎人员隔离点,还有那么多改建的方舱医院,疫情过后,这些地方的清理工作怎么做?因为我是在酒店工作,只不过是在学校里面,但是我们同样也被学校征用,作为密接人员的留观点。疫情过后这些人员会撤离,酒店公区和房间都可以进行消杀,可是房间里面的窗帘、地毯、墙纸、所有的床上用品、毛巾,这些物品可不是简单的消毒就可以,这些东西怎么处理?如果说全部更换,资金政府会给吗?如果说要自行解决,不收着说,老板肯定不会全部更换,的确那不是一笔小数字。可大家的安全谁来保证?只怕是把这些物品全都更换了,一段时间内,如果大家到武汉来需住酒店肯定有所顾虑这吧!?这些不知道政府部门是否有考虑过?

一心跟党走:在现在的体制下,只看结果不看过程,管你科学不科学,只要没有出问题,就是“模范”,只要出问题,即便过程是科学的,你也难迟其究,不仅上面是这种思维,全民都是这种思维。我前几天才和小区门卫争论,强行封闭小区是否合法,是否涉及侵犯人权,至少得有政府文件吧,他们的回答是,非常时期,还需要什么文件。唉……

士:现在很多人 打着防疫的口号 封村 封路 封小区 防外人,不戴口罩的人就跟过街老鼠一样 ,出去买菜买米 买生活用品 还要开票 什么买菜票 买米票 上街票,,试问 外国电影未来人们生活的场景怎么就出现在现在这个时候了呢?防疫 带口罩 封村 封小区 钟院士都说疫情虽然可怕 但是不要过度的紧张 现在都成什么样了?看看那些微视上 抖音上 都拍的什么 看得人 笑的时候 气愤的时候 都在想些什么?疫情可怕吗?出门戴口罩就真的可以防止别人传染 或者防止 自己传染别人?确定吗?想想 真正的传播是什么?每天你的嘴巴都在别人1米内互相喷口水吗?是手啊 手啊 是你们的手

熊先英:我觉得这篇文章写的不错,就是不知道政府部门有看到希望大家都能多提,这个消毒实在是用的过有点浪费过多,我一闻到这个味道实在难受,头疼头晕,我只要1秒钟就会这样。难怪我有好几天都睡不着觉了,白天也没有睡,晚上啊总是睡不着,就是找不出原因,睡又睡不着,眼睛又睁不开,头疼,头晕,眼睛也胀得痛,,真心希望一两天消一次

晨钟:中央三令五申要科学防护,科学决策,疫区怎么防护都不为过,但非疫区也跟风搞形式,这就是典型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中国的问责机制导致各级政府走极左路线过度防疫,我们正在犯下另一场大错》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