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帝亡我之心从未停止,武汉爆发的疫情有这么多“蹊跷”,难道都是“巧合”?

第一个“蹊跷”:2019年10月,武汉疫情爆发六周前,纽约举行了一场名为‘案件201’的瘟疫预演。这次预演几乎是这次中国疫情的翻版,只是将疫情的发生地模拟为巴西。下面是我没有作任何修改的原版材料。

这场预演由约翰霍普金斯医学中心主办,目的是通过模拟未来可能爆发的世界性疫情,勘察在疫情防护中可能遇到的各类危机,并提炼应对方式。该预演汇集了十五名世界各国的政商医届核心人物,包括曾任职美国中情局二把手的艾薇儿·海恩斯和中国国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

 

十五名资深决策人士在这场三个小时的预演中通过模拟会议的形式制定相关对策,试图通过‘全球协力’的方式将疫情的损失降到最低。“世事无常”,‘疫情模拟’在六周后的武汉成为了实战,由于惊人的相似性,若干境外媒体称该模拟实为‘预言’,并有阴谋论鱼贯而出。

在‘案件201’中,病毒来源于蝙蝠,以养殖猪作为中间宿主,爆发于巴西。

经过研究,发现该病毒为新型冠状病毒,与SARS以及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有较大相似性,致死率在7-10%之间。平均每位感染者将病毒传播给两人,确诊案例以每周两倍的速度攀升。

 

饲养食用猪的农民首先受到感染。感染者症状不一,部分仅有轻微感冒症状,其余患者则有严重的肺炎症状。起先,病毒只在患者家属以及相关医护人员之间传染,但很快蔓延到了当地社区。

不少受感染者通过境外出行,将疫情扩散到了巴西之外,短时间内疫情在南美洲人群密集的城市大规模流行。由于不少感染者没有明显症状,使得防治隔离极为困难。不少感染者在离开国境时并没有任何不适征兆,却在几小时后病发。在这短短几小时内,接触的人群不计其数。

 

数周后,此次疫情被定性为国际性瘟疫。贸易与旅游业受到冲击。疫情发生后,最先受到冲击的是公共卫生板块。患者涌入医疗机构,医患供求不对等,造成一定恐慌。为了防止感染,居民自我隔离,避免出入公共场所,包括商场:部分商业机构难以维持运转,少数公司能够通过在家办公维持运作,但多数企业并没有这种条件。旅游业受冲击最为显著,订单量下降45%:消费者信心指数下跌,商家开始降低产量:

 

一些政客开始通过制造矛盾与恐慌掠取政治资本,例如鼓吹抵制某些国家的货物以及人员流动,并对疫情国家进行贸易与出行的封锁:老百姓开始划分阵营,内部敌对情绪加剧,非灾区的百姓认为他们是无辜的受害者,呼吁与灾区割席:

 

最终,这场模拟瘟疫造成了大量人员死亡,根据预测,遭受的经济损失至少需要十年恢复,至于负面社会影响,则需要更多时间来修复。预演中提到的旅游业受挫、医疗业震荡、贸易危机、信任危机、都在今天的疫情中以极为惊人的相似度上演。根据‘案件201’的基于过往数据的模型演算,最终疫情造成了全球大部分国家受灾,总计6500万人死亡。(来自百姓故事会公众号)

看完这篇文章,给我的第一感觉:美国人真的有“先见之明”,他们举办的这次预演,几乎是发生在武汉疫情的“翻版”。恕我外行发问,天下真有这么“蹊跷”的事?

我不知道,参加过这次预演的中国院士高福同志现在有什么感想?当时美国为什么也邀请一位中国疾控中心的主任参加?就因为高福同志也是美国院士的原因?高福同志回国后又做了哪些预警工作?当他看到武汉的这次疫情已经造成七万多人感染,两千多人死亡时,可否回想起美国的这次预演?

个“蹊跷”:这事就发生在武汉疫情爆发的四个月前,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援引加拿大媒体当地时间14日报道,加拿大情报部门于7月5日将知名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夫妇以及他们的学生带离了加拿大国家微生物(NML)实验室,原因据称是“违反相关条款”。

虽然邱博士已被带走几个月了,但至于为何要对她和团队成员进行调查,原因不明,加拿大有关部门一直闪烁其词,没有明言。

CBC新闻表示,邱香果原本是来自中国天津的一名医生,1996年她来到加拿大攻读医学研究生。邱博士依然和中国国内的大学保持着合作,多年来从中国带来许多学生来帮助她在实验室的工作。

邱博士的主要领域是免疫学。她的研究重点是疫苗开发、暴露后治疗和埃博拉等病毒的快速诊断。

目前,邱香果是NML实验室特殊病原体计划的疫苗开发和抗病毒治疗部门负责人,也是曼尼托巴大学医学微生物学系教授。邱博士的丈夫程克定也为加拿大医学部门工作多年,他发表的论文领域涉及对艾滋病、SARS等疾病的研究。(此资料来自每日经济新闻公众号)

这事虽然不是美国直接干的,但是,这也让我们联想到华为任总女儿的遭遇。

我们又要问了,为什么在武汉疫情发生四个月前,加拿大情报部门将一名研究病毒的华裔科学家和她的团队不明原因的从其P4实验室带走呢?至今没有一个明确解释。更重要是邱博士一直与中国大学有合作,她的团队里有很多中国留学生,难道不值得怀疑?

个“蹊跷”:这事发生的时间比较早,是因为这次武汉疫情发生后,新华社中国特稿社原副社长,高级编辑,被毛泽东称之“一人可顶几个师”的中共情报英雄熊向晖之女熊蕾,写的一篇“哈佛大学在安徽猎取基因事件再回顾”文章。

熊蕾之所以写这篇文章,也是因为上次非典和这次疫情的爆发,她也感觉有些“蹊跷”,值得怀疑,才又写了这篇回顾文章。

此文比较长,我只能节减一部分段落,没有作文字修改。

文章中说:继2003年非典之后,又一波新冠状病毒汹汹而来,再次肆虐中华大地。虽然很多专家说这两波病毒没有直接关系(尽管都被追踪到一种蝙蝠身上),但是我这个外行却也能看出,这两种病毒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它们都针对我们的肺,针对我们的呼吸系统,让我们窒息。

这让我想起美国哈佛大学20世纪90年代中期在我国安徽猎取基因的事件。

我在2001年1月就哈佛项目引起的违背生命伦理的原则进行了调查。中国国家人类遗传资源管理办公室批准的哈佛大学在中国进行的基因研究项目一共只有3项,涉及高血压、尼古丁成瘾和冠心病及骨质疏松症方面的生态遗传学研究。没有哮喘和呼吸道方面的基因项目。但他们都是在安徽安庆也将这两个项目进行了。

有多少血样到了美国,至今还是未知数。仅哮喘病一项,项目负责人、当时在哈佛公共卫生学院担任副教授的徐希平本人承认拿到美国的基因样本就有16000多份。

文章中说:其实当时欧洲和美国有不少研究机构都在中国进行收集基因样本,并不止哈佛大学一家,也不止是在安徽。其中,1998年3月,欧洲和美国一些研究机构就曾经和中国某部委合作,想在中国各地收集老人的基因样本,试图了解长寿的秘密。

这个项目遭到了当时中方一位工作人员童增的质疑。后来他发现,培训的中文资料和说明,都似乎有意识地回避英文资料中的“基因”字样。他认为,“这是在猎取中国的基因资源!”因此童增一方面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一方面通过媒体,呼吁警惕中国基因资源的流失。

结果,已经采到的4000份血样被中国政府主管部门下令封存,不许出境,但童增也因为得罪了顶头上司,受到严厉处分,并被辞退。

文章中说:哈佛大学为什么选择在安徽采集基因?据项目负责人徐希平本(可能是美籍华人)讲,他之所以建议在中国的安徽进行“基因筛选”,是因为“那里的人口多,是同种,大多数没有看过病”。选择安庆做基因研究是因为“个体在民族、环境、职业和饮食方面相对来说都是同质的”;“村庄已存在了几千年,常住人口相当稳定”;“580万人口的规模足以确保有4000户指标个案家庭”。而且“大多数受试者没有服用过任何降压药物”。

安徽当地政府有关部门和有关专业人士还给予大力支持和配合,但他们对抽血的农民没有说明原因,只是说给他们检查身体,当地患有哮喘的群众还以为是政府给老百姓检查身体治病做好事,都给予积极配合。

她说,我们走后当地还有人对她们的调查不满,进行了举报。

她说:当时我们的调查只想表明,对你们美国机构在我们中国做的基因项目,我们中国人不是没有怀疑的。对你们就这些项目存在的问题所做的那种看似认真,其实是走过场的调查,我们中国人不是没有看透的。你们要掩盖这些问题,那我们就把它们摊到全世界面前。

调查完后,我向美方提出一些质疑,对方一直没有回答。

非典之后,童增在2003年10月出版了一本书:《最后一道防线:中国人基因流失忧思录》。他以美国一些科研机构90年代以来猎取中国基因样本的事实,结合华人对非典病毒特别易感的现象,提出一个假设:非典可能是针对中国人的基因武器。他因此受到了铺天盖地的谩骂。

对此,童增说:“我只是提出了一种可能。我有怀疑的权利。”

熊蕾认为:童增提出的问题的确很重要。中国人应该保持这样的警惕。科学研究当然需要证据。但是像基因武器这样的问题,真要拿到证据才可以怀疑,那什么都晚了。(此材料来自察网智库公众号)

根据熊蕾的文章,我们也有几个疑问:国家有关部门没有批准的哮喘和呼吸道方面的项目,美国方面为什么偷偷地进行血液采集?而2003年的非典和这次的新型肺炎也都是呼吸道疾病,难道又是巧合?

美国及欧洲的翻译材料为什么故意回避“基因”两字?美国及欧洲人到中国来采集老人血液?难道是为了中国人的健康考虑?为中国人谋利益来了?他们是在学雷锋?如果是这样,那为什么中国发生了重大疫情,美国人为什么没有利用他们研究的成果没来帮助我们呢?

我们的有些人啊,为了钱已经丧失了应有的警惕性!

说我们搞“阴谋论”的都是些什么人啊?除了外国媒体、专家以外,就是国内的一些“美粉”了。

个“蹊跷”:据网友“扒”出的资料显示:2015年美国北卡罗莱纳的一个医学小组就和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团队合作将这种传染性极强的病毒(“嵌合病毒”)研究出来了,当年是美国出钱研究的。(资料来自红歌会网)

那我们就要问了:为什么由美国出钱研究这种病毒?研究这种病毒的目的是什么?据一些专家质疑,这种病毒除用作“生物武器”外,没有别的用途,而且还有极大的危险性。

既然研究出这种传染性很强的病毒了,为什么不抓紧研究预防这种病毒的疫苗和解药?

中国的研究机构由美国人出经费和美国人合作开展这种研究是经过国家有关部门批准的,还是武汉病毒研究所自行决定的?

如果这种研究项目是中国政府安排的,我国自己研究的,是从中国预防重大疫情的战略利益考虑,国家就是出再多的钱,作为中国的老百姓也不会产生疑问。

第五个“蹊跷”:是大家都知道的,上次的非典和这次的新型病毒,为什么都发生在中国独有的人员大流动的“春运”前后?为什么一个发生在广东,一个发生在湖北?

广东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方,那里聚集了全国各地的打工人员;而这次的武汉又是地处中国最中心的大城市,是九省通衢的交通枢纽,人员流动辐射全国各地。

广西、云南的蝙蝠能飞到湖北来?为什么没有首先在它们居住的地方发生疫情?武汉海鲜市场也没有蝙蝠,如果第二个宿主在武汉,是什么动物?为什么专家至今没有确定?包括上次非典病毒的宿主到底是什么动物?

类似以上种种“蹊跷”和疑问,大家可能还会找出很多,诸如:非典病毒为什么到六、七月份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如果这个病毒在动物身上,为什么长达17年再没有发生过?难道携带病毒的动物死光了?(2004年是发生过个别非典病例,但能找到源头是一位实习生在实验室感染被带出去的)

至于在武汉参加军运会的美国运动员没有拿到奖牌,其居住地离海鲜市场很近等,因为手头没有相关资料,在这里不作质疑。

中国古语:事有蹊跷必有妖。

中国古语: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中国古语:害人之人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美帝亡我之心从未停止,武汉爆发的疫情有这么多“蹊跷”,难道都是“巧合”?》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