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伤医无人在意,今后看病要变得更难了

 

最近,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又发生了一起杀医案件,一名男子持刀将49岁的外科张主任刺成重伤,张主任肝脏破裂,肠管刺穿,头部骨折。医院立即进行了紧急抢救,但直到现在都没脱险。

 

这些年,医闹事件层出不穷,对医生从业积极性打击有多大呢?我们看看这个医学生的内心独白吧:

另外,大家想想,愿不愿意自己的子女成为一名医生,心中有哪些顾虑,大概就知道医生处境的恶劣程度了。

01 医患矛盾到底在哪

 

患者是钱少命苦怨气冲,医生又何尝不是钱少活多责任重。

从情绪上来说,去医院看病的人不可能有心情很好的吧。尤其身患重病,绝对是非常大的打击,一般人的心理一开始会是怀疑,然后愤怒,再到妥协,最后接受。而大部分患者接触医生的时候刚好是从怀疑到愤怒的阶段,情绪极不稳定,就像一点就燃的鞭炮。同时,人性中有损失厌恶的心理,失去了健康,还即将要付出高额的医疗费,这基本是人生中心情最差的状态了。

而医生有能力安抚患者及其家属吗?

很难,一是因为我国医生的工作量之大,一般抽不出时间精力进行心理疏导;二是术业有专攻,一个心血管疾病的医生,你不能要求他还能口才好、懂心理学、耐心温柔吧,又不是择偶。

 

但绝大多数人,实际上都不会因为自己情绪崩溃而暴力伤医,大家和医生的主要矛盾,其实在于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这是一个网友对这次中南医院事件的评论:

为什么有人在看到医患冲突的时候,要攻击医生呢?

这是屁股决定脑袋的结果,医生的权益受损,和他没什么关系。但他早就对医疗体系不满了,如果趁机会给医生一点教训,他也许能看病便宜点?或者让医生怕了,以后对他能态度好点?

反正他以为,多骂骂医生就是在打压医院,为自己争取更多更便宜的医疗资源。以后就不会排队三小时,看病三分钟了,医生会仔仔细细给他看病,不用他排队,最好还能不收钱。

可是现实状况一定是事与愿违的,像他这样的人越多,以后大家看病就会越难。为什么呢?

首先,公立医院是中国医疗体系的顶梁柱,承担着保障人民健康维护社会稳定的政治任务。这就决定了医生的薪酬待遇不会高,只是正常白领的水平,不可能像莆田系那样漫天要价。但是医生的生存环境很恶劣:社会地位不高,工作强度特别大,现在还有不可忽视的安全风险,这导致愿意从医的人越来越少。

其次,大家都知道网络暴力的杀伤力很大,前两年爆出医患纠纷的时候,舆论倾向于批评医生,这有多大影响呢?大家都知道,社会地位是有附加价值的,一个职业的社会声誉越好,地位越高,愿意从事的人也就越多。那么,在病人数量不变的情况下,你看病的条件也就越好,检查得更细致。相反,对医生群体口诛笔伐,相当于恶化了医生的就业环境,挤出了一部分医生、医学生,让医疗资源减少了。

看病难,看病贵不假,但那是体制问题,并非公立医院和医生的过错。公立医院的规则已经对市场规律造成干扰了,再加上舆论的恶化,医疗从业人员供给不足才是更可能出现的未来。

 

02 为什么医疗和别的服务业不一样

 

互相体谅的基础,永远都是理解对方的身份。

 

我想了很久,医疗行业和别的服务业有哪些不同,为什么要被区别对待呢?

 

首先,虽然公立医院属于卫生、社会保障产业,确实是服务业,但它保障的是人最基本的需求,而不是一些高大上的需求。

马斯洛五大需求理论

不同的需求层次,就决定了我们寄予的期望是不同的。你送小孩上培优班,结果小孩成绩没有提升,你不会去杀培优老师;委托给基金经理理财,他亏了钱,你不会拿刀去砍他;买了奢侈品牌的包,结果没两天就坏了,你也不会去打砸店面吧?

 

但医疗不同,尤其是重大疾病。第一,低层次的需求如果都满足不了,人生一定程度上就毁了,大家的接受度一定是很低的,没那么容易原谅;

 

第二,越是低层次的需求,面对的人群门槛很低,假设十万人里面有一个“垃圾人”,高档服务业几乎不会遇到,但医生就可能会;

 

第三,医学实在是太复杂了,信息不对称极其严重,医生的行为实际上大部分病人都是不懂的,很容易造成不信任。

 

说实话,这三点都不是医生凭借一己之力能解决的。想要看病不难,要靠医疗保险来给老百姓提供福利,还需要医疗资源尽可能均衡;想要医生尽心尽力,需要医疗机构为医生提供有安全感的工作环境;想要医患互信,需要有令人信服的惩罚机制,无论是处理医疗事故,还是惩治暴力伤医,要保证公平合理,才不会出现个人用蛮力解决问题。

 

但现在伤害医生已经发生了,非常有限的医疗资源居然还在被人肆意破坏。不少医生在面临医闹的时候是不敢还手的,因为如果他打回去了哪怕一下,最后都会被定性为互殴,不知道媒体又会写的多么不堪,他的职业生涯可能就毁了;更不提有的主任医师年纪较大,根本打不过一众病人家属,只能忍着挨打......

 

可我们并非不能做什么,至少,矛盾不应发生在病人和医生之间了。多一分认识,就会多一分对医生的包容和互相谅解;多传播一次正确的观念,可能就救了一位医生。

 

暴力伤医是对我们每个人医疗资源的掠夺,我们不应该置之不理。有人暴力抢夺公交车司机方向盘时,其他乘客的沉默就是不顾自己的生命;而有人杀医伤医时,冷漠同样是放弃未来在病床上活命的机会。

 

今天,我们对医闹毫不在意,明天,我们自己或许无人可医。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每日怡见

每天送你新知识~

标签: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