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湘:我所经历的清华女生朱令铊中毒事件 有感南医大被害女生真凶28年后归案

写出来,是因为我们拒绝遗忘,是因为我们心存希冀。南医大被害女生的亲人在事隔28年后终于等到了凶手归案,而我们也一直在等待着朱令案正义降临的那一天。

我所经历的清华女生朱令铊中毒事件文/二湘

我是九十年代上的大学,我们上学的时候校园里基本是平静的,大家都在忙着考托考G,大概最令人震惊的就是朱令事件。我和朱令一样都是92级入学,一墙之隔的女生发生这样的悲剧实在是令人扼腕,更令人愤闷的是这么多年这个案子一次次被曝光,却总是不能给民众一个令人信服的答案,真正的成为一个悬案,也成为许多70后的一个心结。

朱令事件想必很多人都有耳闻,这里我再赘述一遍。清华大学92级化学系的女生朱令两次被投毒,第二次被送往协和医院,却迟迟没有查出病情的根源所在。后来朱令的高中同学贝志诚通过互联网向全世界各地发出信息求助。贝的信是这样开始的:“这里是中国北京大学,一个充满自由民主梦想的地方,但是一个年轻的女孩正在死去,虽然中国最好的医院协和医院的医生尽了最大的努力,还是不能诊断她是什么疾病”,之后是照抄病历。信件发出很快得到回音,第二封信就有国外专家怀疑是铊中毒。贝志诚把这个可能性转达给协和时,却被告知已经排除铊中毒的可能性。最后在贝和他的同学们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和国外专家的协助下确诊为铊中毒。

这件事情有两大令人遗憾的地方。一是协和没有及时听取贝志诚的信息往铊中毒的方向靠。其实协和也怀疑过铊中毒的可能。但是一方面因为朱令是被人两次投毒,出现两次症状高峰,不符合一般中毒症状。另一方面清华写来书面证明说明清华没有铊盐,加上医院没有测验铊中毒的设备就排除了这一可能性。后来是在贝志诚和美国一个专家的坚持下在协和以外的地方做了样本检测,才确诊为铊中毒。但是从朱令1995年3月26日昏迷,到4月28日确诊,已经错过最宝贵的治疗时间。铊盐已经对她的神经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她虽然在半年后苏醒过来,可是智力已经只有七八岁水平,且双眼几近失明。

另一个令人遗憾的地方是当朱令父母得知女儿有可能是被人投毒以后,给清华保卫科打了个电话,希望他们报警并保护好现场。而保卫科的人不仅没有报警,反而告诉朱令同宿舍的同学说朱令已经确诊为铊中毒,请你们把朱令的东西保管好。清华其实是有一个研究生课题组用到铊盐(而并非清华的书面证明没有铊盐),而朱令的同宿舍女生孙维恰好在这个课题组。朱令第二次中毒前身体虚弱基本就是在宿舍和教室之间活动,吃饭和喝水都是靠宿舍同学。而且最诡异的是,就在两三天之后的五一期间,朱令宿舍的同学声称发生了失窃案,丢掉的都是朱令的洗漱用品。后来警方立案,去搜查孙维的箱子,居然从里面找到了朱令的水杯。所以朱令投毒案的最大嫌疑就是孙维。但是更令人遗憾的是因为孙维家世显赫,这个案子一直未能结案,那个最大的嫌疑犯至今逍遥法外。

朱令第二次中毒是1995年,我记得特别清楚是春天的一天,我和我的大学好友走在去三教的路上,她说她的男朋友正在帮忙翻译很多邮件,而这个邮件是与一个和我们同级的清华女生有关。那是我第一次听说朱令中毒事件,心里唏嘘不已。但是因为那时网路信息不发达,之后具体的事情都不清楚了。

后来我毕业留学去了美国,大概是2005年,我在网上看到了《天妒红颜:十年前的清华女生被毒事件》的帖子,还是第一次看到了很多朱令的相片,心里还是非常震惊,10年前在北大和好友谈论这件事的情景再次重现。而这一次,也是第一次看到贝志城,吴向军等名字。吴向军是我那个好友的老乡,我们在燕园还曾有过一些交谈。这次知道他们几个力学系的男生当年为了朱令的事件费尽了心血,通宵达旦改程序读邮件,很为他们骄傲。我记得吴向军后来还用英文写了一封信,回忆当时的点点滴滴,发在MIT BBS上,我也是很认真地看了。

再后来中央电视台也做了报道,我记得主持人是北大毕业的张泉灵,节目名字叫《朱令的十二年》。张是91级的,朱令事件发生时她也还在北大念书,应该也是听说了这个事情的。那个节目我仔细看了,据说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不能明说凶手就是孙维,但是这个答案是放在节目最后的那张相片,那张相片是孙维和朱令的合影,镜头停在孙维脸上达十秒之久。

时至今日,朱令的案子一直悬而未结,一次次被重新提起来,又一次次冷落下来。但是我知道会有很多如我一样或多或少亲历过这件事的人不会忘记它,不会忘记看到那青春的花朵被残忍地撕破的哀痛,不会释怀无法把凶手缉拿归案的不平和愤慨。写出来,是因为我们拒绝遗忘,是因为我们心存希冀。南医大被害女生的亲人在事隔28年后终于等到了凶手归案,而我们也一直在等待着朱令案正义降临的那一天。

 

孙释颜

孙释颜,原名孙维,女,汉族,清华大学92级物化2班学生,朱令铊中毒事件中官方认定的唯一犯罪嫌疑人,曾在2005年、2006年、2013年三次在天涯社区发布澄清声明。

2006年初,随着社会舆论的加剧,此案昔日惟一的犯罪嫌疑人孙维(孙释颜的原名)更名为孙释颜,将原本1973年8月10日的出生日期更改为1973年10月12日。并用中学时期拍摄的身份照片办理了新的身份证件。

1995年5月7日,北京市公安局开始正式立案调查朱令铊中毒事件,朱令同宿舍的同班同学孙释颜,被警方将其列为投毒的犯罪嫌疑人。

1998年8月26日,公安机关宣布解除对孙释颜的嫌疑。而张捷律师说明,“解除犯罪嫌疑是指超过法定的期限,公安机关因没有确凿证据,于是依法解除了对犯罪嫌疑人的强制措施,但这并不意味着犯罪嫌疑人的嫌疑被排除” 。

中文名:孙释颜
外文名:Jasmine Sun
曾用名:孙维

孙维更名换身份
2006年初,随着社会舆论的加剧,此案昔日惟一的犯罪嫌疑人孙维(孙释颜的原名)更名为孙释颜,将原本1973年8月10日的出生日期更改为1973年10月12日。并用中学时期拍摄的身份照片办理了新的身份证件。

1995年5月7日,北京市公安局开始正式立案调查朱令铊中毒事件,朱令同宿舍的同班同学孙释颜,被警方将其列为投毒的犯罪嫌疑人。
1998年8月26日,公安机关宣布解除对孙释颜的嫌疑。而张捷律师说明,“解除犯罪嫌疑是指超过法定的期限,公安机关因没有确凿证据,于是依法解除了对犯罪嫌疑人的强制措施,但这并不意味着犯罪嫌疑人的嫌疑被排除” 。
之后,网友找出的资料2002年至2003年孙释颜在诺基亚工作。孙释颜嫁给一个美国人后,已出国,已经拿到绿卡。
2013年5月3日,世界新闻自由日,新浪微博设置一切有关朱令案关键词皆为敏感词,引起无数网民无可抑制的愤怒和不满,于是微博中有人发起向美国白宫官方网站请求调查孙释颜的建议,并且附上链接,美国白宫官方请愿页面出现了有关请求调查和驱逐身在美国的“朱令案”嫌疑人孙释颜的请愿书。[1]
在请愿书中说:孙释颜有动机、有途径获取铊、导致朱令瘫痪,此后更名并通过“婚姻欺诈”赴美。请愿称“为保护我们的安全,请求政府调查并驱逐她”。白宫回应请愿门槛是30日(6月3日)内获10万签名,已有137647条请愿,一些签名者信息中显示着汉字。

孙维家庭背景
孙越崎(孙释颜爷爷)——曾任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副主席,参加过五四运动[2] 。是中国工矿泰斗、中国能源工业创办人和奠基人之一,在国内具有很高的声望。被网友认为是孙维躲过侦查的主要原因。
孙竹生(孙越崎长子 ,孙释颜伯伯)——西南交通大学机械系教授,机车车辆专家、教育家。我国内燃机车技术发展的开拓者之一。
孙大武(孙释颜之父,孙越崎之子) ——民革中央委员,北京太阳电子科技公司工作,是此公司的第一任法人代表。
孙叔涵(孙越崎女儿)——冶金部教授级专家。
朱丕荣(孙越崎女婿)——农业部国际合作司司长,教授级高级农艺师。
孙孚凌(孙越崎侄子) ——历任北京市政协副主席,北京市副市长,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常务副主席。第二至五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六届、七届全国政协常委,第八届、九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孙允文(孙越崎侄孙女,孙孚凌女儿)——中国音乐学院图书馆馆长,《歌剧欣赏》教师。
孙柏(孙孚凌孙子)——现任教于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影视与新媒体教研室。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