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曰不课,与子同钉,疫情面前日本中央政府正被地方利益集团架空

日本终于开窍了!2月27日傍晚6点,东京召开政府对策本部会议,日本首相安倍要求全国的学校停课,以防止新冠病毒的大规模蔓延。全国一盘棋,携手灭病毒!但首相的停课令并不是立刻生效,而是从3月2日开始生效,给各地方政府5天的时间准备相关事项。生死攸关之际,停课令居然还要等5天才生效?这病毒的传播速度我们都见识过了,5天是一个什么概念大家都非常清楚。毫不夸张的说,抗疫就是一场战争,安倍的这个命令,等于在敌军进攻时,命令前线军队原地待命5天之久。安倍的这个命令,是不是太优柔寡断了?别急,好玩的在后面。安倍首相下令之后,遭到了日本全国大量地方政府的反对和阻挠。

1.石川县金泽市宣布拒绝停课,没有理由。2.冲绳县石垣市宣布拒绝停课,没有理由。3.群马县太田市宣布,由于家长和企业负担太大,所以拒绝停课;4.岛根县知事丸山宣布拒绝安倍停课要求,何时县内出现感染者,何时停课;5.爱媛县知事中村表示愿意执行停课令,但公开吐槽安倍此举是临时抱佛脚。。。6.京都市表示愿意执行停课令,但安倍所要求的3月2日不合理,很多事情来不及筹备,所以决定3月5日起停课;

除此之外,各地方政府对厚劳省的意见非常大。科普一下,厚劳省是日本中央行政机关,主管全国劳动和社会保障,不是一个省。。。

1.和歌山县知事仁坂表示厚劳省发表的“轻症在家疗养”方针“非常可笑”,认为“尽早发现,避免重症化非常重要”,不会执行有关方针,将独立制定政策开展防疫治疗;2.神奈川知事黑岩表示厚劳省“没有承担应有的指挥责任”,将“钻石公主”号有关工作全都甩给县里;3.全国知事联合会成立紧急对策本部,表示没有从厚劳省得到有效的信息,将独自商讨对策,自行分享信息,应对疫情。

简单的说,日本各地方政府简直就是个独立王国,对安倍首相和中央机关的指令爱理不理。安倍拖了那么多天,好不容易出了个正确的行政令,要求全国停课,结果大部分地方政府不是拒绝,就是拖延。安倍这首相,当的真是窝囊。为什么日本地方政府这么胆大妄为,这就要从日本的政治制度说起了。日本现行的政治制度,实行层层权力制衡。首先,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互相制衡。根据日本宪法,地方行政长官直接由当地居民选举产生,中央政府没有任免权。所以,日本地方政府压根不鸟中央政府,履行完宪法的义务就可以了,剩下的听不听,那就要看私人关系了。要是地方政府首脑是在野党的人,那执政党的啥指令都不好使,“只为反对而反对”是很正常的操作,强压政策更是不可能。而地方政府,和地方议会实行互相制衡。地方议会和地方首长都由当地住民直接选举产生,一个负责监督,一个负责执政。所有的预算和条例,必须由议会制定,但地方首长拥有否决权。地方议会只要争取到了大多数选民的支持,就可以对地方首长发起不信任决议来强行罢免。而地方首长,也可以在大多数选民的支持下,强行解散地方议会。听起来是不是很完美的制度?层层制衡之下,日本绝对不可能制定出最坏的政策,因为有多人监督。但日本也绝对不可能制定出最好的政策,因为有多人扯后腿。日本最终的决议,永远不会是最好的政策,只会是一种最不坏的政策。这种体制在平时没什么问题,无论谁上台,都可以保证社会稳定的运行下去。但遇到重大社会突发事件,就抓瞎了。安倍政府的主要精力,并不是在制定最优政策上,而是被消耗在不断的和地方政府沟通上。日本不是一个整体,而是散装的。。。仅仅一个停课令,都让安倍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安倍好南。了解完实际情况后,我觉得安倍给5天时间,真的挺不容易的,5天能落实就不错了。而我现在,已经对日本全国家里蹲政策不做指望了,我怎么看,安倍都不可能做到。除非,感染人数突破天际,超强的压力把日本全国凝成一股绳,才有那么一丝可能做到。但那个时候,隔离的意义还大么。。。日本北海道的铃木知事,是日本政界的一股清流,是全国唯一积极开展核酸检测的地方长官。北海道地广人稀,是台湾的2.5倍大,但仅有500万人口。但铃木知事在整个北海道进行了大规模检测,只要有咳嗽+发烧就立刻进行核酸检测。截至28日,北海道确诊病例66例,死亡2例。虽然死亡率仍然异常的高,但这已经是全日本确诊病例最多的地方了。日本最地广人稀的地方,检测出了最多的确诊病例,这一举戳破了日本各地不检测就没有病例的谎言泡沫,让世界窥探到了日本疫情的真实情况。同时,铃木知事是日本全国唯一坚持每天开记者会,向国民汇报当地疫情的地方长官。铃木知事还是日本第一个下达停课令的地方长官。2月26日,铃木下令北海道学校停课,从27日起立即执行。面对国内广泛的批评和质疑,铃木回答说:

“有人批评停课是反应过度,但我认为,基于政治判断,结果就是一切,所有结果,由我本人负责。”

可惜,日本全国,只有一个北海道铃木知事。而北海道当地的小学生,听到停课的消息,露出了难过的笑容。

页码: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